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5axtxo"></label><option id="5axtxo"></option><blockquote id="5axtxo"></blockquote><form id="5axtxo"></form><noframes id="5axtxo">
        <pre id="5axtxo"></pre><optgroup id="5axtxo"></optgroup><ul id="5axtxo"></ul><fieldset id="5axtxo"></fieldset>
          <blockquote id="5axtxo"><q id="5axtxo"></q></blockquote><b id="5axtxo"><big id="5axtxo"></big><li id="5axtxo"></li><span id="5axtxo"></span><small id="5axtxo"></small><span id="5axtxo"></span></b><blockquote id="5axtxo"><noscript id="5axtxo"></noscript><dt id="5axtxo"></dt><style id="5axtxo"></style><code id="5axtxo"></code></blockquote><sup id="5axtxo"><b id="5axtxo"></b><b id="5axtxo"></b><noscript id="5axtxo"></noscript><span id="5axtxo"></span></sup><option id="5axtxo"><tt id="5axtxo"></tt><noframes id="5axtxo">
                    <center id="d9pinp"></center><dl id="d9pinp"></dl><ul id="d9pinp"></ul><kbd id="d9pinp"></kbd>
                    <noscript id="k5s1wm"></noscript>
                        •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風華第四十六章 終曲!終曲!(二)

                          第四十六章 終曲!終曲!(二)

                            鳳羽震長空,巨鯨駭浪湧。劍奏悲歌起,誰步地獄途。

                            邪鳳,巨鯨,絕劍,三道極招,三種極端,各演生死決然。極招相碰刹那,轟然巨響震蕩寰宇,氣流滾卷,氣勁橫掃狂瀾,暗紫碧藍血紅三色奇芒橫**亂舞爭晖奪豔,好似極光絢爛,蓋霓勝霞。

                            絢麗瑰琦的氣芒虹霓中,無窮巨力如亘古巨神怒然按下的神威一掌,以三人爲中心,撼動地勢,摧移地形,生生開出百道裂痕深溝,整個水榭一覽亦因如此巨力而扭曲丕變,化爲一片不堪廢墟。

                            疾馳而來的天羅,方踏入戰場,便感一陣天搖地動,隨後狂風勁浪洶湧撲襲,若非其**力深厚恐怕難以立足片刻。立足之際,一道黑色怪影受到勁爆**,徑直翻轉飛來。

                            天羅眼神一凜,左手隨手一掌甩出,將飛來怪影掃落到一旁地上,眼角一瞥,卻是一陣驚奇,那道怪影正是彌離。

                            雖是深感驚奇,但因心系水無染生死和自身自由,天羅趕忙凝神聚目,一觀戰局形勢,同時提元納氣,准備時刻應對一切惡兆。

                            極招過後,三人各持一方,緊鎖彼此身形,無動無靜,無聲無息,狼藉混亂的戰場上,沉寂與死靜壓迫空間,碾壓心靈。

                            頹廢的煙塵在沉靜中孤獨飄落,迷茫了人心,迷茫了勝負,迷茫了生死。時間,仿佛在此刻縱慢。

                            靜默中,突聽“額”的一聲悶哼,念殘想嘔出一口鮮紅,率先打破沉靜,體力不支的身軀憑借著頓地傷華勉力支撐,不至跌倒于地。淩亂的灰發沾染斑斑殘紅,落拓中夾帶些許淒豔。

                            “劍偏一寸,傷華頓地,還你昔日救命之情。惜夢神姬,從今以後念殘想再也不欠你什麽了?”左手拭去嘴邊血迹,冰藍色的眼眸中閃爍著如冰決然。

                            “那一劍你果然是故意刺偏,打算一劍還一命嗎?可惜了,她未必會領情啊。”水無染道。

                            “哼!”惜夢神姬冷然一哼,道:“廢話少說,無聊的言語再說多少也不過是你們死前遺言。方才那招未能取你們兩人性命,確是讓本宮驚異了。可惜,你們今日終究難逃一死,納命來吧……”就在舉手欲殺一瞬,惜夢神姬驟感氣血翻湧,頭暈目眩,四肢漸覺無力,**真氣瞬間爲之一滯,難以調動分毫,一身**力竟是盡數被封。

                            惜夢神姬驚疑怒道:“吾之**力?水無然,你竟能封住吾之**力,該死的病夫看來本宮倒真是小觑你了……”話音未落,怒氣牽動傷勢,惜夢神姬猛地**一口濁血,向後連退數步,方才勉強站定身軀。

                            水無染劍鋒一指,道:“滄浪潮騰鯨掀天,在守在封不在攻,守己周身不損,封敵筋脈丹田,致使真氣內元如化虛無,無氣無力再戰。你曾說我是困獸之鬥。現在,你我誰又是困中之獸?”

