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4aofbw"></i><tt id="4aofbw"></tt>
          1.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美达彩票娱乐登录拉風坐騎之千年銅馬第五十九章 回家

            第五十九章 回家

            我們跟毒蛇等了多半天之後,奧茲大帝終于悠悠轉醒。毒蛇看到奧茲大帝馬上要起身的動作,站到他腦袋面前,叽裏呱啦的說了一頓話,起初想提醒毒蛇他的話奧茲大帝肯定聽不懂,可是見奧茲大帝聽完毒蛇的話,竟然安安分分的不動了,我才意識到,原來毒蛇說的是哈曼族話語,我又一次問候了一遍我的親娘,毒蛇身體裏是不是也裝著寶石呢,神通廣大不是一星半點。後來毒蛇說自從接觸了這群人之後就開始研究他們的語言,倒不是很難學。我就徹底對所謂的老天爺,或者上帝,又或者真主安拉失望了,感情我的英語水平從小學一年級保持到現在不是沒有原因的,是因爲他們沒把這部分才能平均分配給我,一定是把我的這部分才能給了像毒蛇,蘇櫻這樣的人,所以我的語言能力才會停滯不前的。

            就在我神遊的功夫,毒蛇已經召集人,找來了蘇櫻,佛爺老頭他們,幾個人橫沖直撞的沖進來,伏在奧茲大帝的腦袋面前,殷切的望著奧茲大帝。奧茲大帝對他們笑笑,然後又看看最不讓他放心的寶貝閨女,手指頭伸到蘇櫻哭泣的臉龐前面,輕輕的擦拭著不停滴落的淚水。

            “卡迪亞長老, 把我跟蘇櫻要舉行婚禮的事情,翻譯給奧茲大帝聽吧,還有別讓大家停下來,繼續准備宴會的事情,宴會要越熱鬧越好。”

            “哦,你看我這老糊塗了,我這就把這事告訴奧茲大帝聽。”

            當佛爺老頭翻譯完後,奧茲大帝的臉上明顯顯現出光彩來,看了看蘇櫻,看了看我,很欣慰的笑著。

            到了晚上,一切准備就緒,所有人聚集在村子的廣場上,也就是奧茲大帝屋子的外面,一個大大的篝火熊熊燃燒著,族人們准備了各種美食,載歌載舞。終于在一聲聲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奧茲大帝緩緩從屋裏走出來,走了兩步,坐在屋門口,毒蛇隨時守著他,觀察著他的狀況。我跟蘇櫻則是盛裝打扮,站在人群的中央。

            有佛爺老頭主持婚禮儀式,核桃老頭帶人在我們周邊跳各種奇怪的舞蹈,舞蹈結束,佛爺老頭領著我跟蘇櫻來到奧茲大帝面前,交個奧茲大帝一個沾滿了水的小樹枝,奧茲大帝用手捏起來向我們倆灑水,佛爺老頭宣布禮畢,接著所有的人開始一起狂歡。跳舞,歡呼,盡情歡笑。這一刻沒有種族之分,沒有敵友之分,更沒有生死之別。我緊緊的握著蘇櫻的手,看著她留著淚的笑臉,突然有一種酸痛,頂在胸口,難受的喘不過氣來。相信,除了我們幾個,其他族人的歡樂是真正的歡樂著。

            好不容易熬到了所有人都筋疲力盡,我被敬酒敬的暈頭轉向,待所有人都散場之後,我們幾個把奧茲大帝送進屋。奧茲大帝倒是沒看出疲態,依然精神抖擻的揚言要繼續喝酒,我讓蘇櫻跟佛爺老頭先回去休息,今晚由我跟毒蛇來守護奧茲大帝,照料他的傷口。蘇櫻難過的要哭的樣子看著我,我笑笑說:“放心吧,今晚上不會讓奧茲大帝死掉的。”

            “以往的蘇櫻在聽到這句話後恐怕早就把我打趴下了,今天顯得尤其的乖順,我說什麽,就聽什麽。”送走了蘇櫻他們我小聲嘀咕著,毒蛇嘲弄的說:“該不會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給膿包就變膿包了吧。”“毒蛇,我詛咒你這輩子打光棍。”

            奧茲大帝大帝聽不懂我們的談話,倒是對臥在牆邊的飛燕突然感興趣了,巴掌大的手伸過去,我不知道他什麽意思,怕他把飛燕當壞蛋看待,一巴掌拍死可怎麽辦,忙上前攔著他。好在毒蛇趕緊翻譯了一下奧茲大帝的意思,原來只是好奇。

            但是言歸正傳,該解決的事情總要解決,我示意毒蛇把海上的情況講給奧茲大帝聽。毒蛇又問我:“你真的確定要這樣做嗎,讓你這沒兩天好活的老丈人再對外作戰,葬身大海?”

