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5wyp9u"><th id="5wyp9u"></th></tr><ol id="5wyp9u"><div id="5wyp9u"></div></ol>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驚佛第四十五章 風波

                第四十五章 風波

                姬晨在聆聽。曲徑通幽處,恰巧能說明他此刻的狀態,他的眼神微閉,神念之力悄然放開。當所有人或在趕路、或在迷失、或在惶恐、或在漠然。

                或許你在看著姬晨,發現他的神情也帶著漠視 。

                但他沒有,姬晨的神念或許不是萬佛古界最強大的,但此刻的他,卻是這大道之上最磅礴的,精神力如一片蛛絲大網,像清風拂面一樣包裹著每個人的咬耳低語。

                在這方圓兩百丈的直線距離,沒有絲毫信息落入旁處,腦海裏如精雕細琢般將一些無聊的消息剔除。雖了解的不多,但有用的也不少。

                就在顔水瑤被四口之家冷落在一旁,她焦急地欲攔其他人的時候,姬晨的心神已回複,霎那間攔住了她。

                但一時的舉動,驚擾了如神般高貴的不少修士,招來了許多觊觎的目光。有些修士的目光甚至露出**,對于顔水瑤的容貌,和姬晨的牽手,從瞬間的驚羨霎時轉爲討厭。

                這些目光被姬晨察覺,但顔水瑤卻絲毫不知道,轉身對著姬晨,媚俏的面容露出疑色,其中暗含一些質詢、迷惑。

                姬晨輕輕的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用著急,柔聲說到:“他們是從虎丘山而來,據他們說,那裏可能有什麽瘟疫,似乎山內已有了辦法,但不知什麽原因,這些人逃了出來。”

                顔水瑤被姬晨所說的信息,已然去了疑容,面色芊然急喜,驚俏的問:“你怎麽知道?從哪知道的姬晨哥哥?”說完之後,露出一絲嬌嗔。

                雖說此時的晚霞消失不見,但微亮的月色還是將少女露出的嬌嗔之意,惹來了衆多目光的火辣。

                姬晨不願招惹這許多麻煩,雖不能動用修爲,但此處不多的修士,看其境界,只憑自己的體魄之力,完全能夠拿下不成問題,在他看來,只是耽擱的時間長短而已。

                他招呼了顔水瑤一聲,示意她趕路要緊,少女會意一笑,見姬晨不願多說,二人展開身形,飛逝向前。

                一刻鍾後,趁著愈發明亮的月光,路邊已然出現了一座破敗的小廟,周圍已停下了不少行人,大多還是逃出的難民,二人沒有絲毫在意,停下腳步。

                小廟的兩側院牆上方已稍有些傾倒,落下不少牆土,地上鼓起了個個土包,這裏的人雖然不多,卻沒有一個進如寺院,靠著土包在哪裏休息。

                這一刻,彰顯著萬佛古界的凡人對佛理的意願,但亮閃的夜月明顯與他們不配合,竟顯得淒涼。

                姬晨和顔水瑤邁進院內,沒有在意這座廟內的佛會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的責罰,對他們二人來說,廟內既然早已沒有門窗,那就表示歡迎。所以各找一塊幹淨的地方,盤膝而修。

                晨輝依然撒下,帶來了新的一天。顔水瑤醒來之後,從梅若雪走之前留下的帳篷裏鑽了出來,發現廟內已沒有了姬晨的身影,急忙向外張望。

                四下裏空無一人,連帶著廟外的難民也不見了蹤影,大道上只有幾個稀疏的人影,依稀從南面迎了上來,顔水瑤再說是個少女,心裏不免有些著急。

                “姬晨哥哥......你在哪裏......姬晨......”顔水瑤急切之下大聲嬌喝,第二聲還未喊出,身後突然落下一個身形,同時拍了拍她的秀肩,嚇得回頭一看,可不正是姬晨。

                少女有些氣極而泣,剛想對姬晨發一通牢騷,只見姬晨手裏拿著些酸梅果遞給她,不由得泣而轉笑,心裏浮起一股暖意,喜滋滋得搶過酸梅果,隨之還不忘白了姬晨一眼。

                這一刻的風情,甚是迷人。

                顔水瑤的驚呼像似驚擾了從南面上來的幾人,本是緩慢的腳步瞬間變得極快,瞬時已到姬晨二人的身前。

                急上前來的一共五人,紛紛停下身形,他們似乎無所事事,顯得很是悠閑,但面容之上倨傲之意明顯。

                “如此明媚的清晨,可惜了如花般的人兒,啧啧......簡直糟蹋了”

