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t id="wkcpmg"><em id="wkcpmg"></em><strong id="wkcpmg"></strong><fieldset id="wkcpmg"></fieldset><dt id="wkcpmg"></dt><strike id="wkcpmg"></strike></dt><big id="wkcpmg"><code id="wkcpmg"></code><th id="wkcpmg"></th></big><li id="wkcpmg"><ol id="wkcpmg"></ol><del id="wkcpmg"></del><div id="wkcpmg"></div><font id="wkcpmg"></font></li>
            1.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驚佛第七十三章 終相見

              第七十三章 終相見

              這種沖動驅使著姬晨不管遇到什麽未知的事情或者發生什麽不可預判的場面都要告訴這些凡俗答案。

              姬晨說道:“我知道你們祖祖輩輩與虎丘山宗門休養生息在這裏,可你們知道嗎?你們的族親朋友所中的毒是什麽?就如你們所見,竟然連在此幫助你們的修士也無法釋解,因爲你們死去的族親朋友——他們所中的毒是魂咒,是一種修煉的邪惡術法,而這種術法正是與你們世世代代相依棲息在這裏的虎丘山施展,如我所見,你們現在死去的親朋甚至得不到一個作爲死者最基本的權力——就是輪回,就是下一次的重生。”

              當姬晨說道這裏,數余萬的人群頓時一片嘩然,站在最前方的一群人流露出不可置信,他們紛紛交流著對于眼前這個看似很冷峻的年輕人說出如此驚心話語的可信度。

              一時之間,人聲鼎沸。

              但人群之中不乏見多識廣、德高望重之輩,少時從人群中走出一個拄著拐杖的老者,老者的年紀看起來很大,須發皆白,面色一片青紅之色身穿一件已經灰白的儒士長袍,邁步之間業已顫顫巍巍。

              然而所有人見到老者都讓開了身體,包括一些和老者年紀差不多大的老人,顯示出老者在這數萬人中的身份與地位自然不同。

              老者走到姬晨跟前,出于尊敬和年紀的緣由,姬晨自然伸出雙手上前攙扶,但老者出于身份的緣故,善意地推掉了姬晨伸來的雙手,將拐杖交與身旁一個年輕人。

              老者轉身對著人群說道:“諸位靜一靜請大家夥一起靜下心來聽這位小友好好說說,如大家所見,這位小友和衆位修士這些天都幹了什麽?要我說,眼前這位小友就是把他當作再生父母也沒有任何錯,你們先靜下心,用心去聽!”

              對于老者的話,霎那間人聲頓時停了下來,對于老者的表情,許多年紀大的都流露出堅信。

              老者面對姬晨微笑地說:“老朽葛風,今年一百一十四歲,是此處柳谛村第六百八十三代族長,自沒有虎丘山在此建立宗門,我們的祖祖輩輩就已生息在這裏,小友的話令我想起了族譜中記載的很多疑惑,請小友爲我們解惑!”

              葛風的話讓姬晨大爲吃驚,其中透露出的信息不由得使他怒海沖天,說明此時發生的疫情不止一代,而是如蛆附骨般代代相傳。如此更堅定了自己要告訴衆人真相的想法。

              于是姬晨說道:“我不知道虎丘山用你們的親朋魂念做甚麽,但——若我來說,你們所有人就是虎丘山修士圈養的羔羊,虎丘山修士可任意在你們身上索取,而你們得到了什麽,是非決斷任你們去選擇”

              蓦然,那種令姬晨無比親切的感覺霎那在心中浮起,而那種親切如在身邊,使他一時之間無法再繼續說下去。

              有一種感情叫思念,即使只見一面,也把彼此刻在心間。

              有一種感情叫銘刻,即使隔得很遠,也依稀待在身邊。

              有一種感情叫感知,即使彼此之間有了磨難,也能悄然預見。

              姬晨在人群中不停地用目光尋找,感覺愈發強烈使他在這片刻之間站立難耐,放眼四面八方卻什麽都沒有。

              葛風對于姬晨突如其來的反應沒有絲毫感覺,聽他說完,所有人都陷入了思考,偌大的場面竟沒有一人說話,即使姬晨已走出人群葛風亦沒有反應。

              姬晨還在尋找,不停的轉身四下環顧,但這種感覺越來越近,好像旁側的青柳輕輕劃過湖面,劃到臉龐接著落在他的心裏。

              撩目直望,淩亂的人群盡頭也就是山腳的岔口處,姬晨猛然看見了一個熟悉而溫暖的身影。

              依然是那一身裘衣,露出瑩白的小蠻腰,秀美的臉上露出微笑,沒有驚訝、沒有雀躍,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裏,看著他,注視著他。