            我說過奧茲大帝需要一個歸所,大海便是成全他的歸所。既然來自大海,就歸于大海吧,這也算是應了中國式的落葉歸根了。

            毒蛇在跟奧茲大帝交談了一陣之後,奧茲大帝表情開始凝重。我知道他明白自己的壽命將近,但是總是不肯離去的原因,恐怕他自己也搞不明白。總想著再爲族人們做些什麽,總想著怎麽樣才能讓這一方水土再不收侵襲,這次之後,奧茲大帝功成身退,怕是該放心的離去了。

            世上的人,大多是想不開的,而且越是接近生命的重點越是糊塗。總是在爲這個擔心,那個擔心,苦苦支撐著自己,不舍離去,牽腸挂懷。

            最後毒蛇告訴我,已經跟奧茲大帝商定,明天就去營救被困的人質。毒蛇張張口,還想說些什麽,這時奧茲大帝把手伸過來,握住拳頭,抵在我的面前,我也伸出拳頭,與其相擊。仿佛這時候用什麽語言都是多余的,心有靈犀不過如此。

            大家一起各懷心事的睡下。半夜毒蛇將我叫起,走出門外,飛燕哼唧了兩聲,明明不需要睡覺的他反而睡得比誰都香。

            “我與奧茲大帝剛才交談中,他說,最後他希望能由你把他葬身在大海之中,並且燒掉他的遺體。他的屍骨會永遠沉睡在這片海域之中,世代守護哈曼族的族人。”

            “恩,我知道。”

            “他還說謝謝你,照顧了他的米娅,也幫助了他的族人。還說從第一次見到你,就知道你會是哈曼族人的救星,讓哈曼族的族人能夠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恩,奧茲大帝明天會在與敵軍的交戰中陣亡,並且化爲灰燼,葬身大海。世間再沒有奧茲大帝,哈曼族人會永遠緬懷他,敬仰他,並在他英魂的庇護下開始新的生活。”

            “明天還是不要帶著你的公主了,那場面會很辛苦的。”

            “不,帶上她,很辛苦,但是不得不接受.。”

            “趙雲,你果真是不同反響。”

            “呵呵,毒蛇,你知道我爲什麽這麽貪生怕死嗎,因爲我真的很怕死。怕死了之後你愛著並且深愛你的人淚流不止。”我慘笑道:“說起來,我是沒經曆過太多生死的人,不過見過太多因爲親人離別而痛哭不已的人。耳濡目染,讓我對死亡充滿了恐懼,但是我不是害怕死亡,只是不舍得就這麽放棄身邊的人自己離去而已。總之,不論怎麽說還是膽小怕事,呵呵,我天生就這幅德行了,沒辦法啊。”調侃一下自己,苦笑著仰望著星空,明天會有一顆明星從大地上隕落,想想這些就覺得胃裏一陣苦澀,可能是吃不慣哈曼族的東西導致的。

            “別想了,睡吧,補充體力,明天會很辛苦。”毒蛇站起來示意我進屋睡覺。

            當下一宿無話。第二天,我讓佛爺老頭准備可以供奧茲大帝乘坐的竹筏,因爲以前的竹筏族人保護的很好,所以簡單休整一下還能有,倒省了我們不少時間。奧茲大帝步履蹒跚的走到海邊,身後簇擁著島上的所有族人。我提前讓飛燕去撿了些松枝,幹草易燃的東西,放在我們乘坐的船上,我們的船會在前面引路,隨時查看著奧茲大帝的情況。

