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3gyotp"></dl><noscript id="3gyotp"></noscript><legend id="3gyotp"></legend><optgroup id="3gyotp"></optgroup>
                            <dfn id="1h4jtx"></dfn>
                          1.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煉星第四十五章 回歸

                            第四十五章 回歸

                            ps:今天事情更多,開了一個關于迎接新學弟學妹的會,被分配了工作,至今才更新完,大家諒解諒解。求收藏求鮮花求票子支持!!

                            簡單辭別了上官輕風,得知天鳳城已經派人來接楚燼,上官輕風也沒有多做挽留,更沒有送予楚燼什麽金銀珠寶。上官輕風相當聰明,他深知皇室出身的楚燼不會在乎他送的東西,何況他也沒有什麽東西送。然而他卻僅僅送出了一句話,“殿下若有用我之處,但一句傳訊爾。”聽得楚燼是目放精光,異彩連連。

                            在古爾的帶領下,楚燼三人離開城主府之後就來到卡洛斯城東門,等候獅櫻的到來。歸心似箭的楚燼此刻也沒了往日的耐心,不住地張望著古爾口中的軍營方向。對于他封地的核心,他楚家發源地的向往,還有對在那裏的兩位老師的思念,已經漲至一個相當的高度。

                            半個時辰不到,獅櫻也風風火火地朝著東城門趕來,僅是只身一人,倒也頗顯輕松。

                            “師兄,”楚燼首先打了招呼,看著獅櫻兩手空空,不由得好奇問道:“師兄外出公幹,難道不帶些行李嗎?”

                            獅櫻此刻已經走到了楚燼跟前,被楚燼這麽一問,不由得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懊惱道:“呀哈,瞧瞧我這記性,老師身上是沒有煉戒的,自然也不會給小師弟你准備這個東西。來,把你們的行李拿給我吧,回到天鳳城我替你找一個煉戒去。”

                            “煉戒?那是什麽東西?”楚燼果真沒有聽說過這個詞彙,目光看向徐克和古爾,二人也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

                            “煉戒是一種只有煉星師才能使用的儲物戒指,也是按照煉星師裝備的等級來劃分。等級越高的煉戒自然內部的空間也越大,能容納的東西也就越多,傳說中神器級的煉戒更是能夠容納整個世界。像我使用的這只聖級煉戒則有著足足一百立方米大小,裝什麽行李也夠用了。”獅櫻揚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只古銅色的戒指套在他的食指上,沒有什麽裝飾顯得很是簡樸,獅櫻不特意展示的話還真沒看出來。

                            事實上,煉戒這種東西即便是在煉星師的圈子裏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種裝備,更不用要求它的等級了。這種稀少程度導致了同爲煉星師的徐克二十多年來根本沒有聽說過還有這種神奇的裝備存在,作爲普通軍人的古爾就更加沒聽說過了。此刻聽聞獅櫻介紹了煉戒的神奇,眼神中都不約而同地流露出向往之情。

                            楚燼也是心神向往,驚訝道:“哦?還有這種好東西?我一定也要配上一只。不過……這東西很貴的吧?”此刻他的身上可是身無分文,即將回到天鳳城更是不敢當著波塞因的面亂花錢。從獅櫻的話中就能猜出煉戒的價值必定不菲,兩方面的因素令楚燼想買還不敢買,十分的糾結。

                            “放心吧小師弟,波老不會怪罪你的。你的身份可是堂堂親王,又是天賦異禀的煉星師,是楚家未來的希望,怎麽能節儉到連只煉戒都沒有呢?這屬于必需品,又不是亂花錢。回去我帶你去天鳳城的拍賣行尋一個便是,就當是師兄送你的禮物。”獅櫻深知波老的爲人,更知其對待弟子的嚴格是不會因爲弟子的身份而改變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楚燼的猶豫,但要知道那可是曾經在朝會中公然職責楚天大帝不是之人,楚燼害怕他也是有情可原的。楚燼對波塞因的懼怕更加說明了楚燼的聰穎,不是那種恃才傲物,目空一切,貪圖奢侈淫逸之人。

                            “謝謝師兄!”楚燼高興得一蹦三尺高,第一次讓人覺得他其實也僅僅還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心智再怎麽成熟,也難免會有孩子氣的一面。

                            獅櫻見楚燼頭一次這麽興奮,也是跟著高興。他這個小師弟什麽都好,就是太過成熟,心裏總是藏著一些不爲人知的事情,不肯與其他人分享,這哪是一個孩子應該有的樣子?笑道:“走,師兄帶你回家!”

                            “嗯,回家!”

                            雷克爾郡,東北首府天鳳城。

                            “好壯觀的城池!”望著完全由一塊塊花崗岩砌成,中間用水泥牢牢和住的十米高、三米厚的古樸城牆,七米高的實木包著玄鐵城門,龍飛鳳舞般的三個古體文字,終是回歸而來的楚燼由衷贊歎道。牆體上,城門上的凸凹不平,斑駁血迹,勳章般地彰顯著這座城池的古老氣息。曾經想試圖攻占它的敵人的鮮血,數千年的時間也是無法抹去。

