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3wn6f4"></b><sup id="3wn6f4"></sup><dd id="3wn6f4"></dd><dt id="3wn6f4"></dt>
        1. <div id="3wn6f4"><em id="3wn6f4"></em><address id="3wn6f4"></address><thead id="3wn6f4"></thead><dir id="3wn6f4"></dir><option id="3wn6f4"></option></div>
            • <sup id="144h2r"><blockquote id="144h2r"><small id="144h2r"></small><tr id="144h2r"></tr><sup id="144h2r"></sup></blockquote></sup><ul id="144h2r"><tr id="144h2r"><i id="144h2r"></i><small id="144h2r"></small><acronym id="144h2r"></acronym><span id="144h2r"></span><th id="144h2r"></th></tr><q id="144h2r"><bdo id="144h2r"></bdo><optgroup id="144h2r"></optgroup><abbr id="144h2r"></abbr><pre id="144h2r"></pre></q></ul><div id="144h2r"><ol id="144h2r"><pre id="144h2r"></pre><strike id="144h2r"></strike><thead id="144h2r"></thead><code id="144h2r"></code></ol><em id="144h2r"><tr id="144h2r"></tr></em></div>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孤血紅塵傳第76章 問吟

                  第76章 問吟

                  一眼望去,整個一片灰蒙蒙霧雪籠罩下的白皚蒼穹,顯得如此的凋零與淒婉。一支在峻嶺荒野雪地上被拖曳出如同一條黑帶急馳行走的武裝隊伍,正在人慌馬亂中向著神岽古山脈深處蜿蜒伸長而去。 這是救援隊伍出發以來的第三天,也是距離收到凱娜騎士的求助信息後的第四天。休紮鎮長佝偻著身軀、坐在一頂西域特有的二人小轎裏正在雪地上痛苦地顛簸著。

                  臨近晌午時分了,擡橋中的他思緒萬千、卻同樣無法阻擋住這來自嚴酷寒冷天地中的生命摧殘。盡管已經派出了將近三十名經驗老練的獵戶與偵哨們聯合組成的前鋒隊伍,但似乎仍然不能在這一望無際的冰天雪地中、給整個隊伍探索開拓出一條像樣的道路。

                  正當他要糾結于是否讓這一支疲倦的隊伍停頓下來時,他猝然察覺到外面停止了移動。而同時,一陣異樣的喧嘩正如同一股波紋席卷過身邊。

                  前面傳遞而來的音訊,幾乎令所有人都忍不住紛紛探頭探腦了起來。一具被凍僵的騎士屍首連同他的馬匹,被前鋒的偵哨們發現在了雪地中。

                  當初級學者在雪地中蹒跚著來到現場時,拉多茲家族的主事正緊張地對那死去的馬匹口腔足蹄處四處搜索著,當他悲傷地擡頭時、一眼看到了在風雪中蒼老身軀不時搖晃著的休紮鎮長。

                  “從馬匹的檢查情況來看,這是活活累死的。一般來說,至少連續八百裏長途奔襲才會導致我們家族的馬匹暴斃。”他緩緩地停頓了一下,“如果考慮這種風雪天氣,恐怕至少要有五、六百裏長途急馳距離。”

                  年邁的初級學者順著馬首方位望去,正是隊伍一路而來的遙遠東方。

                  “在此休整片刻,准備急速增援!”休紮鎮長陰沉著臉色,轉身頭也不回地下達了命令。他的內心處,已絲毫沒有爲自己前途與責任的擔憂,越來越驚懼的他不禁凝重了起來:難道,冒險隊遇到了真正的獸潮危險?他內心處隱隱地産生出一種悔恨,或許自己不應該耽擱了整整一天時間才整隊出發。

                  四名年老的獵戶與武者們,正從密集的人群旁中排列成四個方位走了出來。在四周數百雙寂默眼睛的注視下,紛紛動手梳理著凍僵死者的衣冠面容,那是一個年青的騎士。轉眼間,一個冰雪堆砌而成的墳茔便已緩緩地伫立在衆人的眼簾中。

                  拉多茲家族的主事雙手平端著的一個酒葫蘆,他在風雪中艱難地拔出了軟塞、一川細小清流緩緩地傾倒在了雪堆墳頭。突然,從四周亞迪斯王國馬蹄嶺守備隊中、首先響起了一聲低沉的斷點續傳、隨即如同集體傳染了一般,瞬間四周烏壓壓的人群中無數粗犷、高昂的聲音紛紛彙聚加入了進來。

