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時光不複時光不複(完)

時光不複(完)

就在此時,觀衆席上突然站出來一個陌生人,大聲的喊了一句:“我可以證明!”

這位陌生人其實並不陌生,他是周博濤的父親,是當年那塊地産審批建造的參與者之一,也是唯一能證明那塊地産究竟是該姓方,還是該姓張的知情人。

當年,察覺出方煜城與張藝賀之間因爲這塊地産明爭暗鬥之後,周博濤的父親預感到危機,提前退出並三緘其口避而不談此事,就是害怕將來有這麽一天,諸多的麻煩會牽扯到自己的身上。

果然不出他所料,爭鬥竟然惡化到數條人命官司的程度。他更是不願意摻和進來,依舊選擇了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旁觀者姿態。

但是,兒子周博濤急躁的奔回家中,開口第一句問的就是他是否知道當年的內情,他立刻回答周博濤說自己什麽都不知道。周博濤怒了,父親不假思索的痛快回答,讓無比聰明的周博濤一眼便看穿了他刻意掩藏的內心。

周博濤怒斥他的父親缺乏正義,自私無情,嘲諷自己當了多年的兵,到頭來最讓他瞧不起的,竟然是自己的父親!父親暴怒的一掌掴在周博濤的臉上,周博濤躲也不躲,火辣辣的一巴掌使他斷然的提出,要與父親斷絕父子關系。

眼看著兒子氣氛的沖出門去,父親漲痛的手顫抖不已,之所以當初選擇躲開,不就是爲了老婆孩子的安危嗎?難道自己真的做錯了嗎?難道注定了想躲都躲不開嗎?

一夜未眠的左思右想之後,周博濤的父親撥通了兒子的電話,終于答應站出來爲這個案件出庭做證!

原來,那塊地産的確是方煜城通過個人的關系搞到的,卻因爲審批的方式不太正規,出現了許多的漏洞,而幫助方煜城審批地産的負責人就是張藝賀,張藝賀深知這種的審批有明顯的漏洞可鑽,一早就埋下了搶奪方煜城地産的各種可能性的隱患。

張藝賀制造了假的文書合同,試圖通過這些合同搶奪方煜城的地産,卻被他的妻子偶然發現,爲了制止張藝賀的不法行爲,他的妻子也就是張君浩的母親偷偷講那些假合同藏了起來。

張藝賀無端丟失了那些假合同,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僞造了自己破産的假狀,更換名字進入到方氏企業伺機圖謀,先是和楊克偉撺掇方煜城用販毒的方式挽救自己虧損的房地産,試圖在最後用掌握方煜城販毒的把柄來扳倒方煜城。卻沒料到,在這期間竟然發生了一系列的人命事件。

先是由張藝賀假裝肇事,撞死張君浩的母親誘發張君浩狀告方煜城;在張君浩狀告方煜城的期間又牽連到了劉慶昆的獲罪、何莉姿的死亡、秦楠的死亡……最終,張藝賀又殺害了張君浩,從而使得方氏企業的地産不出所料的落入了張藝賀的手中!

真相終于大白,楊克偉已經癱軟在當場,張藝賀卻發瘋般的叫喊著:“我就是要他一無所有!我就是要他死!他搞我的老婆!我憑什麽不能搞他的兒子!我不服!我要上訴!”

張藝賀被強行的帶離了法庭,審判長宣布,一審判決,張藝賀與楊克偉謀殺張君浩、方煜城等多條人命,並奪取方氏企業財産的罪名成立,判處死刑,原方氏企業財産歸還方煜城的女兒方君沫所有,並駁回上訴!

張君浩的冤仇終于報了,可惜並不是他原本狀告的方煜城,而是他的養父張藝賀!

張君浩應該早就知道了吧,在他死前一定什麽都知道了!

陳鋒心中湧上無限的悲涼,這一幕荒誕殘忍的情愛、財産的糾葛圈套終于徹底的落下了帷幕。

恩恩怨怨總關情,自己又何嘗不是呢?原來從見到張君浩的第一天起,自己就已經介入了這場陰謀和圈套,一直到最後的最後,他幫助張君浩打贏了這場陰謀中的圈套官司,他才算從中得到了解脫。

可是,他的情呢?他的愛呢?他的愛情呢?

他的愛情去了哪兒?他的愛情仿佛就爲這個案子而生,又因這個案子而閉幕,可抹不去的卻是,他所愛過的張君浩留在他心中一點一滴的全部畫面。

陳鋒無法把整個事件當做別人的事來看,畢竟,他是當事人之一。

走出法庭,陳鋒擡頭望了望湛藍的天空,一片圓圓的雲朵使他想起不久前帶張君浩坐飛機去北京的時候,他本來以爲他已經將張君浩帶出了險境,帶回了家,他本來以爲他不會再松開他的手,但世事無常,無論他怎樣的想要保護著自己的愛,卻終究還是失去了他。

張君浩?你在去之前,可有想起過我?你知不知道,你的悄然到來又匆匆離去,就像璀璨的流星轉瞬之間劃過,卻會怎樣的影響我的一生?你將我孤獨的留在這人世間,靠什麽才能有勇氣輕松的活下去?

