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r9pjod"></code><blockquote id="r9pjod"></blockquote><dd id="r9pjod"></dd><ul id="r9pjod"></ul>
              • <strong id="s0fvuf"><form id="s0fvuf"></form><del id="s0fvuf"></del><dd id="s0fvuf"></dd><address id="s0fvuf"></address></strong>
                <dl id="s0fvuf"><strong id="s0fvuf"></strong><small id="s0fvuf"></small><optgroup id="s0fvuf"></optgroup><fieldset id="s0fvuf"></fieldset></dl><center id="s0fvuf"></center><legend id="s0fvuf"></legend><strike id="s0fvuf"></strike><strike id="s0fvuf"><legend id="s0fvuf"></legend></strike><dt id="s0fvuf"><code id="s0fvuf"></code><optgroup id="s0fvuf"></optgroup><acronym id="s0fvuf"></acronym><table id="s0fvuf"></table><dd id="s0fvuf"></dd></dt>
                1.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第三者在一起

                  在一起

                  女人是一種很難琢磨地生物,這話一點不錯,而且在俞知閑看來,他有幸娶到了這世界上最最難琢磨的一個。當他清早出現在客廳的時候,他的妻子已經全副武裝地矗立在那裏了。不管她有多少富家千金的惡習,但早起卻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習慣。她穿著一件白色的厚毛衣和一條合身的藍色帆布褲,頭發被盤成了一個精巧的髻,一條淡藍色的發帶穿過她的耳朵在發髻下打個結,看起來就像是歌裏唱的粉刷匠。

                  只見夏夜雙手叉腰,正用一種仇視地眼神盯著面前的紅色沙發,以至于俞知閑擔心她隨時會沖上去,用牙啃掉沙發的每一寸表皮。

                  “那是我朋友送我的禮物。”俞知閑將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裏,斜靠在門框上隨意地打量著夏夜,他見過她酒醉後熱情的模樣,也見過她身穿禮服的端莊模樣,但他始終認爲當她生機勃勃的樣子最爲迷人。俞知閑覺得自己像個傻瓜,因爲他正全心期盼著夏夜能像之前無數次那樣,在陽光下沖他燦爛地微笑。

                  但現實是殘酷地,上帝連這一個小小的願望也不打算滿足俞知閑,夏夜轉過了頭,但臉上並有任何想要微笑的意思。事實上,她看上去也並不是那麽生機勃勃,她的雙眼微微有些腫,在眼眶下方還挂著兩道深深的黑色印記。如果那是一夜無眠的證據,那俞知閑認爲自己看上去應該不比夏夜好多少。

                  “你確定你的朋友真的喜歡你嗎?”夏夜有些尖刻地說。隨後走進廚房端出了早餐,他們昨天在來這裏的路上在一家小賣部買了點食物,種類不多,但簡單應付應付還是可以的。

                  俞知閑對夏夜的順從感到吃驚,他沒想到她會早起做早餐,更沒想到她居然如此的平靜。

                  夏夜坐在原木色的餐桌旁,一邊咽下自己手上最後一口面包,一邊瞥了眼正在往嘴裏送煎蛋的俞知閑,她清了清嗓子盡量友善地問道。

                  “喜歡我做的煎蛋嗎?”

                  “不錯。”俞知閑幾乎是連頭也沒擡就應了一聲。

                  夏夜邪惡地挑起了一邊的眉毛,看上去就像個壞女巫。

                  “那就好。”她說,“我在裏面吐了唾沫。”

                  俞知閑猛嗆了一下,劇烈地咳嗽起來。他早該知道她不會一夜之間變成天使的。

                  “如果你決定要在這裏住一段,那就住一段,但我們必須約法三章,我做了飯,所以你得洗碗,如果我洗了衣服,那地板就要由你來擦……”

                  “你到底在雞蛋裏吐了唾沫沒有?”俞知閑看上去就要發狂了,但夏夜卻丟給了他一個非常可愛但又極度可惡的笑容。

                  “別問了,親愛的,你知道真相往往是肮髒的,也許是更肮髒的?”

                  一種憤怒的咕哝聲從俞知閑的嗓子眼裏冒了出來,但夏夜裝做什麽也沒聽見,繼續著她的話題。

                  “超市購物我們可以一起去,當然,我負責從貨架上拿東西,你負責付錢和拎東西。說實話我對家務不怎麽了解,還有什麽要做的嗎?”