            臨行前,奧茲大帝再一次看向大家說:“等著我凱旋歸來,”舉起拳頭,生機勃勃的沖著所有微笑。之後人群中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呐喊聲,助威聲。本來佛爺老頭還考慮要不要一起上來,我告知他,“兩位長老,蘇櫻都一起過來吧,其他族人們一個都不要帶了。”

            他們一起看向我,又看向滿心鼓舞的奧茲大帝,瞬間明白了什麽意思。兩個七旬的老人身子顫了顫,蘇櫻死咬著嘴唇,在眼睛裏打旋的眼淚愣是被咽回肚子裏。我們一行人上路了,船行駛不多會,奧茲大帝的身子便撐不住坐在筏子上了,毒蛇趕忙跑過去看看情況。奧茲大帝對我們笑笑說:“沒關系,我身體現在一點都不痛,只是有點疲倦而已,我能再堅持一會,堅持一會再好好睡大覺,哈哈哈。”

            所有人不說話,船繼續航行,我們終于駛進了迷霧之中,可是卻不見那艘鬼船,但是隱身了吧。待了一會,果然那艘船連著毒蛇帶來的船緩緩的顯現出來了。

            半張臉老頭跟頭上長滿草的老頭首先跳出來指著奧茲大帝開罵:“好個奧茲大帝,沒想到你居然真的複活了,那就正好讓我們報仇雪恨,再一次殺了你,讓你嘗嘗被害死的滋味。”

            我們這邊一句話還沒搭腔,那邊已經全部顯現鬼的形狀攻擊過來了。看來他們之間的仇怨是挺深的,奧茲大帝讓我們退後。只見半張臉釋放的屍蟲,長草老頭放出來的水草,還有操縱著海水的,拿劍的,扔石頭的,上檔次不上檔次的招數全部朝奧茲大帝湧了過來。奧茲大帝不與他們糾纏,直接伸手去解救被鬼怪們扣住的人質,也就是毒蛇那艘船。但是那艘船被透明的東西拉扯著,動彈不得,奧茲大帝顧不上被各種鬼怪圍住的身體,用盡全身的力氣去拔出被困住的船。終于見有點松動了,然後奧茲大帝一個揚手,把那艘船扔出了迷霧。我們依稀看到那艘被抛出去的船沒翻,就沒再管他們。再看看奧茲大帝的身體,已經全部被鬼怪們圍住了,奧茲大帝絲毫動彈不得,我看這樣下去也不成啊。突然想到這幫東西接近不了飛燕也就是接近不了寶石,打定主意開始往奧茲大帝那裏爬過去。

            毒蛇一把攔住我,還沒等他開口我先交代他,如果制不住這幫鬼怪了你帶著蘇櫻趕緊往島上去。想來這幫鬼怪只能在這迷霧裏行動,不會對島上的人們造成什麽威脅的。說完一個縱身跳下水去,遊到奧茲大帝的身邊,這幫鬼怪們恐怕是啃咬的太用心了,趁著他們沒注意到我趕緊爬到奧茲大帝的手腕處解下寶石。

            我拿著寶石去擋開那些攻擊奧茲大帝的鬼怪,被消去一大半後,慢慢他們的注意力開始轉移到我的身上。半張臉老頭怨毒的看著我,說我不講信用。我說等我死了再跟你們講信用,要不然現在跟你們講信用太不劃算,關系不對等。

            鬼怪們攝于寶石的力量,都不敢再靠近,我警惕的看著他們,回頭再看看奧茲大帝,奧茲大帝已經是筋疲力盡了。怕是現在也沒有了所謂的疼痛,只剩下生命慢慢流逝點的虛脫感吧。最後,奧茲大帝對我笑笑,撐起最後一口氣對鬼怪們說:“今天我就把命還給你們,這樣咱們就兩清了,以後不許再找我族人的麻煩。”說完後,看看我,費力的看看蘇櫻,佛爺老頭,核桃老頭,望了望遠處的島嶼。慢慢的,低垂下腦袋,呼吸平穩下來,直至消失,像是沉睡了一般,平靜,安詳。

