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花前月下②:帶球王妃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結局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結局

    夏律錫一看楚睿辰跑了,也趕忙追了出去,小丸子愣了一下神,蹲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來,元寶跑進來看的時候,心疼的把他抱起來,哄著寵著。

    楚睿辰跑回東廂閣,打開密室的門,沖著角落裏的櫃子走去直直的打開,除了丹朱玉玺的盒子,裏面的所有東西都還在。肋

    “這裏爺爺曾經來過,所以他能拿走丹朱玉玺,也能夠在我把蘇瑾留在這裏的時候來帶走她,這麽說,真的是爺爺把瑾兒帶走了。”楚睿辰有些頭腦發懵,早就知道這個爺爺不會是那麽簡單的角色,當初不應該這樣輕易就留下他的。

    夏律錫皺眉也是很不理解:“如果說爺爺的目標是蘇瑾,可他爲何還要帶走丹朱玉玺和鴛鴦佩,這些東西對他而言並沒有多大的作用啊,難道這些東西是能夠幫助瑾兒離開的關鍵?”

    楚睿辰認同的點點頭:“從現在開始,我們有事情做了,我想請你陪我一同調查一下關于丹朱玉玺和鴛鴦佩的一切。”

    夏律錫點頭:“當然,即使你不說,我也會這麽做的。”

    兩個男人第一次在這裏達成了共識,楚睿辰這樣想著,找來人將所有曆朝曆代關于丹朱玉玺和鴛鴦佩的書籍通通找了出來,似乎那裏面就藏著蘇瑾的藏身處一般。

    一年後

    楚睿辰站在河堤旁,看著這滿目的秋色想到那個雪夜他將蘇瑾從樹林中帶回時的場景,嘴角彎出好看的弧度,可是心裏卻是很難過的,已經一年了,蘇瑾又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了整整一年,他很害怕會就這樣永遠的失去她,當他的世界裏不再有她的存在,他才知道,這個世界竟是這樣的索然無味。镬

    夏律錫奉西夏皇帝的旨意回國也已經大半個月,這大半個月他依然是在渾渾噩噩的尋找著蘇瑾的痕迹,可除了從書中查找到的那一星半點的信息外,再也找不到其他有用的資料。

    一個月後,夏律錫回來了,他給楚睿辰帶來了令人振奮的消息。古墓,如果蘇瑾想要回到原來的世界去,必須要找到極陰之地,而對于蘇瑾來說,極陰之地便是當年令她莫名穿越的古墓。

    這是夏律錫在蘇翹楚的面前跪了三天三夜才從她口中得到的唯一的可以利用的消息,聽了這個,她立刻就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

    可兩人興奮之後才發現,世界上的古墓如此之多,想要找,更是無從下手。

    原本的興奮盡失,楚睿辰坐在書桌前自哀自怨,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

    如果不是古墓該有多好,如果是他楚睿辰的陵墓該有多好,如果…

    楚睿辰這樣想著,腦海中忽然閃現出某一日蘇瑾坐在書桌後,臉上表情迷茫的看著他陵墓設計圖的樣子,他心跳加速,那個所謂的古墓有沒有可能其實就是…他的陵墓呢?

    楚睿辰扔下酒瓶回身去開身後的櫃門,打開一通翻找,這才發現這裏早就已經沒有了那副陵墓設計圖。

    雖然設計圖丟了,可他此刻卻空前的感覺到了開心,設計圖丟了,證明瑾兒真的有可能會在那裏。

    楚睿辰空前興奮的跑去找驿站找夏律錫,夏律錫這些日子以來臉上的笑意也是沒有多少,見楚睿辰臉上的興奮表情,他心中也有了一些好的預感。

    “我想到瑾兒現在可能是在哪裏了,陵墓,是在我的陵墓裏。”

    夏律錫皺眉:“可能嗎?”

