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驚佛第九十一章 那一道光線

      第九十一章 那一道光線

      夜殺和道鬼是隱樓的劍客,也是刺客。隱樓與隱寺、隱山相比,更爲神秘,神秘到無人所知的程度,隱山對于界內修士來說,雖不知廬山真面目,但其方位已然昭顯。

      隱樓居無定所,無人知道它在那裏,它就像東荒一樣被世人隔離,東荒很亂,亂到即使是罪大惡極的修士也不願意去,那裏的氣候條件極爲惡略,仿佛與整個界域格格不入。

      隱樓就在東荒,聳立在一座荒蕪的山脈,山脈的四周是無人的戈壁,滿目蒼茫的沙漠,夜殺和道鬼就從小生活在那裏,他們倆是棄兒,據他們所知,所有生活在那裏的人似乎都是棄兒。

      當然,也有例外,訓練他們成爲殺手的僧人就是例外,他們初到此地時,還以爲遇到了救苦救難的菩薩,在這裏可以隨意吃齋念佛,哪裏會知道這些須發皆白的老僧是如此的不通情達理,甚至極爲殘忍。

      殘忍到不會顧及他們的死活,這裏不吃齋,吃肉,隨便什麽肉,沙蛇、沙蠍、肉蛆、意外驚喜下的蟑螂,還有丈許大的沙獸。

      他們從小就被趕往戈壁沙漠,與那些沙獸爭鬥,只有回到那座灰色的樓裏,學會了劍法、殺死了彼此,才可以吃到鮮美的熟肉,初到的他們足有數千,成爲殺手之後,才只有數十。

      長大之後才知道,像這樣的地方還有三座,但這時的他們已然麻木,失去了人性,爲了達到目的,可以任意索取,甚至已經忘了自己是誰。

      就像夜殺、道鬼,只有稱號。

      夜殺是隱樓中的異類,他素喜白衣,皮膚和他的衣服一樣,看起來極爲蒼白,甚至連毛發都是白色,仿佛可以清晰得看到皮膚下的血管,留著淡綠色的血液。

      他長大之後查過典籍,也聽樓主說過,他血液中有一種叫綠蜥的血脈,強大無比,才會産生變異,他好殺、也嗜殺。就是有時候腦子不夠理性,認死理。

      夜殺有一種怪癖,從不喜歡在夜裏殺人,喜歡看著對方在陽光下被他殘忍的殺掉,然後驚恐的死去。但他不喜歡陽光,每次出現都是背對芒色,即使殺完人,也是如此。

      道鬼曾經問過他這個問題,他對道鬼說,那樣可以讓我看的清楚,看清對手眉目之間流露出那些驚懼和死意。

      如同現在,夜殺袖上的金線是自己所繡,只有他知道那是二百六十七根,也就是說,他刺殺墨驚天已經二百六十七次沒有成功,這一次是第二百六十八次。

      他這兩年裏,是爲墨驚天而活著,甚至不惜抗命,在這兩年裏沒有殺過一個人。雖然曾經殺過四百多人,其中不乏虛境高階,比如說,歡喜宗的宗主夫人——顧小憐。

      夜殺的腦海裏條理非常清晰,不像樓主說的那般認死理,他細算了這二百六十七次,每一次的失敗是如何沒有成功的。

      夜殺記得很清楚,這兩年裏第一次殺墨驚天,沒有看到劍,便已重傷,遂即遠遁而去,一直到第三十七次。

      第三十八次,他剛剛看到劍,又是重傷,直到一百零八次,第一百零九次,他看到了劍影,再次重傷,遠遁而去。

      直到第二百一十三次,夜殺終于看到了全部,墨驚天的劍——秋闌劍,二百六十七次的受傷,便有二百六十七次的經驗,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嗜血劍已不再悲鳴,而是喜悅。

      他的劍法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的程度,看清墨驚天的劍,便能知道他的弱點、他的習慣、他的呼吸、他的心神起伏。

      夜殺好殺、嗜殺,但決不濫殺。他不習慣自己的對手爲他人而分心,因爲他也是一名劍客,所以沒有動墨影兒,雖然得不到同行的承認,但他認爲我就是。

      海風傳來一絲鹹醒,浪濤拍打著岸邊,清楚地傳到夜殺的粉白色的耳朵裏、看起來並不挺直的鼻端,他的眼白極多,顯得有些空曠,眼底的一點寒星顯得那樣璀璨。

      蒼白的雙唇使勁的抿了抿,使得有些幹澀的唇色終于有了一些血色,他有些近乎于窒息般的吸了一口涼氣,壓下了最後心神之間那一絲起伏,唇角微微翹起。

      夜殺運轉真元,使刺骨般的血脈在周身有了一絲微暖,你可以看到,陽光下的頸部,淡綠色血液在管內飛馳般的流淌。

      驚鴻而起。

      身上的白衣沒有一絲的悸動,亦如他的心神一樣,萬物不擾其間,身體和光線印成一線,兩點寒星如電,看向墨驚天。

      海風蕩在空中,誰能比風快,除了夜殺,誰能比他更快,近乎于沒有,至少墨驚天追不到。

      四百八十九步,這時夜殺在兩天前算好的距離,對于他來說,如同丈許,一息便到。

      他的雙臂在飛離孤峰往下時,左手托于右臂臂彎,卻絲毫沒有看到劍,他的劍在哪裏?