            蘇櫻在一邊大哭大叫,兩個老頭拽著她。我示意毒蛇把我之前准備的東西扔給我,只是一瞬間的事,火花燃起的那一刻,奧茲大帝的身體砰然燃燒起來。我遊回船上,蘇櫻饒是沒反應過來,看著熊熊的火焰,不明白發生了什麽。待意識到,我把奧茲大帝的遺體燒掉了,上前按住我,一副恨極了的表情。對啊,這才是蘇櫻該有的表情,哭哭啼啼,嬌柔軟弱畢竟不適合她。

            最後我挨了蘇櫻一記暴戾的拳頭,核桃老頭一頓怒喝,佛爺老頭的搖頭歎息。事情結束了,那幫鬼怪也消失殆盡,我們回到島上,對族人們宣稱奧茲大帝戰死,葬身大海,永遠守護著哈曼族世代族人,所有族人齊聲哀哭。

            當天,我跟飛燕,毒蛇帶著我們的人,還有寶石被趕出了島,乘著船往回家的方向駛去。毒蛇問我:“爲什麽不說這是奧茲大帝的遺願,爲什麽不帶上你那公主媳婦。”

            “他們需要一個爲奧茲大帝的死負責的人,需要一個憎恨的人,那幫鬼怪顯然有罪,但是都已經死了讓人再怎麽憎恨,所以我來承擔這個艱巨的角色吧。至于蘇櫻,她是公主,她有自己的責任,我一屆凡夫俗子怎敢真的高攀這樣的天仙呢,呵呵。”

            “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謙虛了。”

            “從認識你開始,我就一直很謙虛,一直覺得我比你只是優秀了那麽一點點而已。”

            回到北京四個月後

            這天陽光明媚,最近沒有派任務給我,我在後院懶懶的曬太陽,飛燕在一旁抱著他那兩輛電動小汽車玩的不亦樂乎。這時候,毒蛇從外面進來,“最近國際上有個很出名的航海事件,說是又一艘船不小心駛進了魔之海域,但是這次竟然完好的走出來了,至于那些人看到了些什麽,他們全然沒有了記憶。”

            “呵呵,世間萬物都是變化多端的。”

            “你個小兔崽子,時間萬物卻是是千變萬化的,不聲不響的你就給我在外面娶了個媳婦,也不讓我們知道,你這不成器的東西,娶了人家還不負責,一走了之,我怎麽生出你這種沒出息的兒子,今天看我不打死你。”老頭子隨手拾起一根棍子上來就要砸過來,我連蹦帶跳的躲到飛燕後面,“老爺子,今天又抽什麽風呢,我娶什麽媳婦了,喂喂,你別下手打啊,飛燕可是國家文物,你打壞了咱們可賠不起。”飛燕擡頭看看我,再看看我們家老爺子,不在意的繼續玩汽車。

            “你個沒種的東西,人家都找上門來了,我冤枉你不成。”老爺子一個跨馬翻越揪住我就要往死裏揍得,說時急那時快,一個身影竄過來,把老爺子手上的棍子搶走了。我們一起擡頭看過去,“蘇櫻。。。”

            我的第一反應是,這玩笑開大了。

            “趙雲,別來無恙啊,不對,按照你們這裏的叫法,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叫你老公。”之間蘇櫻一身紫衣英姿飒爽的站在我面前,而且我幾乎認不出她了,我懷疑這丫頭是不是整容了。現在怎麽這麽漂亮了呢,眉眼間沒了蠻橫之氣,全是嬌柔的小家碧玉的柔順樣子。身軀也嬌小了許多,沒有往日那種魁梧之行,但是傲人的身材沒有變化,可喜可賀啊。我正看得直流口水的空擋,冷不丁被老爺子踹了一腳,“沒出息的東西,娶了這麽好的媳婦還不要人家。”

            自此,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拳打腳踢的生活在一起。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父慈子孝by淩洛夜腐書硬漢熬刑闫壯超碰在線視頻 sobo黑人兄弟撿肥皂動態圖美女的比比流水圖片張小藝續與出租司機霍都龍女化龍奴內射美女嫩木耳2op肉蒲團之雲霧山莊手機看2014基地你懂得


            熱門榜單: 男女做羞羞事大全免費xf撸撸先鋒影音資源第三書包網手機蘭州啪啪啪人與動物第1集我和小媽車震鬥破蒼穹txt全集下載久久會員賬號分享手機標識個性小尾巴少妻豔欲全集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