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e6fvpv"><ol id="e6fvpv"></ol><ins id="e6fvpv"></ins><pre id="e6fvpv"></pre><q id="e6fvpv"></q><table id="e6fvpv"></table></strong><legend id="e6fvpv"><u id="e6fvpv"></u><tfoot id="e6fvpv"></tfoot><fieldset id="e6fvpv"></fieldset></legend><kbd id="e6fvpv"><em id="e6fvpv"></em><dir id="e6fvpv"></dir><dt id="e6fvpv"></dt></kbd><optgroup id="e6fvpv"><button id="e6fvpv"></button><dd id="e6fvpv"></dd></optgroup><strike id="e6fvpv"><code id="e6fvpv"></code><div id="e6fvpv"></div><i id="e6fvpv"></i><button id="e6fvpv"></button><font id="e6fvpv"></font></strike>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孤血紅塵傳第60章 契約

第60章 契約

很快,流浪詩人吉爾便被從人群中“硬請”了出來。他隨即就受到了應有的禮遇,略懂書寫的他,被臨時征召負責起草這一份四方之間曆史性的契約。 不久之後,一份用灰白羊皮制作的契約便已生成。似乎很滿足于自己的一技之長、能夠在這衆目睽睽之下享受著無比的敬仰與關注,片刻之後、吉爾便已淡忘掉了早前的不愉快。

吉爾首先來到了休紮鎮長的桌前,只見尊敬的學者大人、如同一名習徒一般,莊嚴地在契約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蘸滿了紅柽草制作而成的油墨、然後清晰地在契約按揉下了自己的手印。頓時,只見身後大片人群、一個個露出了歡暢的笑容。

吉爾轉首來到了下方泰格森隊長面前,立即看到了他及身後那一群軍士們一幅幅窘迫的形態。吉爾仿佛明白了什麽,他在泰格森隊長桌前,輕輕地跟他耳語著什麽,並且似乎是反複校對了幾次,這下認真地在契約上填寫上去了泰格森隊長的全名。

爾後,只見五十多歲的老軍官泰格森隊長,竟然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忐忑不安地卻又略顯興奮地、同樣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在紅柽草油墨中似乎居然生怕沒沾滿似、一個手指使勁地在油墨中反複搓按,直到幾乎整個手掌都快全染紅沾滿似的,這才在身後衆多擁擠不堪的軍士那一雙雙興奮急切的眼神中,如同一個撿拾到大寶貝的孩子一樣,狠狠地在自己的名字中按了下去。誰知竟然還是發生了一絲小意外,或許由于手中油墨太多與緊張、泰格森隊長的手印竟然在契約上隱隱地有了一絲位移,頓時、一個渾濁不清卻又如同寬大的指印出現在了他的名字上。瞬間、他那一張老臉漲紅得像一張盛開的鮮花、竟然在這凜冬中流滲出了一滴滴細小汗漬,而身後那一大幫軍漢們、竟然集體如喪考妣一般,傳來了一陣陣惋惜與歎氣聲。

輪到拉多茲家族的法貝茲騎士時,他如同肩負著萬般無奈,抖動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輕輕沾了一點油墨,似乎不帶半點浪費的完成了使命。

最後,輪到了唐爺桌上。吉爾仿佛心有靈犀地來到他的耳前,准備記下他的全名。然而,出乎全部酒館人們意外的是,只見唐爺緩緩地伸出了手、似乎指向了吉爾手上的那支雁毛筆。這一刻間,整個酒館如同被一陣沸騰的風浪吹拂開來,連一向波瀾不驚的學者大人、也睜大了眼睛看向了這一幕。

吉爾如同驚豔的目光如炬、死死地看清了唐爺娴熟的筆尖與飄逸的字體。“唐胨”,他瞬間中牢牢地記下了這個名字。直到他把已經蓋好手印的契約,示意交還給吉爾時。可憐的流浪詩人仿佛才從回味無窮的驚詫中覺醒過來。

最後,吉爾緩緩地簽下了自己的見證人名字及油墨手印,他當衆宣讀的時候,竟然一絲莫名的灰心發現、契約上所有人的字體中,仿佛只有自己的字迹竟然是最缺乏生命活力的。

“謹以祖靈的名義,我們共同簽署如下契約:神岽山脈及以西所有的收獲,將按照如下進行分配……”