                            “哈哈哈哈哈……”惜夢神姬蓦然狂笑,嬌軀搖曳,銀發飄揚,絕豔中夾伴癫狂淒厲與傲氣決然,“虎落平陽仍是虎,鳳斷雙翼仍是鳳。本宮豈能做頹廢頹廢困獸,水無染,你的劍可千萬別讓吾失望。”

                            傲氣言語響動四周,雖是回天無力,但與生俱來的驕傲,依舊不弱分毫。

                            “你之驕傲讓人傾佩。我劍明了了。”水無染由衷一歎,目光凜然,劍光凜冽,覆海鯨鋒徑直刺出。劍鋒撩動風吟,借由風聲傳唱出死亡音符。

                            惜夢神姬傲然而立,即便風音劍律響蕩耳畔刺劃心髒,仍是不爲所動,仿佛那近在咫尺的收命一劍不過是渺渺浮雲,縱是能在**上留下痕迹亦是微不足道,傷及不到靈魂上的高貴與驕傲。

                            劍,近在眉睫。命,歸于一瞬。

                            然而,就在劍迫咽喉寸尺之際,天際乍然一蕩,一道雄渾劍氣貫穿九霄,震動天地襲來,目標直指水無染。

                            強沛劍氣來得迅疾,來得強悍,壓得地面土石碎成塵粉。強招臨身,水無染不及多想,回身轉劍,覆海鯨鋒鯨吟鳴唱,行劍抗招。

                            “轟”,劍招相交,氣浪噴湧,勁倒乾坤,強悍劍氣強得令人驚歎,覆海鯨鋒承受不住雄勁**,乍起脆響,折中斷裂。劍鋒迸斷,勁不消減,水無染催不及防之下,難擋雄勁,口噴鮮血,倒跌飛出,渾身上下傷上加傷,筋脈骨骼如欲斷折,想要起身卻是咽喉一甜,再嘔出一口鮮血。

                            同一時分,不待念殘想,天羅兩人有所動作,天外一道血色光影夾帶洶湧氣浪疾馳飛掠,徑直沖向惜夢神姬。血光之下,惜夢神姬眼前一花,周身麻痹,尚未回過神來,已被來人封住穴道,挾持飛離戰場。

                            眼前一切,盡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得讓人無法回神,只能眼睜睜看著血芒在天際刻下血痕,穿梭霄漢,極速離去。唯留痕迹空挂長空,宛如天之傷痕。

                            慘烈一戰,莫名結束。如碧空長痕,來得莫名去得莫名。

                            念殘想回過神來搶在天羅之前將水無染扶起,左手抵至背後,運**助其緩解傷勢,同時眼角余光暗盯天羅,充滿懷疑與不信任。

                            受到念殘想相助,水無染緩緩吐出**瘀血濁氣,拾起斷裂的覆海鯨鋒,輕咳一聲,輕歎道:“好劍法,好心機。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一戰,我敗得無話可說。”話音落,又是咳嗽數聲,病態般蒼白的臉龐此刻更加慘白如霜。

                            念殘想瞥了眼覆海鯨鋒,當目光掃到斷裂處時,心神陡地一怔,那劍鋒斷口處遺留的劍痕,竟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凝望劍痕,心中似有所想但又不敢確認。

                            似是感到念殘想異常之處,水無染亦將目光放在斷口劍痕上,一眼觀去,竟然亦是爲之一怔,不禁失聲道:“這……怎有可能!”

                            正當兩人各自驚詫之時,天羅來到水無染面前,道:“天幕戰力盡數瓦解,惜夢神姬也慘敗收場,你答應我的事應該兌現了。”

                            水無染收回目光,淡然一笑,道:“我早已爲你想好了解決身份的辦法。這塊令牌給你,從今以後無論是南神州還是東西中北四神州,你都可以暢通無阻。可以說,你自由了。”說著從懷裏取出一塊兩面雕刻水紋的玉牌,鄭重放在天羅手裏。

                            “痛快!真是痛快!”天羅反複看了玉牌兩眼,將之反手揣入懷內,道:“水無染果真信人也,此玉牌到手,也不枉我在惜夢神姬面前做牛做馬這麽久。你我青山不敢綠水長流,告辭。”言罷,轉身大笑離去,身影消失在路之盡頭。

                            眼角余光掃了眼道路盡頭,念殘想冰藍色的眼眸自劍上收回,將目光嚴肅的投向不知名的遠方,“多余的人已經離開。關于方才那道劍氣你有何看法?”

                            水無染收好斷裂的覆海鯨鋒,神色凝重道:“十六個字,驚鴻裂宇,震撼天地,山嶽難阻,駭浪難隔,觀劍氣而知此人**力必是已臻絕頂,放眼天下少亦是有人能與之匹敵。所幸此人目標只在救走惜夢神姬。否則你我怕是凶多吉少。”

                            念殘想微一沉吟,顯然沒有料到水無染會給予如此高的評價。自己雖然通過劍氣看出那人必定身手驚世絕塵,卻不能如水無染這般看得如此細膩。經驗與閱曆的差距果然非是一朝一夕便可彌補的。只是,那人不下殺手真的是因爲志在惜夢神姬嗎?那股熟悉的感覺是怎麽回事?水無染那聲失語又當如何解釋?

