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ong id="w66lwh"></strong><tr id="w66lwh"></tr><noscript id="w66lwh"></noscript><ol id="w66lwh"></ol>
        <tfoot id="v78z9x"></tfoot><big id="v78z9x"></big><ins id="v78z9x"></ins>
                        1.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驚佛第九十章 蠢蠢欲動

                          第九十章 蠢蠢欲動

                          此刻已是辰時,陽光一變,不再像剛升起的時候那般紅黃,發出白色的芒,天空一片瓦藍,沒有一絲雲朵。

                          上空沒有,但虎丘山的山間卻飄來幾朵,迎著微風,帶著一絲腥氣欲飄向上空,然而在光線的照射下,漸漸變淡。

                          化爲烏有的雲層下方,依然有一片雲朵在苦苦掙紮,雲朵下的地面不斷發出砰砰的響聲。

                          秦皇圖在臨走之前對著郭記祖偷襲過一掌,意圖很明顯,意在這位長老脫身,但被郭記祖不管不顧的硬抗下來,東郭城的當家人意圖也很明顯,誓死也要把突襲少主的人碾碎。

                          這不但是關系到少主,也關系到郭記祖的臉面,堂堂一宗之主初次下山,不僅沒有照顧好少主,還能被一個境界低于他的人跑掉?這不應該叫跑掉,應該叫戰略性撤退。

                          跑不掉的話是郭記祖說的。在六位虛境和秦皇圖分別擊退四位老祖全身而退時,其中一位長老在走過他們二人身邊的一瞬,大聲的喊:“鍾柳兄,快走!”

                          這位鍾柳兄急于脫身,卻苦不堪言,郭記祖拼死相搏,赤色長須已沾滿了鮮血,大喝一聲:“哪裏跑”喊完仍苦苦相逼,招式愈發淩厲,甚至有些瘋狂。

                          眼看三十息馬上就要到來,鍾柳愈發心慌,他似乎已經忘了秦皇圖交代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不能克敵于前,那就返回山門。

                          秦皇圖站在山門外,目光陰狠望著下方,他沒有想到對方和自己是一樣的打算,示弱于敵。更令他無法想到的是姬晨的表現,是如此的深藏不露。

                          昨晚一戰,眼下的青年竟沒有使出全身之力,看似天境七品卻和辰劍一樣,有著虛境中階的實力,秦皇圖想到辰劍,心情就愈發差勁,收了我三百萬兩銀子,卻沒有刺傷姬晨一劍。

                          難道眼下的青年還有底牌?底牌!我也有,秦皇圖的眼神已邁向清湖,雖看不到哪裏,但派出的六十名弟子都是精英,修爲最少天境初階,還對付不了一個丫頭?

                          但願這小子這一回能成些事情,秦皇圖想到了自己的兒子,心情微暖,既然事情已經暴露,那就撕開了臉面,索性也就顧不上了。

                          墨影兒心情也很差,好看的眉骨之間隱隱有一絲躁意,那不是生氣,那是著急之下的擔心,她聽到了拐角山間傳來的轟然之聲,看到了山間飄蕩的些許雲霧、清湖水拍打山坳的悸動。

                          心裏不由得懊喪,由于走得匆忙,卻忘了拿傳音石,而傳音石就在她的梳妝桌旁。

                          小魚兒無所事事的站在殿下身邊,臉色依舊漠然,就是有些稚氣還存在于眉間,看著有些可愛。突然,她的額頭輕皺,精致的小臉露出一絲不屑。

                          隨著不屑的表情流露,瞬時紅色衣裙下擺漸漸虛化,隱隱有一片青尾顯現,逐次變長變大,陽光下無數拳頭大紅色的鱗片附于尾部、慢慢伸進湖畔。

                          這是小魚兒的本體,本就是一條龍魚,機緣巧合下修煉二百余年,在應老的幫助下,才越過龍門成爲一條魚龍,送至墨影兒的身旁,當了一位侍衛、丫鬟,最終成爲朋友。

                          她很珍惜這一切,不會因爲一些小魚小蝦打擾了殿下的興致,雖然殿下現在的興致不是很高,那也是不許,那更是自己的不願。

                          這一刻的小魚兒,像是剛剛浮上水面,輕輕拍打著湖畔青草的鯉魚,玩得興起,霎那間岸邊一些雜亂的湖草被瞬間抹平,似乎做完這一切對于她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小魚兒的表情還是漠然,身下的紅尾還停留在水中,上身還矗立在原地,仿佛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

                          卻嚇著了一旁呆若木雞的拾來,指著絲毫沒有理睬他的小魚兒,驚恐的說著只有他自己能聽懂的話語。

                          “魚龍魚”