                  俞知閑那雙冷冰冰的眼睛緊盯著夏夜,這不禁讓夏夜的心漏跳了兩拍。但她故做冷靜告戒自己:注意了!還在冷戰期,絕對不能先于敵人投降。

                  “還有,暖氣壞了你知道嗎?”夏夜突然說,“昨天晚上我凍醒了好幾次。”

                  其實真正讓她感到寒冷的是她孤獨的被窩,她不知道俞知閑在一牆之隔是否能夠安然入睡,反正她是做不到的。

                  “我剛才打電話給修理工了,但他們要後天才能趕來,所以今天晚上還得忍忍,或者一會兒我去鎮子上再買兩條羽絨被。”俞知閑將剩下的一點雞蛋丟到了一旁,從結婚以來,他們很少能夠在一起吃一頓正兒八經的早飯。夏夜不喜歡吃早飯,常常一杯咖啡了事,而他則習慣于在陶醉墨的店裏解決。這樣的早餐,對他們來說居然是第一次。俞知閑和夏夜不約而同地在心中想到,他們真是一對兒不怎麽正常的夫妻。

                  “哦,兩條。”夏夜嘲諷地笑了一記,“看來你打定主意要和我劃清界限了。”

                  俞知閑緩緩地站了起來,他的雙手按在桌子上,雙目直視夏夜。

                  他們僵持著,對視著,夏夜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討厭過俞知閑的眼睛,在他的目光下她看上去是那麽的軟弱無力。

                  “我們在一張床上會忍不住做|愛,然後把所有的問題都遮掩過去。”俞知閑說道,“我現在還搞不清楚該怎麽對你。”

                  “你是說你還不知道應不應該原諒我嗎?”

                  “這不是原不原諒的事兒,我是有些生氣,但是現在不了。”

                  “那爲什麽要和我睡在兩張床上?”

                  俞知閑用盡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擁抱夏夜,她看起來是那麽的委屈!他的目光滑過她緊抿的嘴唇,他早已知道那溫潤的弧度有多適合接吻,雖然大多數時候那張嘴裏吐出來的字眼一點也不溫柔可愛,可只要想起她開心地叫他名字的那一瞬間,俞知閑立刻能夠感覺到心中的喜悅。他命令自己挪開目光,直視她巧克力色的眼睛,他察覺到那對眸子偷偷地閃爍了一下,試圖隱藏自己的害怕,這讓俞知閑覺得有些好笑和安心,好笑的是她居然爲了分房睡這樣的生氣,安心的是,他明白她也是需要他的,比他想象得更需要他。

                  “我喜歡你。”俞知閑平心靜氣地說道,“同樣的,我也很在意我的兄弟和母親,雖然他們和我算不得多親密,但是血緣這東西就是這樣,恨得時候恨死,但真得看著他們一落千丈,又是不可能的。”

                  “你想幹什麽?”夏夜揚起腦袋問道,她有些緊張起來,本能地害怕俞知閑接下來的話。

                  可俞知閑只是說:“我想等風平浪靜了再回去,就是這麽簡單。”

                  “你是說,讓這一切按照他自己的軌迹走下去,而我和你都不參與其中”

                  “我不希望我哥哥恨你,或者你恨我哥哥。”

                  “可我和你哥哥早就互相看不順眼了。”

                  “那不是一碼事。”

                  俞知閑立直了身子,用一根手指刮了記夏夜的鼻尖。

                  “那是逃避。”夏夜說。

                  俞知閑打開了水龍頭准備洗碗,聽見夏夜的話,忍不住回頭笑了一下。

                  “狗屁。”他說,“積極面對這種話也就心靈雞湯裏用用。”

                  ======================================

                  冬天的小鎮蕭索的叫人犯困。他們去店裏買了新被子,隨後去集市買了菜,便一起回了家。俞知閑告訴夏夜,這個地方是他一時興起買下來的,房子後面有一大塊農場,現在包給了別人栽種,俞知閑曾幻想著有時間的話就來這裏享受享受安靜的生活,種種莊稼,再養點牛馬什麽的,不過這始終還只是幻想。

                  夏夜不喜歡鄉村的泥濘,但她承認,偶爾過來住上一兩天也並非是不可忍受的。

                  她窩在沙發裏,隨手拿起桌面上堆放著的過期雜志,書頁泛黃,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她隨便翻了翻便放下了。

                  俞知閑不知從哪裏找來了幾塊木頭,突然興起想要做點什麽。他脫掉外套,只穿著一件寬大的羊毛襯衫,手拿木工刨子,弓起身子在一條長木板上來回的推送。不時停下來,蹲在木條邊查看是否平整。

