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br id="iwvkm1"></abbr><thead id="iwvkm1"></thead><address id="iwvkm1"></address><fieldset id="iwvkm1"></fieldset><del id="iwvkm1"></del>
      <b id="iwvkm1"></b><form id="iwvkm1"></form>
                                      <i id="xuirba"></i><th id="xuirba"></th><b id="xuirba"></b><code id="xuirba"></code><div id="xuirba"></div>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美达彩票登录病皇子第82章你的笑臉1

                                      第82章你的笑臉1

                                          正文 第82章 你的笑臉 1 紀柒抗著小包袱,一個人站在藍子期府門前這踱步,不知道怎麽辦……問了許多的人才打聽到,肖國皇子住的地方原來是這裏。

                                        那麽。 姚桃也應該在裏面吧……墊著腳,往宅門裏望了望卻什麽也看不見。

                                        自己還沒有原諒姚桃的不辭而別,甚至有那麽一瞬間覺得很恨她……可是卻依舊放心不下。

                                        再三的告訴自己,自己只想過來看看,只是爲了確認她現在很安全,只是,想要一個不要自己的解釋……然後,自己就馬上離開!可,可是……要是她真的覺得自己錯了,非常非常想要……勸自己也留下,那麽……自己也就……再再勉爲其難的留下一次只當是陪陪她……等哪天自己煩了、厭了的時候再離開也不遲……

                                        提了提包袱,走到離府大門不遠的柳樹蔭下坐了下來,從包袱裏掏出先前邁得糧食,小口小口文雅的吃了起來。自己就在這裏等等試試,說不准就能看見她出來……

                                        紀柒吃完了抱著雙膝,老老實實的依舊坐在柳樹下看著依舊毫無半分動靜的大門,時不時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她要是再不出來,自己就真的走,再也不回來,老死不相往來!”

                                        …… 時間一點一點過,天色已經有點黑了。

                                        紀柒依舊一個人老老實實的坐在那,半分地方都沒有挪。解開小包袱,從包袱裏拿出水壺喝了口,這才發現已經沒水了。四下看看,發現不遠出有口井……皺了皺眉,卻還是把水壺放進了小包袱裏。

                                        算了,算了,自己不是很渴。萬一,離開那會子她正好從府裏出來,豈不是要誤會她一輩子……還是再等等……

                                        …… 風國的晚上風帶著涼意,紀柒依舊坐在那,看著府門……銀白色的月光灑在地上,像極了繁華落盡,只剩下一片寂靜,卻異常的明亮。

                                        就在紀柒先寫要打盹睡著的時候,忽然間一個身著黑色蒙面人從府牆上翻牆而下。

                                        紀柒微微一晃,盯著那人的身形看著。

                                        因爲已經是深夜,所以街上除了剛剛過去那個打更的,早就沒有什麽人。

                                        那黑衣人似是注意到這裏的動靜,忽然沖腰間抽出一把匕首,直接朝紀柒飛撲而來。就在匕首直沖著紀柒的胸膛紮下去的時候……

                                        就聽,那黑衣人忽然吃驚的喊道:“七少爺?”

                                        是個女子??

                                        紀柒一愣,月光照在那黑衣人的身上,打下一片陰影更看不清楚那人的長相,只是聲音出奇的熟悉。

                                        見紀柒一副吃驚的樣子,那黑人慌忙收起了手上的刀。一把扯下自己的面罩,說道:“是我,藍蘭。”

                                        “藍蘭?!” 紀柒喊道

                                        “噓——,小點聲,跟我來。”說著藍蘭作勢要把紀柒帶離皇子府前。

                                        “我不走!”紀柒一改往常溫和的態度一把甩掉了藍蘭的手。

                                        “……”