              姬晨在目光交彙的一刹那,也是同樣表情。這一刻,仿佛兩人之間的距離已不存在,就如你在他眼裏、她在你眼裏,二人就像站在了各自身前。

              兩人都沒有說話,但勝過千言萬語,姬晨感覺到濃重的霧氣裏彌漫著她的氣息,此時沒有喧囂、沒有爭鬥,一切似乎都在此刻安靜下來。

              葛風已醒過神來,似乎已經考慮好應該怎麽辦,老辣的眼光看到姬晨馬上就反應過來,招呼衆人紛紛散開。

              這裏人群靜默的散了,但身影不斷錯開,似乎也擋不住姬晨和墨影兒的視線,他的柔情、她的蜜意。

              兩人雖只見過一面,呆的時間不是很長,之所以如此情深意切都跟二人的出身有關。也可以說他們兩人性格很像。

              姬晨不必多說,他的不善言辭和涼薄都與大佛寺有關,任誰從小待在寺院裏和一群僧人糾纏了十二年,他的性情也不會熱情起來,更不用說誇誇而談。使得他見到墨影兒的那一刻起,由于少女的熱情就在心中發芽、惡狠狠的紮了根。

              墨影兒同樣,自她睜開眼的第一次起,若隱若離、若明若暗的生活時時刻刻都透露著詭異。她沒有見過媽媽,絲毫沒有感受到“媽媽”這兩個字眼對于她來說有著何種的意義。

              睜開眼的第一次見到的就是小魚兒,直到她五歲時才知與她相依爲命的小女孩竟然是一條魚龍,自小擁有恩寵無限的墨影兒知道後很是高興。興奮是終于有人和她說話、一起玩,剩下的盟內所有人見她之後都是趨之若笃。

              墨影兒從不用修煉,不是不會而是不能,自她偷偷地撿到一部功法時拿來修煉,就遭到了自身劇烈的反彈,那一次差一點要了她的小命。

              主要是真元走到幽府顫中穴時竟無法像常人一般順著任脈下落,使真元無法集于氣海丹田,更不用說沿著督脈形成循環而使真元存在天地之間。

              惹得父親將所有盟內修士大罵了一番,所以更讓所有人見到她之後,幹脆是避而不見。墨影兒自己不是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但隨著一天天長大,她的肉身愈發強大,甚至和小魚兒也相比肩。

              無數次墨影兒長大之後和小魚兒討論過這個問題,但小魚兒的回答不是唯唯諾諾就是閉口不談,對她只是尊敬,尊敬到稱呼她爲殿下。

              殿下這個稱呼對于萬佛古界來講,很是陌生,記得墨影兒只有在古書上才能見到的字眼。因爲萬佛古界沒有國度,只有無數宗門和大大小小的寺院。

              墨影兒無數次的問過自己的父親墨驚天,但當她問到這個話題時,父親的眼裏總是充滿著痛楚和憐愛,然後發出一聲聲歎息。問到盟內的宗老時他們和父親一樣閉口不談。

              似乎,這個問題是天地盟之間所有人的禁脔。

              好在還有小魚兒,之後還遇到了姬晨。

              姬晨是她一生中可能只有的唯一一位男性朋友,爲了她不惜以身犯險,而且他無話不談,甚至告訴了自己——他心底最大的秘密。

              兩個人有不同的境遇,卻有近乎于相同的心態,使得那絲懵懂之火,霎那燃起,直到今日,可以燎原。

              [小說網,!]

              ... (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正文李若雅與李凱合集小西的逆襲人生1-17txt豔情篇辣文集合目錄成認快播在線調教妻弟的日日 番外超碰超碰2016免費視頻楠楠的暴露之赤欲天使姐姐的大陰唇12p善良的小蛦子完整中字自拍偷拍歸美亞洲


              熱門榜單: 性視頻高清播放器免費觀看視頻愛愛姿勢大全視頻國徽圖片簡筆畫艾栗栗24分鍾之雙洞合租房的故事續集三性故事秦大爺龍王傳說古月h文美女陰性部圖片無遮攔情侶白邊頭像上課被男友用震蛋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