                  陽光照在了他的頭頂上,燦爛溫暖。就好像水晶球裏的景象,翻個個兒,搖一搖,就會有夢幻般的雪花從天而降。

                  夏夜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很專注,根本沒有意識到她的注視,她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硬朗的側面,觀察到他的鼻子和眼窩勾出了一個好看而又陽剛的弧度,而他的嘴唇不自覺的緊抿著,像個面對大考正發愁的男生。

                  夏夜的心突抽動著,眼前的一切真原始,真簡單,若他們都喜歡這樣的生活,結果一定會很完美。可她對這裏的喜歡是那麽有限,她只是喜歡他,這樣夠嗎?

                  “我們這樣躲起來似乎有點太不負責任了?”

                  她靠在窗前問他,而他擡起頭笑笑,抹掉了木板上的鋸木花。

                  “那不是我們的責任。”俞知閑一邊喘氣,一邊推動刨刀,將木板上的不平處給磨平了,“你待煩了?”

                  俞知閑擡頭問。

                  可她搖搖頭說沒有,她不煩,她喜歡這樣看著他,讓她想起,除卻那些瑣碎的雜事,他們彼此之間是真真正正地相愛的。

                  她回到廚房裏,試著做飯。其實這裏的情況比他們正真的家糟多了,這裏只有一只烏黑的炒菜鍋,一個破舊的煤氣竈。而家裏有各種各樣的鍋碗瓢盆,還有不同火力的竈具。可在家裏,她從來沒有想過要給俞知閑做飯,他們總是有太多的選擇,出去吃,叫外賣,或者叫上朋友湊個邊爐。

                  但是在這裏不同,他們不得不自己動手,她不得不用做好了指甲的手指去碰那油膩膩的把手和鍋鏟。但她迅速地適應了,甚至還滋生出了一點點小小的好勝心,她想試試自己能不能做出可口的東西讓俞知閑食指大動,在她的想法中,如果她能組織好一場賽事,管理好一個部門,沒有理由做不好一個主婦,只是之前,她不需要做罷了。

                  俞知閑對著木頭折騰了半天,在夏夜抄卷心菜的時候走了進來。

                  夏夜正在手機上查做鲫魚湯的菜譜,信號不好,網頁刷了一半就卡住了。她隨意地往撒了點鹽,攪動了兩下准備出鍋。

                  俞知閑從她背後探出一只腦袋看了看。

                  “出鍋前倒點醋。”他指揮道,“醋不能加熱,最後倒就行了。”

                  其實他也不懂,可他說得那樣胸有成竹,讓夏夜簡直不好意思不照做。

                  他們炒了個羊肉,做了個卷心菜,最後一起把鲫魚給炖成了湯。

                  隨後,他們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張破桌子前吃了飯,窗外的世界開始下雪。夏夜裹著披肩站在窗口,感受著暖氣片裏釋放出的半死不活的熱氣。一旦下雪車子就很難開車出去,換句話說,他們就不得不繼續被困在這裏幾天。

                  屋子裏沒有什麽娛樂活動,她和俞知閑隨便聊了幾句便回房休息了。

                  她屋子裏的暖氣更不好用,絲毫沒有力道。以至于她脫衣服鑽被窩的一瞬間凍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被子裏涼飕飕的,腳底下那個原始的暖水袋帶帶給了夏夜一絲溫暖。

                  她想念俞知閑的懷抱,他總是暖乎乎的,毫不吝啬將體溫分享給她。但現在他在隔壁,似乎下定了決心要與她劃分界限。

                  夏夜輾轉反側,腦子裏一遍遍數落著俞知閑的幼稚和不解風情。她決定要找他說清楚這一切,于是鼓足了勇氣翻山坐起來,懷抱著熱水袋小跑著進了俞知閑的屋子。

                  俞知閑還沒睡,正靠在床頭看書,他擡頭看見夏夜,嘴角禁不住露出了一絲笑容。

                  “我愛你,俞知閑。”他聽見夏夜哆哆嗦嗦地說,“這難道還不夠嗎?我也不想在家人和你之間做選擇,但在事情沒發生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會怎麽做。我只知道我很愛你,沒有你我冷的要死,簡直沒法入睡。”

                  這真是俞知閑聽過的最務實的告白,務實到他簡直無法拒絕。

                  “過來。”