                          所有人都沒有發現,湖草之間的綠水漸漸變暗,隨之暗紅,眨眼間,水面鮮紅一片。

                          顔水瑤直到此時也沒有來,她不是被瑣事纏身,歡喜宗一座恢宏大殿內,進進出出一些男男女女,顯得極爲驚慌失措,一絲血腥微微漂浮在殿內。

                          顔水瑤站在顔不清的身旁,神色很是慌張,一雙魅惑的大眼已顯得極爲疲憊,不時有侍女給顔不語遞上沙棉,看其忙碌的樣子,似乎在給顔不清進行包紮。

                          由昨晚深夜到淩晨,歡喜宗已遭到了不知名刺客三個波次的刺殺,每一次的人數都在五人以上,他們隱匿的手法極爲高明,不知怎麽就闖過了無數暗樁,似乎在一時之間歡喜宗所有的預警陣法也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剛剛得知,所有的暗樁都在毫無察覺下被人一劍封喉,陣法的機樞也被人悄然毀去,就連顔水瑤的三爹顔不清也被刺傷,這些人極爲詭異,一擊不中、即刻遠遁。

                          作爲歡喜宗的宗主顔傷情卻在這次刺殺毫發未傷,實在是幸之又幸,要不然,本是宗內分割的局面一定會大亂。

                          不多時,從裏間一個半圓形的拱門走出一個男子,身穿一件青棉錦袍,玉帶纏身,一頭黑發隨意的披于身後,卻露出了半張臉,另半張被前額烏發遮掩。

                          那是怎樣的半張臉,不知該如何描述,只露出半張臉,就會讓無數的少女癡迷,就是讓顔水瑤做對比,也略有不如,身上流露出一種與生俱來、溫文爾雅的氣息。

                          在場的人都知道,此人是歡喜宗宗主顔顧憐,如今在宗內叫顔傷情,雖已年過七十,但絲毫在臉上找不到歲月的痕迹。

                          如果不是下颌有一冉黑須,你絕對以爲見到了一個極爲妩媚的女子。說出的話極爲淳厚,只聽他對顔不語說道:“二弟!三弟怎麽樣?”

                          顔不語說道:“不妨事,只是一些外傷,主要傷在左臂,我已去掉了毒性,養養便好。”

                          顔傷情說道:“以二弟之見,這件事你怎麽看?”

                          顔不清在一旁插話道:“不用看,一定是大長老犯上作亂,時常跟那些僧衆勾勾搭搭,不知道懷著什麽目的。”顔不清此話一出,三人一時靜默不語。

                          顔水瑤的哥哥顔戰天已出門好久,去往別處曆練,所幸沒有在家,不然聽到之後,更加亂作一團,她的腦海裏不由得想起姬晨,他現在在幹什麽呢?

                          所有人都不知道,殿前的飛檐下藏著一件物事,陽光灑在青瓦上,落在石階上,使那裏愈發沒有絲毫光線,因爲那裏有一道方木橫梁,由于年代久遠的關系,紅色的方木已呈黑色,所以愈發陰暗。

                          萬佛古界的正北方有一片汪洋,那是北海,白海靠近陸地的一段,有許多亭台樓閣,其中有一間叫飛燕閣,閣前有一條小路,直通遠處一片山側。

                          緊挨山側有一片藥園,有一個中年男子在除草,藥園內有許多屬于海邊生長的珍貴品種,比如說,鹿龜子、佛手蓮、月見草、紅蕊藤

                          這個男子一副農夫打扮,看起來格外的認真,不時將手裏的鋤頭放在一旁,彎下腰用指尖輕輕拔去一些倚在藥旁的雜草根。

                          藥園的後方是一片山谷,山谷的一側矗立著一座孤峰,這座孤峰看起來極高,一線天走勢,其實不高,只是相對而言,峰下的山谷極爲平緩,大概離山谷約有百十丈高。

                          峰上站著一個人,白衣勝雪。

                          此人和光色融爲一團,和墨驚天這裏成一條直線,辰時的陽光、白衣勝雪、藥園除草人,互不幹擾,從藥園向孤峰望去,十分刺眼,但這條直線似有一絲殺意彌漫。

                          白衣勝雪的人叫夜殺,隱在飛檐下是他的搭檔,名字叫道鬼,夜殺的衣服很白,近乎于蒼白,左手的袖口有一圈金絲,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只有夜殺知道,那些金線代表著什麽,每一條線都代表著沒殺掉對方的次數,而這所有的線都只代表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墨驚天。

                          [小說網,!]

                          ...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素女心經之挑情寶典都市激情nnnnssssjapanese小學生home潘多拉官網-人體無聖光國模資源獨家奉送玉婷父女亂伧小燕輪外文系校花小儀白潔老四五炮第一章藤浦惠被打肚子番號o娘豔欲記神馬影院


                          熱門榜單: 手機看a在線觀看網址美女叫潮聲mp3優果網米妮網頁升級緊急通知超碰成人在線視頻免費觀看握住幹爹粗大的陰莖三級小說共妻守則海賊王中的娜美被刪圖刀郎的前妻楊娜近況孕夫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