                  一首流傳已久的古老戰士哀歌、正隨風飄揚在了空曠的荒野風雪中。

                  “我願是一條急流,是山間的小河,穿過崎岖的道路,從山岩中滾過。我願是一座荒林,坐落在河流兩岸,我高聲呼叫著,同暴風雨作戰。我願是城堡的廢墟,聳立在高山之巅,即便被輕易毀滅,我也不懊喪。我願是一所小草棚,在幽谷中隱藏,飽受風雨的打擊,屋頂留下了創傷。我願是一塊雲朵,是一面破碎的大旗,在曠野的上空,疲憊地傲然挺立……”

                  當天色即將變得陰蒙傍晚時分,第二具死亡的騎士連同馬匹在數十裏開外再次被發現了。正從這一人一馬冰冷屍首身畔靜悄悄急速走過的整個救援隊伍人群,幾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流露出了一種哀恸與心悸的神情。

                  夜已深,整個救援隊伍正連夜挑舉起了無數的火把、如同一條火龍照亮著四周灰暗的塵野,急速地向著神岽深處繼續急行著……

                  此時此刻,那一座由隱約數道低沉呼吸並已完全被淹沒在漆黑夜際的孤零營地中,昏厥了三個晝夜之久的海達終于睜開了眼睛。身邊的泰格森隊長與法貝茲騎士正一左一右正把他夾在中間平躺在了一起,二人似乎徹底地昏睡了過去。

                  他渾然不知的是,經曆過接連五個晝夜的生死撕殺惡鬥之後,自從昨晚橙黃染金色的蒼狼獸王離開之後,身邊的人群在這將近一個晝夜之中、仍然集體陷入了徹底的昏迷之中,至今尚無一人覺醒而來。

                  海達艱難地扭動著頸椎一分一毫,然而這些細微的動作,似乎都能帶來那痛楚萬分的感覺。他想張口叫喊身邊的人群、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如同被死死地壓抑在了冰冷的地層之下,任憑自己如何努力、都無法抵擋超越住那呼嘯而過的冷冽寒風的聲威。

                  終于,精疲力竭的他放棄了任何動作,他絕望地察覺到了四周傷殘敗落情景與無數的死亡氣息,一種不由自主的生命倒計時絕境恐懼油然而生。即使多年以來、他早已習慣于沉默寡言與形影相吊,然而、這名一向孤零的高級射者還是清晰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種生命寂寥與人生苦短。隱隱地,一幅幅故土家園景色、一個個鮮活親人面容、一幕幕漂泊流浪往事……什麽也不用說、什麽也不去想,正隨風飄零在這片淒風悲雪的荒野夜際中。

                  荒野、寒夜,一雙垂死掙紮的眼神、正無力地望著深邃的灰霾塵際,慢慢地陷入了一種僵化的意識錯亂與靈魂遊離之中……

                  而在遙遠西陲的神岽古山脈荒蕪深處、昏天黑地的夜幕中,那條原本喧囂的瀑布上方的溪澗處,成千上萬頭獸類,正緩緩地退縮出那片洞穴口處。而原本伫立峰巒山崗上的蒼狼獸王、正抖動著渾身的那耀眼的淺金黃色毛發,一步一步沉穩地靠近了溪澗旁的那一個洞穴。

                  整個溪澗洞穴處,所有的獸類都遠遠地撤離出了洞穴口數百步距離。唯有通道裏那一頭仍殘留奄奄一息的變異蒼狼,苦苦地深陷在了狹窄通道之中、並被活活地卡住瀕臨垂死掙紮一線。

                  抵近幽深的洞通口,蒼狼獸王的靈識仿佛能夠自由的進出一般。它緊緊地鎖定了紋絲不動的小男孩的身軀與氣息。一道如同渾厚的聲音如同穿越穿透過無數的空間裂隙,聲情並茂地回響在了小男孩那緊緊封閉的靈海上方。

                  “你是誰?”

                  “你爲何能夠聽懂我們獸類的言語?”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風流老師螞蟻爬洞絕配母仔情1-9鄉村亂情第十七部25海賊王hentaì女帝小騷受從軍記林小喜二免費閱讀日本系列第_1頁_aallnn停不了的愛 magnet彩漫媽媽是我的玩偶gif動態圖長汙連續的


                  熱門榜單: 美女圖片131美女圖片嗯嗯熱真人男女啪啪啪視頻達爾蓋旗幟地址1024277影城公車亂欲小說短篇種馬小說肉戲多h版電影迅雷下載種子穿戴蝴蝶小說lovefou愛否圖庫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