                                        “是爲了姚桃?”藍蘭聲音帶著怒氣,卻看不出什麽表情。

                                        “你怎麽知道,莫非她真的在府上?”紀柒的臉上閃出一絲輕松,可是卻被更多的失落代替。

                                        “……”藍蘭似乎看出了些端倪,卻沒有出聲。

                                        “是不是?”紀柒有些慌了,急切的問道。

                                        “我早說過的,她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扔下你!”藍蘭厲聲說道。

                                        “……”紀柒臉上的表情漸漸地凝固,只是看著藍蘭。許久才說道:“你走吧。”那聲帶著幾分失落,幾分傷心,還有幾分憤怒和怨恨。

                                        一個人背著包袱,重新做回了原地。

                                        藍蘭輕咬著下唇,似是察覺到自己當才說了不該說的話。自己和他似乎一直都介于熟悉和朋友之間,這不是一個朋友少點,比熟人多點的人該說的話。可是自己喜歡他,見不得他難受,見不得她受委屈……更見不得她對別人好……

                                        看著他,略帶失落的樣子,本來想說騙他說,姚桃和自己的師兄已經遠走他鄉,回了雲國……再也不會回來了,走的時候連他的名字都沒有提過半句。

                                        可是……

                                        話到了嘴邊還是說不出來。

                                        “她,不在這。”藍蘭歎了口氣,似是被打敗了一般。

                                        “?”紀柒有些不懂的看著她。

                                        “想知道她在哪,跟我來……你若是不信,也就算了!”說完,藍蘭轉身離開了。

                                        紀柒想了想,又看看緊閉的皇子府上的大門,一時半會怕是不會再有人出來……皺了皺眉,簡單的收拾了下小包袱,慌忙扛起包袱追了過去。

                                        二人剛走不久,就見緊閉的皇子府大門緩緩打開。一個帶著面具的人走了出來,看著藍蘭離去的身影,詭異的笑了起來。

                                        不多時,二人便到了太子府前。紀柒有些遲疑的看著藍蘭。想起自己的二哥,心裏依舊有些不舒服。

                                        “姚桃就在裏面,想不想進去,你自己決定。”說完,藍蘭便敲了敲太子府的大門,不過是就見一個老者掌燈開開府上的大門。

                                        藍蘭沒說什麽只是出示了腰牌邊直接進了府裏,紀柒忽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神色竟出奇的平靜,穩步的跟在藍蘭身後,一同進了太子府的大門。

                                        大門緩緩合上的時候,紀柒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爲什麽,心裏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或許,自己也許出不了這個府的大門……搖了搖頭慌忙不再想這些事情。低著頭連忙追上已走到前面的藍蘭。

                                        …… 藍蘭,把紀柒帶到了一見房前,順便把自己要上的腰牌遞給了紀柒,說道只要有人問你,你就出示這腰牌,就可以了。說完,神情有些複雜的看著紀柒,便匆匆離開了離開了。

                                        那間房,微微的泛著點燭光。

                                        紀柒隱隱約約的聽見放自己有人哼哼著小調。那小調,無論你第幾次聽,都會很快的意識到哼小調的人壓根就不再調調上,那小調無論怎麽哼哼也只能歸于難聽的份上……可是,紀柒卻聽著那小調,眼睛有些泛紅。

                                        因爲……

                                        那個人喜歡沒事就喜歡哼唧,沒吃吃過晚飯後,閑來無事總拍著肚皮,說道:“看在你,這麽勤勞的份上,本人決定唱首歌贊揚贊揚你!畢竟,白癡不好……”

                                        于是。 自己就成了唯一的聽衆,可是,不知道爲什麽那聲音自己卻聽著好聽,踏實,甚至會偷偷地抿著嘴笑……

                                        想到這,紀柒想也不想的走到了門前,緩緩地坐下帶著滿足的笑聽著那“好聽”到令人幸福的小調來。

                                        直到那小調哼完,紀柒才起身,似是猶豫的敲了敲房門。

                                        “我是小柒。”

                                        …… 藍蘭到了紀以墨的房門前,輕輕的扣了扣門。

                                        “進來吧。”

                                        話音剛落,藍蘭便推門進來,說道:“屬下參見太子。”

                                        “何事?”