在四方各自派出一名代表見證之下、吉爾將羊皮契約平均分割成了五塊,然後一一按照各自的簽名部份遞呈而去。而屬于他這個見證人的那最後一塊,隨即被吉爾收緊緊地藏進了貼身的胸襟處。

直到這時,整個酒館這才響起了無數的雷鳴掌聲與歡呼雀躍。

當衆人的興致終于泄勁緩和下來時,只見在學者大人的示意下,整個酒館再次沉寂了下來。

“大家都已知道百年前那場獸潮傳聞。根據學士府的記載,這次獸潮恐怕事出有因,神岽深山之中、肯定出現了某種驚天的變故。而且,正如大家所一直猜測的,這種變故是造成這次獸災的主要原因。但對我們人族,恐怕未嘗不是一種奇遇。”

“在此我提議,聯合組建一支冒險隊。爲此,我們杜倫鎮准備派出五十名經驗豐富的鄉民。”休紮鎮長看了四周衆人一眼,他繼續不動聲色地說道。“而且,我的這幾位高級武者朋友,都自願一起參加這次冒險。”

衆人陷入了集體的沉思之中。收益分配是一回事,而組織冒險隊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一回,最先表態竟然是泰格森隊長,他似乎很不願意繼續呆在這種沉悶的壓抑了。“軍隊護國守土職責所在,我們願派出五十人,三十名老兵與二十名新兵、剩余的人負責全鎮防衛。而且,我們帶來了二架軍用弓箭,足以應付大多數獸類進攻。”

“好,我拉多茲家族派出四十人護衛,裏面有十名騎兵可做偵騎。”法貝茲騎士眼神中、似乎有了一種仇恨在內。正如外人所不知的,那名“失蹤”的護衛隊隊長、正是他的獨子。

“如此,我們願意派出五十名武者。同時,我建議,那些流浪的武者、願意自動加入者一律接受。”

“好、唐爺夠義氣!”酒館外,頓時傳來了陣陣喝彩聲。沒有人願意被排除在外,即使明知有風險,但畢竟這一個多月裏的奇異平靜,並非每個人都是甘願寂寞與不去思考的。

“唐爺、請你擔任隊長。不知諸位是否同意?”休紮鎮長又緩緩地提議道。

只聽泰格森隊長那豪爽的聲音響了起來。“本隊長與法貝茲騎士都不善荒野探險,唐爺就請不要推辭了。”泰格森心裏非常明白,眼下杜倫鎮殘留存活下來的幾支冒險隊、已經隱隱地組成聯盟並且全由唐爺一手掌控了,若論野外探險,真正的行家是他們。而且,若非自己帶領王國軍隊一方的突然加入,杜倫鎮的主宰必將在休紮鎮長爲首的族老本土勢力與冒險聯盟二者間決出。內心中、他有了一份拉攏冒險聯盟的示好之意。

一番商議之後,整個酒館的氣氛逐漸變得融洽與熱烈了起來,酒席上酣醉如狂的人們在觥籌交錯中變得稱兄道弟、勾肩搭背,一片杯盤狼藉。原本存在間隙與爭鬥的四方勢力、不管是否熟悉與抑或陌生,似乎在這一紙契約的共同利益捆綁束縛下、開始演澤成彼此緊密地熟知與歡聚在了一起。

望著酒館中一幕幕喧鬧與豪放的友好場面,流浪詩人忍不住內心中感慨萬端了起來。他突然莫名地看到了一個身影,酒館中那個幾乎已經被人完全遺忘的啞巴漢子、居然也出現在酒席中,正孤孤單單地一人獨酌飲酒,而同樣獨處一人的他、于是忍不住走了過去。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叼嘿動態圖讓人的叼直早乙女露依2017無碼多人群交17p孵蛋網糖糖幼女愛愛免費視頻2014手機基地你懂得的七夜狂愛完整版書包網2017預計下馬一受多攻同做全肉我們立足于美利堅聯衆國爲


熱門榜單: 亞洲天天套圖亞洲免費gv在線網站名偵探柯南小蘭黃漫張柔之放縱的青春妻子公交系列小說我和三個小女孩全文綠帽吃別人剛射過精的三通服務什麽意思宮都涼花女明星尿急尴尬圖片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