      光線似乎也沒有收到任何幹擾,與墨驚天的頭部只有丈許時,夜殺的劍已現,一把紅色如血、薄如蟬翼的劍,劍色在光芒下顯得有些迷亂。

      突然,天恍然變暗,墨驚天像被帶到了一個紅色的光影世界,每一道光影都是那樣的真實,無數不同的畫面不斷展現,畫面裏的人大都是修士,男女皆有。

      每一個人的對面站著同一個人,那是夜殺,夜殺劍下的若幹人等在死時發出淒厲的呼喊,驚恐的表情各不一樣,而夜殺靜靜的看著,好像在欣賞一幅瑰麗的圖案,很是悠閑。

      劍已到墨驚天眉心寸許,他在笑什麽?這是夜殺的第一想法。

      就在夜殺射離孤峰時,墨驚天站在藥園裏,輕拍身上的泥土,似乎很是惬意,隨意的擡起頭,迎著刺目的陽光看去,甚至沒有擡手遮擋,仿佛在欣賞晨間的風光。

      霎那間,光影亂作一團,線影萦繞在其中,直到夜殺的劍離眉心寸許,那些光線似乎在瞬間被捋順一般,這時的墨驚天才並起雙指,指向夜殺的胸前。

      霎那,山花爛漫,開啓了一朵,是那樣的驚豔,驚豔到無法比擬。

      千萬條光線扭成一股,瞬間便照進了夜殺的心口,就像萬條光線照進了紅色琉璃,充斥著黑暗,那些畫面遂即蕩盡,夜殺像體內被射進一道聖光,使他在一瞬間好像披上了一件七彩的霞衣。

      一絲涼風隨之灌進,逼使他無意間咳了一聲,同時,淡綠色的血液如綠梅綻放。

      他的手已無力握劍,遂即掉落插入泥土,身體悄然墜落,由于慣性、身法過快的緣故,差一點壓壞墨驚天喜歡的藥園,但被墨驚天瞬間接住了雙腳,下一瞬拉到胸前。

      他的身體在墨驚天手裏是那樣的瘦小,夜殺驚恐的看著墨驚天,似乎已經忘了此時的驚恐沒有任何意義,因爲他就要快死了。

      好像知道自己快要死去,夜殺急切的說道:“你已經突破了劍隨身去、意不離劍的境界?”

      說完這句話,他便急促地喘息起來,聽起來就像已經被踢漏的風箱,語聲中帶著沙啞、艱澀,不等墨驚天作答,他又說道:

      “沒......沒......沒道理!

      隨之說完,風箱一般的喘息聲如被拉了很長一段距離,便在靜默中死去,雙眼睜得很大,似乎要把此時的墨驚天看穿。

      墨驚天好像不知道夜殺已然死去,喃喃地說道:“你殺我第一次,你便重傷遁去,沒有想到,你得身法是如此的迅捷與詭異,即使是重傷之下,還能逃離,

      你殺我第一百八十次時,我已然突破,當時沒有殺你,一方面只是想知道,你們的根在哪裏,另一方面,你沒有動我的家人,你跑得太快,我無法跟上,

      索性便不再理會,那些畫面......如果是真實的,雖有些無恥,便不會再去過問,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便給你一個身份,此次殺你,讓你像一個劍客般體面的死去,不再隱藏他處,另外,謝謝你!”

      墨驚天剛一說完,夜殺死不瞑目的雙眼悄然閉合,臉上那絲不可置信的表情遂即一轉,很是安詳。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關注微信公衆號“17k小說” (微信號wap_17k),《驚佛》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松閱讀! 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波媽和出租車司機秒拍小雷和外婆全部十六集成剛舔風淑萍肉縫孕婦擴肛視頻simlant婷婷wwwx77ccom荷包 網選夫很放肆全文閱讀種馬男警察,校草剃毛~視頻here.titsb00bs日本


      熱門榜單: 兄弟網名3人超拽霸氣魯魯睡妮姆芙本子辣文女配np逆襲夜玫瑰被折磨的故事生來彷徨小說葉宋巴西性開放程度劉淑英1一6全文閱讀陌陌網名女生超拽冷漠亞洲美圖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