                  俞知閑撩開被子,看著夏夜走過來上床窩進了他的懷裏。

                  “你是故意給我這樣的教訓是嗎?讓我嘗嘗失去你的滋味是嗎?”夏夜丟開了熱水袋小聲抱怨著,“你還真是心腸歹毒。”

                  俞知閑沒有反駁,他緊緊地抱住夏夜,想讓她凍僵的身體舒緩過來。

                  他們關了燈,抱在一起安然入睡。

                  他們很少這麽早睡,以至于第二天一早就醒了。可誰都不願意起來做早飯,直到有人敲門。

                  夏夜用腳將俞知閑蹬了下去,隨後迷迷糊糊地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在沖俞知閑道謝。她頓時清醒了些,捂著被子坐了起來。

                  俞知閑沒一會兒功夫回來了,嘴裏叼著冰箱裏剩下的切片面包。

                  “我得出去下。”他一邊說一邊換起了衣服,“隔壁家的老婆突然要生了,見咱們門口停著越野,想請我們幫忙,把人送到醫院去。”

                  夏夜不是古道熱腸的人,她本能地反對。

                  “開什麽玩笑,在下大雪啊。”她跳下床,裹著床單跑了過來,試圖從俞知閑手中的套頭衫奪過來,“你連防滑鏈都沒有,怎麽送啊,不能叫救護車嗎?”

                  俞知閑動作更快,一下閃過了夏夜:“防滑鏈車庫裏有一根,我待會帶上,你不用擔心。”

                  夏夜依舊不願意,往門前一擋說道。

                  “做好人好事不是這麽做的,總得量力而行,外頭積雪,別說越野車,壓路機也未必能壓過去呀。”

                  “還沒積那麽嚴重,你要是和我在多唠叨幾句大概就真積起來了。”

                  俞知閑滿不在乎地笑起來,抱起夏夜重新將她放到了床上。

                  “你老實待著,我一會兒就回來。”

                  “雪太大了……”她揪著他外套的領子,不死心地繼續勸著,可又在開口的那一刻明白他不會聽她的的,他是個有主意的人,他不會聽她的,于是在片刻的沉默之後,有些郁郁地說了一聲當心。

                  她知道這樣的叮囑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可又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麽,她還是起身下了床,披上大衣跟著他來到了外頭,看著他發動汽車,將車子開出了車庫。

                  “求你,別逞能。”她沖他說。

                  “我知道。”俞知閑搖下了半扇窗戶,雪花立刻順著窗口灌了進去。“你在家裏看著,有事兒我會打電話回來的。”

                  他盯著夏夜的臉,似乎瞧見了她眼睛裏亮晶晶的淚花。

                  “嗨,別傻了。”他用僵冷的手指蹭了蹭她的眼角,“我又不是去送死,不至于。”

                  有那麽一瞬間,她也覺得自己傻透了,只是五十分鍾的車程,又不是去趟地獄,她幹嘛得弄得這麽神神叨叨。

                  俞知閑關上了窗戶,從裏頭對著她搖了搖手,隨後將車開出了車道。

                  夏夜站在大雪裏望著他的車子消失在了風雪裏,心也隨著他的遠離高高吊了起來。

                  她從來沒有這樣不安過,每過三分鍾就拉開窗簾往外瞅一眼,她不能站,站久了心裏發虛,可她也不能坐,一坐下,人就和下沉到了水底一樣,不僅呼吸困難,身子還不由自主往上浮。

                  在俞知閑走後的第十五分鍾,夏夜忍不住給俞知閑去了電話,但是電話鈴聲在臥室裏響了起來,她跑進臥室,在床頭櫃上找到了俞知閑落下的電話。夏夜突然意識到,她徹底被孤立了,她沒有家門鑰匙,所以走不出去,俞知閑又沒有帶手機,所以她聯系不到他,她只能在這裏等著,可天知道等待的滋味有多糟糕。

                  她不知道他們的車路上是否順利,不知道他們是否安全的抵達了醫院,不知道那個孕婦是否安全生下了孩子,不知道風雪會不會越大,不知道俞知閑要什麽時候才能回來。

                  見鬼,她什麽都不知道。

                  夏夜拉開窗簾,瞧著外頭,世界被灰暗所籠罩,雪花在天空中打著轉,越轉越快,越轉越快。

                  他不能這時候回來,夏夜心想,太危險了,在醫院裏等一等比較明智。

                  電視裏反複播放著關于大雪的警報,無數輛車被迫停在了路邊,他們呢?也被攔下來了嗎?還是得到了交警的幫忙?

