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7kzxd7"><em id="7kzxd7"><u id="7kzxd7"></u><u id="7kzxd7"></u><select id="7kzxd7"></select><fieldset id="7kzxd7"></fieldset></em></tr><form id="7kzxd7"><address id="7kzxd7"><tfoot id="7kzxd7"></tfoot><style id="7kzxd7"></style><abbr id="7kzxd7"></abbr></address></form><kbd id="7kzxd7"><address id="7kzxd7"><u id="7kzxd7"></u></address></kbd><dd id="7kzxd7"><optgroup id="7kzxd7"><b id="7kzxd7"></b></optgroup><ul id="7kzxd7"><ul id="7kzxd7"></ul><strong id="7kzxd7"></strong><code id="7kzxd7"></code></ul><center id="7kzxd7"><optgroup id="7kzxd7"></optgroup><pre id="7kzxd7"></pre><thead id="7kzxd7"></thead><dir id="7kzxd7"></dir></center></dd><legend id="7kzxd7"><q id="7kzxd7"><noscript id="7kzxd7"></noscript><style id="7kzxd7"></style><button id="7kzxd7"></button><thead id="7kzxd7"></thead><span id="7kzxd7"></span></q><b id="7kzxd7"><u id="7kzxd7"></u><address id="7kzxd7"></address><dt id="7kzxd7"></dt><li id="7kzxd7"></li><tfoot id="7kzxd7"></tfoot></b><select id="7kzxd7"><acronym id="7kzxd7"></acronym><form id="7kzxd7"></form><tr id="7kzxd7"></tr><kbd id="7kzxd7"></kbd></select><ul id="7kzxd7"><del id="7kzxd7"></del><span id="7kzxd7"></span><q id="7kzxd7"></q><abbr id="7kzxd7"></abbr><bdo id="7kzxd7"></bdo></ul></legend>
      <strong id="7kzxd7"></strong>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驚佛第五十三章 爲你打開一扇門

      第五十三章 爲你打開一扇門

      姬晨聽完老者的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不覺有些沮喪。如果自己真是季族的後人,那麽自己的父母爲何要,三番兩次改掉自己的姓氏,難道真是季族內部分裂了?

      追殺父母的人真是季族的強者......一時之間腦海裏亂成一團。時間在慢慢的流逝,兩人都在靜默中度過。

      忽然聽見老人又接著說:“知道我爲什麽救你嗎?是因爲和你厮殺的修士有隱寺的氣息,我整整查了隱寺一百多年,卻對這個寺院毫無所知。

      “它好像和這個界域大多數寺院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可又查不出什麽,這個界域所有的修士境界很低,至少在我眼裏很低,但不知爲何,許多地方都很神秘。”

      “這裏是佛的海洋,大多數的修士和凡人都有佛的痕迹,但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死很多的凡人,我查過,大都和寺院有關,你知道爲什麽?”

      老人所說的話瞬間將姬晨驚醒,他對老者的話深信不疑,但不知怎地,心中有一絲防備,總覺得這個老人太過神秘,但不知他從那個大陸過來,又是怎麽過來,......

      姬晨的心裏充滿裏無數個疑問。以二人初次見面便對自己推心置腹,不由得有些警覺,他急忙錯開話題,對老人說:“前輩,你說這裏的修士境界很低,是怎麽回事?”

      “不要叫我前輩,叫我拓跋山,修士之間沒有那麽多客套。”老者有些微怒,聲音變得大了一些,震的整個洞內嗡嗡作響,但還是聽得很清。

      拓跋山發現了自己聲音有些大,呵呵一笑,放低了聲接著說道:“那麽依你看來,這個界域修士的境界很高?那麽你告訴我,這裏的人都有什麽境界?”

      見成功的引開了拓跋山的話題,心想:真是人如其名。

      又聽到老人問自己如此簡單的問題,從小在大佛寺長大的姬晨,雖不敢說是通讀三千佛典,但也通曉的不少,不由地有些得意,張口就來:“人境、地境、天境、虛境、神境、道境。”

      拓跋山像似聽到了什麽最好笑的事情,不由得哈哈大笑,震得血玉台轟然倒塌,姬晨掩著雙耳叫苦不遲,幸虧顔水瑤和青年不在裏面。

      這一刻,老者沒有使用神念的威壓,沒有動用修爲之力,只憑自身散出些許氣息,從而造成了破壞,,雖只露出一絲,但體內蘊含無以倫比的強悍,卻在刻意壓制沒有展現。

      但不知石室外已亂成一鍋粥,青年和顔水瑤掩耳跑向洞外石台,許多立起來的藥架轟轟散裂,藥草和許多瓶瓶罐罐都散落一地,現在的顔水瑤終于知道爲什麽洞裏非常亂。

      青年嘴裏不停地都囊:“死師傅......每次都是這樣,就不敢叫他得意忘形。”

      待在石室裏的拓跋山卻絲毫沒有在意依然笑個不停,姬晨不由得有些惱火,惱羞地說:“那依......拓拔前輩看來都有哪些?”