圓圓的雲朵仿佛張君浩白皙的臉頰,雲層中透出的金色光線,就像張君浩那抹燦爛的笑容,陽光、明朗、美好無暇……陳鋒閉了閉眼睛,落下了兩行鹹澀的淚水。

手機鈴聲蓦然響起,來電顯示的歸屬地是北京,來電話的人是北京奧宇影視公司制片人王某某。

終于撥通了陳鋒的電話,王制片長出一口氣,張君浩還不算大牌明星啊,怎麽想找到他卻這麽難?打了多次電話都不接?王制片沒了主意,忽然想起簽署的合同上,留有另一個人的電話號碼,王制片翻找到那份合同,看到陳鋒的電話,匆忙的撥了過去。

“喂?陳鋒先生嗎?您同張君浩在一起嗎?我是奧宇影視的王制片,張君浩擔任重要演員的那部電影要開拍了,但是我聯系不到他,麻煩您轉告他盡快給我回個電話……”

“不必了……”陳鋒沉聲打斷了王制片的話,平靜的說:“他不拍了!”

“啊?我跟你說這絕對是一部走紅的大片,多少人一輩子都沒有這出名的機會!這片決定能讓他紅遍大江南北……喂!喂?喂……”

陳鋒沒禮貌的挂斷了王制片的電話,還拍什麽呢?以張君浩爲主演的電影不是已經落幕了嗎?紅不紅又怎樣?出不出名又有什麽用呢?

一周後,回到北京的陳鋒退掉了自己租住的房子,決定搬回家和他的父母一起生活。

“兒啊?怎麽沒把浩浩接過來啊?”母親望著兒子沉默不語的收拾著自己的屋子,納悶的問了他一句。

陳鋒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朝著母親微微的一笑,“媽?他在洪城那邊忙工作,過一段時間再說!”

母親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哦了一聲,想了想又笑著問他,

“兒子,有沒有浩浩的照片啊?媽和你爸都想看看!”

陳鋒愣了一下,沉默的轉過身去,從行李箱中翻出一本橘黃色的相冊,遞給了他的母親。

母親開心的接過來,喊來父親,老兩口坐在床邊上,迫不及待的翻開來看,這本相冊第一頁的第一張,是陳鋒偷拍到的張君浩笑得最是明朗的那一張。

“喲!浩浩長的真好看!”

兩個月後,遠在洪城的劉冬冬央求他的師父陳鋒爲他拍攝自己的結婚照。陳鋒沒有拒絕,大老遠的又從北京特意飛去了洪城,因爲他希望能夠親自見證他的徒弟劉冬冬的幸福婚姻。

拍攝的當天,陳鋒見到了劉冬冬女朋友。

“你是……王多多?”

“陳鋒?你就是東東的師父?”

“哈哈哈……”

陳鋒笑的一臉雲淡風輕,劉冬冬站在旁邊莫名其妙的抓了抓腦袋,他根本就沒有帶自己的女朋友王多多去見過師父,也從來沒有在對方面前提起過兩個人的名字,爲什麽自己的女朋友和師父陳鋒卻像是很早就認識了呢?

事情有時候真的就是這麽戲劇化,戲劇的讓你無所適從,戲劇的讓你無力挽回。陳鋒當初南下洪城本來是想尋找王多多,卻陰差陽錯的遇見了張君浩,而如今,張君浩消失不見,王多多卻冒了出來……

其實,陳鋒回洪城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想最後跟張君浩告個別。

追隨著張君浩的足迹和曾經出現過的地方,陳鋒全部都走了一遍。直到最後,來到他當初第一次遇見張君浩的那個公園的豁口處,仍舊選擇那個位置坐了,凝望著眼前空蕩蕩的地方,陳鋒仿佛又看到了當初那個明朗清爽的張君浩。

陳鋒靜靜的凝視了那裏許久,直到意識到自己再也不可能從那裏看到張君浩了,才低下頭去,用一把剪刀用力的豁開了那個金屬的心形鑰匙扣,取出了鑲嵌在裏面的張君浩百歲的那張可愛的照片。

陳鋒打算把那張照片貼到膝蓋上放著的那本名叫《時光紀》的相冊上,那本相冊裏全都是張君浩的照片,只有這一張百歲照,不是陳鋒給他拍的。

陳鋒將那張百歲照反轉了一下准備貼上雙面膠,卻赫然發現那張照片上竟然寫著字。

‘方君浩百歲紀念,母親甯文馨。’

遠處有個身影,讓陳鋒多看了一眼的原因,是因爲那人坐著一個輪椅。可惜只看得到椅背上方露出的頭上有著蓬松的頭發,別說,還真有點兒像。

自從張君浩去世以後,陳鋒經常會見到一些和張君浩的背影有點類似的人,他將這種情況斷定爲自己對張君浩的無限思戀造成的神經衰弱。所以,陳鋒自嘲的笑了笑,起身朝著那個豁口走了出去。

明天他就要回北京了,以後的以後都不會再來這個埋葬了他的愛情的洪城。

而遠處坐在輪椅上的那人,一直在開心的朝前不停的滾動著輪椅,好像在努力的追逐著什麽。在他的前方不遠處,有一只正在奔跑著的黑色小狗。

對面的大屏幕上突然轉換了廣告,那是一個播遍了大江南北的洗發水廣告,代言人各種帥氣的造型呈現在屏幕上,他幹淨而明朗的笑容,是那種惹亂了流年,不複了時光的美好……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3d漫畫守護者的崛起5石原莉奈的電視劇影音先鋒人人色,人人色在錢視頻同學媽媽劉淑英蠟黃腿陳皮皮的鬥爭吧 51章脫不掉的觸手胸衣漫畫楊淑儀系列之擊殺玄冥騷兒媳婦李婉儀愛愛帝國綜合杜區不得已的屈辱變裝小說


熱門榜單: 飄飄欲仙元元獨家發布風流俏黃蓉日本暴力xeie動態圖片紳士漫畫本子庫裏番金山會員賬號共享2016公公老衛船上日媳婦魔幻手機之我是賽亞人性插視頻手機在線視頻赤兔gvfree色相videos國産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