                “不錯、不錯,如此標致的雛兒,卻有一棵青草相伴,簡直有些可惜。”

                說話的兩人居于首位,其中一人看似年輕,卻留有一髯烏黑長須,顯得甚是飄然,但此時卻面露豔羨之意。

                另一人,身穿青綠色錦袍,面容雖有些俊秀,但一身裝扮顯得不倫不類,手裏還拿著一把折扇,略顯風雅、好笑。

                其他三人還算正常,五人雖穿戴不同,但在右胸左肩位置卻同時繡著“落襌”二字,不用說,這五人都是來自落禅山莊。

                留有長須的年輕人,所說的話讓人聽了有些好笑。姬晨之所以沒有動怒,就有此類原因所致。

                二人說的話,之所以沒有把姬晨比作牛糞,說成青草。他們的意思之中,讓人浮想聯翩,可能是姬晨長得太過俊俏,還是爲了討好顔水瑤的歡心,還是他們在那裏賣弄風雅,一切都不得而知。

                但顔水瑤不樂意,她的喜意瞬間化爲怒火,正要呵斥一番。突然,長須青年身後的一人走上前,悄然掩口對著他的耳邊嘀嘀咕咕,不知在說些什麽,同時用手指暗暗指向少女。

                長須青年的臉上瞬間變得難看,少時,難看的表逐漸轉爲凝重,片刻之間,身後之人已經說完,輕輕退後,長須的凝重表情只是一瞬,露出獻媚之色。

                顯然已看出顔水瑤的身份。

                一時之間,這種獻媚之色迅速傳染,衆人的倨傲瞬間收斂,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討好之意。

                長須青年惶恐地說道:“對不起,顔大小姐,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您見諒、見諒......”說完,五人彎腰齊聲道歉。

                顔水瑤本是已經怒氣沖天,見到衆人的賠禮,好看的眉梢露出一絲不屑,忽而面色一轉,轉爲嗔喜:“我嗎......不是泰山,你們弄錯了,他才是。”

                這一刻,俏麗的容顔亦如百花齊放,煞是驚豔,並伸出芊芊玉指點向姬晨。

                少女的話中暗藏一種意味,滿滿是對姬晨本人的柔情。顔水瑤接著說道:“他呀!叫姬晨,我的......姬晨哥哥。”

                姬晨這個名字,對于旁邊的五人來說,仿佛就像一朵浪花墜入大海,不起絲毫反應。弄得一旁的姬晨尴尬不已。

                但無人不敢怠慢,五人下意識地有些緊張,這個名字在他們心中,恍惚之間是如此的陌生與熟悉,卻怎抹也想不起來。

                之所以緊張,他們能想象得到,作爲歡喜宗宗主的女兒——顔水瑤,不會無端端提起一個毫無建樹的名字,姬晨這兩個字眼,如兩根尖刺紮在每個人的心中。

                忽然,五人之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呼。“姬晨!我知道,在東郭城殺死申屠風,並滅了申屠家舉族之人,就叫姬......”

                此人未說完話,看了姬晨一眼,露出驚懼,似乎姬晨這個名字已不敢往下再說。

                修士的世界就是如此,人的名、樹的影,申屠風是誰,不提申屠家族,只說申屠風,堂堂虛境高手,在萬佛古界之內早已成名,可以說在修士內,簡直就是家喻戶曉。

                但被一個叫姬晨的青年所殺,一刻之間,傳遍界內所有地方。姬晨這個名字,尤其是在年輕修士之間,一鳴驚人,雖只聽說只有一戰,但戰至就殺了虛境。

                虛境對于界內所有修士來說,雖然不少,但也不多,每個宗門也就那麽幾個。況且消息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那麽的重要,所以姬晨殺死申屠風這個天大的消息,也不例外。

                幾乎所有修士都聽過姬晨這個名字,但沒有見過真人,大多都是道聽途說。

                當眼前之人就是傳說中的煞星,這一刻,所有的人露出驚懼之色。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旅本�ō費AV毛�Ʌ在���眃 荵包睑網竉女友回家記3小曼大掃除**** 肉欲動做照男主整夜不拔出來紫色貓咪小說九夫虐妻www7080lu.cim類似zxfuli福利社午夜我和室友香蕉的故事陳麗佳人體256張圖片吱吱渣渣網站


                熱門榜單: 最新荿人電影快播網站蜜糖與砒霜季涼免費美女超大陰口照片後入式撸管專用動態圖男友每晚都要愛愛圖美女動態圖出處lol阿狸黃漫福利圖母畜怪平行世界再深一點我要你快點h父女情深全文閱讀書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