                            正自思索間,水無染右手一揚,一道氣勁沖天迸爆,好似盛放煙花,璀璨耀目。幾在同時,整個水榭一覽內數道氣勁齊向天空躥出炸放,以絢目華彩之姿回應水無染煙花奪目。隨後,一道黑影迅疾躥出,帶走倒在地上的彌離。

                            望著漫空絢麗和離去黑影,水無染略微滿意的點了下頭,道:“你的朋友們已經安頓好了,不去看看他們?你也好順便休息一下。”

                            “朋友?”念殘想喃喃自語道:“我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

                            “嗯?”水無染輕疑一聲,饒有趣味的道:“霜若寒不算是你的朋友嗎?化爲彌離獸身的席天應不算是你的朋友嗎?那個你特意叮囑我暗中派人保護的赤雨晴不算是你的朋友嗎?你又何必讓自己表現得如此疏情冷漠。”

                            念殘想冷冷一哼,道:“我只是不想欠他們人情罷了。感情,劍道上的枷鎖。我不會被它束縛,也不可能被它束縛。”

                            “無情的劍道,終會令你沉淪在無情的殺戮之中,化爲劍下凶獸,只知嗜血與殺戮。即使如此,你仍要選擇這條路嗎?”水無染一字字認真的說道。好似一位慈父在對任性的兒子進行勸告說教,言辭口吻中滿是無盡的溫情與關心。聽得念殘想一時間不知如何作答。想不到對自己來說只是合作關系的水無染竟會對自己說出如此一番話了。是真情還是假意?誰又在乎呢?

                            對視著水無染深切的目光,念殘想眼眸中泛起冰冷的嚴寒,“我之劍道,由我自己掌控,即使天崩地裂也不能改變分毫。”話落一瞬,劍氣劃地留痕,傷華輕吟回鞘,唯在兩人中間留下一道深深劍痕,好似要與那消失的天之傷痕遙相呼應,化爲地之傷痕。

                            “這一劍你熟悉嗎?”

                            “這……”看著地上劍痕,水無染一時不知如何言語,說或是不說,在這一刻變得如此難以選擇。

                            “怎麽?不願說嗎?那就由我來說吧。”念殘想右手輕按劍柄,怒火染眸,道:“這一劍雖在強度與力度上無法與救走惜夢神姬那一劍無法相比,但在本質上卻是一般無二,內中原由,不用我多說你也清楚,它們根本就是同根同源。水無染,你們兩人一殺一救,真是趣味啊。”

                            水無染黯然歎道:“關于你師尊的事,我心中也是疑惑重重,如置雲夢。但是你可以放心,此事我定然追查到底,給你一個交代。”

                            “不必了。我自己的問題,我自己解決。傷華的奏鳴,將予我最正確的答案。”說話間,傷華鳴動,如泣如訴,似挽歌淒咽,若哀歌悲怆。嗡嗡之鳴,與耳畔勾勒描繪出世間傷情之華美。

                            望著漸行漸遠的身影,回想漸行漸弱的劍唱,那在嘴邊組織勸解的話終究是沒有說出。明明話在齒間,卻是因劍吟鳴唱而莫名哀悸,唯有空望遠影似緩實急離去,直至消失不見。

                            罷了,罷了,即使說了,他會聽嗎?水無染自嘲一笑,咳嗽兩聲,“出來吧,我知道你早就已經來了。你的隱身藏息之法瞞得過念殘想,卻瞞不過我。”

                            話音一落,自一片虛無中緩緩邁步走出一個身材魁梧的國字臉大漢,左眼處一道刀疤斜劃至嘴邊,配上濃密的絡腮胡子,真是一幅狠辣的土匪臉孔。

                            若是念殘想仍在這裏的的話,一定可以認出這人就是當時給水無染趕車的那位。

                            來人躬身施了一禮,道:“先生,你對那念殘想當真的太過縱容了。”

                            水無染道:“燎,你不懂。我欠他的今生今世恐怕都償還不清了。那孩子性格易走極端,此次回歸寂嶺一個不小心怕就要劍走偏鋒了,我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燎緊鎖眉頭,道:“先生,您要去寂嶺?不,絕對不可以,您與惜夢神姬一戰已令你元氣大傷,若再與幕雨冥交手,恐怕,恐怕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我意已決,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裏,水榭一覽和念殘想的朋友們就交給你。若是有人問起我,你便說我在閉關療傷,概不見客。”話落同時,水無染身化一道藍芒,急速朝寂嶺方向飛去,務必要在念殘想之前趕到寂嶺。

                            遙望化爲星點的光影,燎心中暗歎,先生,你做的已經夠多了。

                            00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徐韻嬌徐韻婷2全文翹臀少婦內射50pfreem44ovies少兒兩個大jb體育生老公黑人草中國人視頻播放嗯啊你個磨人的小妖精jijzzizz母親中國壞壞木木木集百萬潮流奴隸教師由利子納屋下2017cos av 番號大全


                          熱門榜單: 狼人帝國綜合幹人人射最善良的12星座女排行動漫女孩內急憋尿圖片豔欲小說公公幹兒媳婦女王調教男奴的做法巨嬰老婆洗澡母子天天影院帕帕帕姿勢48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