                            “小師弟,我們到家了。”應著楚燼的要求的連夜趕路,饒是獅櫻的聖階之軀也是一臉疲憊,說道。

                            不眠不休四天四夜的疲憊在看到了眼前的壯闊之後瞬間被楚燼抛到了九霄雲外,這座走過了無數歲月的古老城池,印證著楚家一步步從這裏走出,最終統一大半天下的鮮血稱雄之路。這裏,是楚家的源頭,是楚家的根。發自內心的敬仰令楚燼對著城門遙遙跪下,緩緩地磕了九個頭,輕聲道:“我楚家的根源,從今日起,由我來守候。任何人想要覆滅這裏,都要從我的身體上踩過。”

                            獅櫻,徐克和古爾默默地看著楚燼完成了這一切,都沒有上前阻止。能夠追隨這樣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倒應該說是他們三人的榮幸了。楚燼的身上,他們已挑不出一絲瑕疵。

                            “我們進城吧。”最後一個頭磕的時間要比之前更久一些,片刻之後楚燼才擡起頭來,莊重地對三人說道。任何一個人剛剛祭拜了自己的先祖,也斷然不會有其他的語氣了。對于這座天鳳城,楚燼心中只有崇敬。

                            天鳳城作爲整個東北三郡的心髒,其城防反倒沒有像楚燼去過的萊茵城和卡洛斯城那麽嚴格,至少在表面上看來是如此。完全沒有任何盤查,僅僅需要繳納每人五個銅幣的入城費,就可以進入這座曆史悠久的古城了。也不是沒有人想過借著這個方便在天鳳城中煽風點火鬧些事情,但都無一例外的失敗了。只要他們剛一做出對城池的安定不利的行爲,就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被城衛軍趕到現場抓捕起來,無一例外。就好像有一只眼睛在上空俯視著整個天鳳城一般,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敢觸這個黴頭了。

                            “那其實是天鳳城防禦星陣的一部分功能,”講到這個奇迹的時候獅櫻給楚燼三人解釋道,作爲帝國官員的他對著這座城市還是有一定了解的,“據說小師弟你們皇室的先祖曾經在整個天鳳城範圍內布下了一座負責保護城池安危的星陣,其防禦能力強大無比,就是連神器都不能輕易破壞。不過真正令人驚奇的是,這都多少年過去了,這座星陣居然像能量無窮無盡一般,依然運行著,真不知道當年的那位大能是如何做到的。”

                            覆蓋整個城池的星陣?持續運轉數千年?來的路上楚燼可是聽說了天鳳城千萬公頃的面積,不由得發自內心的敬佩自己的那位先祖。此番他將要掌控這座城池的一切,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把這座星陣領悟到。如果真的做到了,他可就是名符其實的無後顧之憂了。

                            “師兄,城主府在哪裏?”走在可以八駕馬車並行的寬闊大道上,楚燼直接問起了他們的目的地所在。越是到了最後,他越是難以抑制住自己心中對兩位老師的思念之情。

                            獅櫻呵呵一笑:“我的傻師弟,天鳳城有你這麽個親王,哪裏還有什麽城主啊?波塞因老師遵循著禮制,已經幫你建造了一座嶄新的親王府,就坐落在鳳凰大道最顯眼的位置上。波老與佩恩就以你的幕僚的身份住在親王府裏。”

                            “新建一座府邸?”楚燼皺皺眉,說道,“老師不是最忌奢侈的嗎?怎麽反倒自己先把持不住了?我也不是被慣壞的孩子,弄那麽好的房子幹什麽?我住的地方不漏雨就可以了,那麽金貴的宅子我可住不起。波老爲帝國勞碌一生,那座金屋我就改題個‘執政府’的牌匾,送給他老人家好了。麻煩師兄轉告波老,說睿親王楚燼回來了,就住在那座酒店中,還讓他老人家也按照禮制來觐見小王吧。徐克大哥、古爾大哥,我們走。”楚燼聽得獅櫻所說,頓時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越說越是生氣,最後幹脆用上了敬稱與禮制,甚至不再去所謂的“親王府”。隨手指了一家旅館,徑自朝那邊走去。

                            徐克與古爾對視一眼,還是對著獅櫻說了一句:“對不住了。”向前追上了楚燼的步伐。

                            “這……”楚燼三人走了,留下獅櫻自己站在大道上大眼瞪小眼,他如何也沒想明白剛剛還說得好好的,這怎麽說翻臉就翻臉了?自己說錯了什麽?無奈之下,只好獨自朝親王府的方向走去,打算先將情況報告給波塞因,以他老人家的智慧,一定會明白自己的小師弟爲何無故發怒的。

                            “哦?他回來了?還有著這般反應麽?我知道了,你趕了好幾天的路,也夠累的,先去休息休息吧。”臥在藤椅上的波塞因閉眼說道,也沒有告訴獅櫻爲何楚燼會無故發脾氣,只是讓他下去休息。獅櫻點點頭,轉身離去。

                            “還是不夠沉穩呵……”波塞因終是起了身,站在家徒四壁的小房間中。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旅本�ō費AV毛�Ʌ在���眃 荵包睑網竉女友回家記3小曼大掃除**** 肉欲動做照男主整夜不拔出來紫色貓咪小說九夫虐妻www7080lu.cim類似zxfuli福利社午夜陳麗佳人體256張圖片吱吱渣渣網站霸主的傻兒鯉魚鄉


                            熱門榜單: 蜜糖與砒霜季涼免費美女超大陰口照片後入式撸管專用動態圖男友每晚都要愛愛圖美女動態圖出處lol阿狸黃漫福利圖母畜怪平行世界再深一點我要你快點h父女情深全文閱讀書包被叔叔輪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