                                        “回太子,藍子期好像又不打算回國了。”

                                        “哦?”紀以墨停下手上的筆,眼神明顯一亮。

                                        “嗯,前些日子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和大批的侍衛已經上了路,似是回國了。只是藍子期卻好像沒有要走的意思,甚至連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又重新放回去了。”

                                        “……”紀以墨沒有說話,但是看的出心情很好。

                                        “還有……吳先生也沒有走。”

                                        “吳先生?何人?”

                                        “這個……屬下也不是很清楚,我在府上的這些日子也沒有弄清楚,這個人好像是藍子期救姚桃的那陣子認識的,不知道他的身份,來曆還有姓名……只知道,此人奸詐狡猾,喜怒不行于色。還有……很奇怪的此人平日裏一直帶著面具,有一次屬下實在好奇便一探究竟,竟發現此人,長得極爲恐怖……這也差不多算是能解釋爲何帶著面具了吧……”

                                        面具?紀以墨忽然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淡了下來些。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麽簡單。這個人,是個關鍵……面具……

                                        “那面具什麽樣子?”

                                        “面具是白色的,額頭上卻畫著符咒一般的文字,更像是那個族的圖騰?”

                                        …… “難道……”

                                        紀以墨拿起紙筆再書桌上寫下了些東西,喚了名暗影進來。

                                        “把這個交給你師父。”

                                        師父? 藍蘭不解的看向紀以墨去不敢表露出來,只是本分的站在一邊。

                                        不久,紀以墨這才扭頭繼續和藍蘭說道:“那圖紙怎麽樣了?”

                                        “已經辦妥了,怕是現在已經到了風國了。”

                                        “嗯……有人察覺嗎?”

                                        “應該沒有,他們好像都沒有懷疑?”藍蘭接著說道。

                                        紀以墨嘴角的微笑再次揚起,那時一種勝利姿態的笑,帶著幾許得意。自己怎麽可能把這麽重要的圖紙簡簡單單的放在府上……那圖紙本就是假的。

                                        若雲國信了藍子期,那……我國就可以趁著將計就計,掉足兵馬把他們一舉殲滅。若是不信藍子期,也定會定了他的罪……怎麽算都是自己占足了優勢……

                                        “你先回藍子期那裏,伺機觀察。”

                                        “是。”

                                        紀以墨拿起筆正要接著批改,這才發現藍蘭一直站在那裏沒走。

                                        “怎麽?”

                                        “屬下有一事不知當不當問。”

                                        “……”

                                        “爲什麽要留著姚桃?殺了豈不知更好,說不定還能因此挑起五皇子和藍子期的矛盾……倒時候,太子您坐收漁翁之利,豈不是更好,何必如此麻煩……”

                                        紀以墨皺了皺眉,剛才好的心情頓時去了一大半。

                                        “該怎麽作我自由分寸,不用一個暗影對我指手畫腳的。你最好弄清楚你的身份,一個殺人工具而已再怎麽樣也不能左右使用的人。”

                                        “……”藍蘭站在原地,忽然明白自己剛才多嘴了。

                                        “還不滾下去!”紀以墨幾乎大聲吼道。

                                        …… 藍蘭出了紀以墨的房門,有些不明白的回看了眼紀以墨的房間。

                                        紀以墨像是被人一下子攪亂了一池的水,泛著波瀾。書桌張的奏折簪再難看下去半點……心煩意亂的合上奏折……

                                        怎麽沒殺了她?