                  夏夜累了,每一寸肌肉都是酸的,她癱軟的身子漸漸從扶手上滑進了沙發裏,像個毛蟲一般蜷縮成了一團。她突然聽到俞知閑的手機響了,于是下意識接了起來。

                  電話對面是一個男人冷靜的聲音。

                  他自報家門是律師事務所陳律師的助手,夏夜有些警覺,她立刻表示說俞知閑暫時無法接電話,但如果有事情可以告訴她,她會代爲轉達。助手遲疑了一下,也許之前已經有過數次聯系但都未成功,于是想了想說:“麻煩轉告俞先生,相關文件已經准備好了,需要俞知閑先生簽字,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有空可以做個面簽。”

                  夏夜愈發好奇起來,于是有些狡詐地問道。

                  “你指的是哪份文件?買賣合同嗎?”

                  助手糾正道。

                  “陳律師交代說是股權轉讓的文件。”

                  夏夜沉默了一會兒,應聲道。

                  “麻煩把最後定稿的文件發到俞先生的郵箱裏,他想最後確認一遍。”

                  雙方挂了電話,沒兩分鍾,俞知閑的手機郵箱裏便收到了一封新郵件。

                  夏夜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點進去下載附件看了起來。

                  ====================================

                  夏夜努力回憶上次這麽坐立不安是什麽時候?夏橙出事的時候她也著急過,但後來有俞知閑陪著,倒也不是那樣害怕,但現在,她沒了他的依靠,一切都變得無法忍受起來。

                  現在,她只能等,只能焦急,只是想知道今天晚上他是否會回來,那比世界上一切的事情都重要。

                  她找到了一只舊火盆,湊合著升了火,然後窩在那張醜陋的沙發上心神不定地等著,不知過了多久,她有些迷迷糊糊轉了個身,將身子蜷得更緊,火盆裏殘余的柴火發出的劈啪聲時不時煩擾著她。

                  她拿起火鉗,撥弄著爐灰,把剩余的碎炭鉗出來,正在她打算閉爐子的時候,外頭的引擎聲徹底驚醒了她。

                  夏夜沖了出去,望了一眼那熟悉的身影,毫不遲疑地像小鹿一般撲進了俞知閑的懷中。

                  俞知閑的身子僵了一下,似乎被她嚇到了,但隨即又放松了下來,她不管不顧地沖進了他的懷裏,像是再也不會放開一般,這種被需要的感覺,太好了,讓他幾乎有些受寵若驚。

                  夏夜知道自己這麽沖動一點兒都不合適,可她不在乎,她想抱他,只是想抱抱他,確定他就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脆弱起來,可她確實需要他。

                  他的手箍在她的肩上,將她按進了懷裏。

                  在她的腦袋頂上小聲說道,“是個女孩兒。”

                  她也笑出了聲,心裏因爲這個消息産生了一點點奇怪的喜悅,但只是一瞬,她的腳踝突然開始疼了,酸得她直叫喚。

                  “剛才看你跑的不是挺順的麽。”俞知閑笑著將她一把抱起來,臉上的笑容始終未褪。

                  “你好像總是在抱我。”她靠在他懷裏無力地歎息著。

                  而他大笑著踢開了門,隨即便對著屋裏的冰冷抱怨起來,“這裏冷得像冰窖。”

                  他把她放進沙發裏,重新生起了火。夏夜的心在隨著那火苗一點點的躍動起來。

                  “你應該明天早上再回來。”她言不由衷地說,

                  “我擔心你一個人應付不來。”

                  俞知閑走回來,小心翼翼地脫掉了夏夜的鞋子,審視著她的腳踝。

                  “沒事兒,應該是崴了一下。”

                  他頗有經驗地表示道,鼻梁在爐火下劃了一道陰影,遮住了他狹長漂亮的雙眼。

                  “你爲什麽不告訴我?”她問他。

                  可他沒聽見,只是小心翼翼地幫她將襪子拉好,隨後擡起頭,看著她。兩個人就那樣看著,四目相對,卻又無話可說。

                  屋子裏太安靜了,靜得他們可以聽見彼此的心跳。但即便這樣,他們也不願意挪開視線,知道對方正看著自己讓他們彼此覺得滿足。

                  “我接到了一個電話,你的律師來的。”夏夜繼續說著。俞知閑仰起腦袋瞧著夏夜,臉上露出了懷疑而了然的笑容。

                  “然後呢?”