      聽到姬晨的問話,拓跋山停止了狂笑,馬上正色地說:“你說的境界只是個框架,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道境是個虛無缥缈的境界,但真實存在,道境以下的境界聽你一說,就知道你的師傅沒有好好教你,甚至可以說,如此粗枝大葉的人就不配當你的師傅,簡直糟蹋了如此好的苗子。”

      “前輩......不許你侮辱我的師傅,你雖救了我一命,但如果前輩再辱沒我師傅的亡名,那麽請前輩收回我的性命,以洗脫我師父的在天之靈。”

      姬晨說完,,眼部已發紅,但那藍色深邃裏流露出甯折不彎的堅定。

      拓跋山見觸動了姬晨的傷心,石刻般的臉上露出歉意,對于他此時的態度沒有在意,卻讓姬晨的心情回複了片刻,接著說道:“境界......是我們修士在修煉過程中一個層次的劃分,是體現一個修士對天地之力領悟的展現,

      “以我三百多年的修煉來看,這個界域簡直就是固步自封,之所以看低此域,自從我來到 這裏一百多年,從沒有修士達到你們所說的神境,只能說明一件事,你們對境界的劃分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

      “今天我來告訴你,外面所有界域的境界是什麽......什麽是真正的境界。”

      見到拓跋山如此鄭重的告訴他,姬晨不由得對剛才自己的態度和那些懷疑感到一絲羞愧,但老人沒有在意,繼續說道:“境界的劃分整個大域據我所知,

      “一共有十二層。臨境、兵境、鬥境、者境、皆境、陣境、列境、在境、前境,最後才是神境和道境,其中“者境”分爲見性境和開慧境,神境也有劃分,但那是一種意境的劃分,只有當你到達之後才能明白。”

      姬晨從小在大佛寺被囚,從未有人與他談過修行上的任何事情,即使在東郭城的郭記祖向他指點,也沒此時老者所說的那麽詳細,那麽與衆不同。

      拓跋山的話爲姬晨打開了一座他從未聽說的世界,這個世界是如此的令他著迷,令他向往,也令他熱血沸騰的想要變強,他呆在那裏一動不動,生怕遺漏了老人所說的每一個字,連濃眉青年和顔水瑤的的到來也一無所知。

      姬晨驚喜的問:“前輩,你剛剛說的不是佛宗的九字印法嗎,怎麽與境界有關?”

      聽到姬晨的突然問話,拓跋山沒有露出不滿,而是流露出贊許之意,微笑得問:“佛宗......那你能告訴我什麽是佛?佛是什麽概念?”

      “佛是修煉的終極目標。”姬晨沖口而出絲毫沒有考慮。

      拓跋山笑了,但此時的笑,絲毫沒有輕視姬晨的意思,輕聲的說道:“你說得對,但也說的完全不對,佛對大部分修士而言,沒有意義,只能借來參考或引用,但對佛宗修士而言,卻意義重大,佛蘊含兩種......香火之道、因果之道,

      “但所有的佛都是“道”的另一種體現而已,或者說它是大道的一種,萬千大道,自有一種,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再說印法,九字印法雖說只有九字,其中蘊含一百零八種變化,但印法或術法皆靠的是外物,也就是催動天地元氣的變化,但總是不如自身來的強悍,來得可靠,運用起來更加順手。”

      姬晨三人聽的聚精會神,眼神之中愈發明亮,拓跋山看到臉上的贊許之意越來越濃厚,講起來也愈發不可收拾。

      “不是我看輕術法或印法修士,須知......虛境之內,皆爲虛妄,不入本源,皆是空談。印法修士即使你修煉到所謂虛境或者更高,但沒有本源之力的支持,境界再高也厲害不到哪裏。”

      老人說到這裏,一個新奇的修煉話語落在姬晨的心裏,他急忙問道:“前輩,本源之力是什麽......”

      姬晨此時的表現, 拓跋山看在眼裏,喜在心裏,石刻般的臉上如被揉碎,接著說:“本源......就是一切事物的本質,比如說水,不但是江河海湖中有,天地元氣中也有,但作爲修士,要想在任何地方與人爭鬥,就要把水之力剝離出來,才能使你的術法或印法威力,發揮到最大......”

      姬晨聽的如癡如醉,聽到這裏匆忙間打斷老人的話,“前輩,那怎樣才能剝離本源之力?”

      拓跋山聽了姬晨的話,這一次卻沒有再繼續降下去,他岔開了話題,喜滋滋地問道:“姬晨小友,老夫講了這麽多,你可知我的心意?不瞞你說,第一眼看到你時,我就想要做你的師傅,或者做不成師傅,也可以做兄弟。”

      (讀者親們!不是我不努力,而是我打字的水平太爛,還是第一次寫書,望你們體諒,不要見怪,我在此表示千萬次的歉意,謝謝你們的支持......那一聲問候)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掃描左側二維碼或複制下方鏈接立即下載遊戲,與龍族兄弟開啓新的征程。下載鏈接: 《龍血戰神》新服-龍祭世界等你來戰,萬元現金大獎、作者簽名豪禮等你拿。 新注冊用戶滿20級截圖發送至風青陽微信公衆號即可參與活動。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銀行少婦張倩01鍾誠白潔老四在線閱讀97神馬電影網愛夏同學嬌喘語音條一分鍾mp3波媽和出租車司機秒拍婷婷wwwx77ccom剃毛~視頻here.tits插入嶽母騷穴16p農民色尼姑我妻如奴王琳翻外篇


      熱門榜單: 蒼井空a爽片日本美女色情誘惑翹臀做愛動態圖日本14歲女孩禁處圖片生來彷徨小說葉宋巴西性開放程度情緒超市在線閱讀目錄陌陌網名女生超拽冷漠lol最貴的皮膚價格表黑暗大美幫老婆犬交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