                                        這個問題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更可怕的是,自己好像從來沒有想過要真正的殺了她……剛才藍蘭說的時候,自己差點就漏了竊。生平還沒有這般晃過神,怎麽了自己這是……

                                        怕是最近有恐太子易主所以冷落了自己妃子才會這樣的……想到這,紀以墨臉上多了幾許平靜,起身朝著自己妃子住的後花園走去。

                                        鬼使神差的卻都到那個惡婆娘的院前,思量了許久,看著還亮著燈,不由得輕笑出聲……這女的精神頭還那麽好,看來不能光養著她,天天等著吃閑飯,明天就讓管家分點活兒來幹,天天這麽閑著才能有這麽大的經曆琢磨著怎麽逃……想著,想著……人已經到了房門前。

                                        紀以墨是什麽人啊,人家是太子!除了皇帝那就數他是所以,更沒有禮貌的行爲習慣。都來到房門前了,何況還是自己的府,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腳,直接就踹開了房門。

                                        “姚……”話還沒說出來就直接卡在那,愣在原地。

                                        …… 屋子裏一片安靜,半個人影都沒有。

                                        “人哪!!!!”紀以墨幾乎是吼道。

                                        本來,在一邊守著的侍衛慌忙跑來,只見紀以墨大聲呵斥道:“找!!把整個府都給我反過來也要給我找出來!!”

                                        紀以墨咬牙切齒的吼道,像極了一只被惹怒的獅子。自己的計劃沒完成之前誰都不能破壞,就算是她也不能!!

                                        眼睛微微一眯,狠狠地說道:“我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如若找不到人,你們就提頭來見!”

                                        頃刻間,王府到處都是火把,幾乎整個王府都籠罩在炙熱的火把下,亂糟糟成一團。

                                        紀以墨狠狠地坐在椅子上,摸著茶水還熱乎證明人一定沒走遠。這府進來容易出去難,肯定還在府裏。

                                        “啪——”重重的摔碎了桌子上的茶杯。

                                        一臉怒容,自己是不是早該殺了她……這次,自己給過她機會,也早早的警告過,自作虐就怨不得我痛下殺手了……

                                        紀以墨攥著手,咯吱咯吱響。

                                        我看著紀以墨,只覺得他老人家現在握的就是自己的纖細的脖子。有些驚恐的看了看,吞了口口水,順帶著抹了抹我的脖子。

                                        有句話,怎麽說的,最危險地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我現在就在他老人家的眼皮子地下——床底下藏著,還有多出來一人~

                                        想起剛才,紀柒忽然大喇喇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看著他渾身髒兮兮的,卻還別扭的一臉不願意和自己多說話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是在自己離開口一只再找自己……

                                        他,算不算是無欲無求,只想一心對自己好的人?

                                        有那麽一瞬間,我覺得很感激,覺得自己要是真的有天對不起他就真的會遭天譴!!可是,很清楚,那無關于喜歡不喜歡,是感激,感動,踏實……總之很多,卻獨缺一個……

                                        我看著他,一把拉著還傻乎乎站在原地的他進屋。

                                        …… “我姚桃,發誓出了生離死別,我姚桃絕不再丟下你!”我伸出三個指頭,發自真心的起誓。

                                        只見,他故作深沉的臉忽然閃現了笑容。

                                        …… 就在此時,卻見紀以墨朝著她妃子的宅院走去。怕事情有變,我便扯著紀柒鑽進了床底下。

                                        “噓——”

                                        誰知道,現在成這個局面。

                                        怎麽辦,看了看紀柒,腦門上汗緩緩地留下來……

                                      活動體驗搜搜小說新域名,登錄炫彩版,Q幣等你拿!參與點擊這裏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美女濃密黑鮑人體藝術耽美廣播劇高純h片段那天我去小嬸家借東西厲炎夜夏雲初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經典的綠母小說古典武俠 aavvbb秋月愛莉被倉中教授上淫詞豔曲 肏屄人老太太P毛多水多男模陳澤宇一脫到底圖


                                      熱門榜單: 武田玲奈番號男女xoxo漫畫久久熱視頻只有精品18avavavavav圖片小莫燒麥分手後的高興說說綱手福利圖6080新影視手機版在線重生鴻蒙混沌僵屍聖尊女人生值器真活人圖片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