                  “他說有文件需要你簽。”

                  “他就這麽直接地告訴你了是什麽嗎?一點職業操守也沒有?”

                  “嗨。”夏夜抗議道,“我要是想知道,我就一定會知道的。”

                  俞知閑一點也不懷疑這點。

                  “你應該告訴我的。”夏夜溫柔地責備道,“你把股份都給了你弟弟,你不怕俞知樂大發雷霆嗎?”

                  “那是我的股份,我可以全權處理。”俞知閑似乎對這話題毫不在意,“況且那是附帶條件的股權轉讓,他們只有部分收益權罷了。”

                  “但那無論對誰都是一種巨大的犧牲。”

                  “我只知道那些股份是鬧得我的大家族和我們的小家庭不安甯的罪魁禍首。”

                  “所以你就幹脆放棄了這筆巨大的財富來求得安甯?”

                  俞知閑依舊是那毫不在意的樣子,他坐近了些,用手指勾起了夏夜的下巴:“如果甩掉那玩意能讓我們安安靜靜、高高興興地過日子,我倒是覺得值得。”

                  夏夜凝視著自己的丈夫,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熱愛過他,很多人都會說,錢不是問題,錢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只有極少數人,哪怕是富有的人,會放棄一筆巨大的財富,只爲了一段平靜的日子,和她的平靜日子。

                  “我們變窮了。”她撫摸著她的臉頰,做出了極度憂郁的模樣。

                  “算不上最窮,我還有點小積蓄,你知道我做車手的時候還算得上成功。”

                  “哦,那我就放心了。還好我也有點小錢,信托基金什麽的。”夏夜玩笑道,“我覺得我們今後得住這種破屋子。”

                  “破屋子有時候很有意思。”

                  “是的。”她望著他,眼睛裏全是掩藏不住的愛,“因爲這屋子裏有你。”

                  俞知閑看見了那些,他靠過去了一點,伸手攬住夏夜的後腦勺,將她按向了自己。

                  他吻了她。

                  當他出發時看見她眼裏的淚水,他就想吻她了。那淚眼汪汪的模樣一直徘徊在他的腦子裏,讓他無比確定,他爲她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她有時候會很世俗,不可理喻,不過他也好不到哪裏去,大部分時候他表現得像個不可理喻的大男孩。不過無論什麽都不能阻止他想吻她,他無法把她從腦子裏趕出去,如果要他待到雪停了回來,他會因爲擔心和想念而死的。

                  夏夜緊緊的摟著他的脖子,順從地接受了他的吻,那一聲歎息被埋藏在了她的喉嚨裏。她在他的耳邊輕聲呢喃著,細碎地咬噬著他的耳垂。感覺到了他身上那種不可抑止的激情。

                  她需要他,有個念頭在她的腦海中不停的回響。

                  她需要他!像個溺水的人需要浮木一般需要他!

                  這輩子她唯一需要的人就是他。

                  “謝謝你不嫌我窮。”她聽見俞知閑在吻她的空檔小聲說著,“不過我得先聲明,我身上那些討厭的性格也許後半輩子也改變不了,比如不講道理,比如生氣起來不愛說話,比如幹事情不顧後果……你願意忍受嗎?”

                  “噓……”夏夜撅著嘴讓他噤聲,“我願意。”

                  她的聲音是如此堅決。

                  “我願意。”她笑了起來,眉眼劃出了美麗的弧度。

                  “是的,俞知閑,我願意。”

                  作者有話要說:故事好不容易結束了。

                  其實到後期,寫得已經不是自己心裏想的那個故事了。

                  所以非常得不滿意,不滿意到連看都不願意再去看它。

                  似乎對自己有點小失望,覺得自己掌控文章的能力還是那麽糟糕。

                  不管怎麽說,還是謝謝看到最後的你們。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麽來表達心裏的感激。

                  第一本小說不完美的結束。

                  但因爲有了你們,成了心中一段美麗無比的溫暖。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馭奴天下全本txt台灣佬中文娛樂網11vvv孔瑩2015現在照片曝光變態另類第5頁插深深暴露楠楠泳池派對鬥羅大陸h版1~8郭美美口jlao圖片調教母狗肖玲擼爾山地址獲取永久白哾碧和黑人番號


                  熱門榜單: 無翼鳥海賊王路飛女帝波蘿莉女陰道寫真視頻成人福利視頻網址導航大炮魯在線視頻白柔和大狼狗放縱插小女生影院絲襪小說大魔王超碰97每個男人都去的網站2017陽信梨花會吞噬星空之魔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