    楚睿辰點頭:“我的陵墓早在兩年前就已經完工,因爲那裏沒有人把守,所以爺爺大有可能會帶她去那裏,不如我們先去看看,說不定還會有一絲希望也不一定。”

    兩人像是約好了一樣,同時轉身往外跑去,楚睿辰騎馬在前,夏律錫跟在後面。

    這一天正是陰曆的八月十五,本該是合家團圓的日子,看著滿街張燈結彩的慶祝中秋佳節,可這兩人現下卻什麽也顧不上了,全力的奔向他們心中思念的人兒。

    坐在古墓的一角,蘇瑾無力的看著爺爺將鴛鴦佩按進長命鎖中,再將玉玺放到長命鎖中間的空白處,列好一個棺位,靜靜的等著滿月之時的那一道奇異光芒。

    一切擺置好,他也走到蘇瑾身邊坐下,握著蘇瑾的手不無感歎道:“月下,我知道這一年來你也受苦了,可你的苦日子也熬到頭了,成敗就在此一舉,過了今夜,你還是蘇月下,這個可笑的世界就會成爲你的鏡花水月一場夢境,你就當他從來不曾存在過吧。”

    “不曾存在過?”蘇瑾無力的重複中:“這是鮮活的記憶啊,每每想起來都會痛的我撕心裂肺,我怎麽可能可以當做從沒發生過,爺爺,這裏還有我愛的人啊。”

    “愛?好了,我不是已經說過了,以後不准在我面前再說這種話,我教育你二十多年,就是爲了讓你這樣懦弱的分不清現實的嗎?這裏不屬于你,你于這個世界來說就是一縷孤魂野鬼,別說眼下太後那個老太婆已經容不下你,就算她容得下你,我也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一手拉拔大的孫女在這個男尊女卑的世界裏受這種氣,我不允許。”爺爺氣的咬牙。

    與此同時,古墓外的天空中,月一點點攏圓,隔著樹梢仿佛能夠清晰的看到月亮上的石台和松樹一般。

    古墓中的蘇瑾站起身,留戀的摸著牆壁,一圈又一圈,多少年後,楚睿辰將在這裏永遠的沉睡,到那時候,他的世界中不再有她,而她…亦不知身在何處了。

    在這裏的這許多年,她學會了愛和恨,也有了她人生中本不該經曆的那些酸甜苦辣,現在想來,興許她是幸福的,可她卻不滿足,因爲幸福真的是太短暫。

    “月下,快過來。”蘇瑾正在愣神之際,爺爺快步是上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就往棺位正中走去,蘇瑾擡眼望去,見一道明亮的光線,直直的穿透古墓映照在爺爺已經放好的玉玺上,玉玺上的虎如今像是活物一樣,晶瑩剔透的帶著威嚴。

    蘇瑾有些慌張的向後拉了拉爺爺的手:“爺爺,等一下,我還沒有想好。”

    “還沒有想好,已經來不及了,孩子,這裏不是你的世界。”爺爺說話的空檔,因爲他的手觸摸到了那直射下來的光,整個身子輕飄飄的緩緩升了起來,連帶著將蘇瑾也一點點的往上拉去,眼看著爺爺的頭快要觸及陵墓的頂,而蘇瑾也已經離地有二十公分,她心中泛起了絕望。

    “瑾兒。”一聲高喊從牆角處想起,爺爺和蘇瑾同時向下望去,楚睿辰沖過來想要拉扯她的手,卻因爲沒有注意爺爺擋在門邊的細繩而被絆倒。

    “睿辰。”蘇瑾慌張的喊了一聲,她想松開爺爺的手去扶他一把,可爺爺卻將她拽的死死的,不肯松手。

    “孩子,你不能再猶豫了,錯過這個機會,你就再也見不到你奶奶了,你舍得她一個人留在那裏孤苦無依嗎?”

    蘇瑾愧疚的閉上眼睛,她說不出話,她不舍得。

    眼看著楚睿辰的動作已經來不及了,夏律錫縱身一跳,上前拉住了蘇瑾的手:“月下,你不能離開這裏。”

    “表哥,你怎麽會來,你們爲什麽要來。”蘇瑾痛苦的臉上現出淚花。

    夏律錫一人之力並未阻擋蘇瑾上升的速度,楚睿辰快速爬起身,與夏律錫一起拽住了蘇瑾的手:“瑾兒,你聽我說,母後已經不會再動你分毫了,我們自由了,你曾經問過我,我們的幸福可以持續多久,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只要你留在我的身邊,那我們的幸福就是生生世世的,不要離開我,真的瑾兒,如果沒有了你,我楚睿辰生不如死,我會選擇與你一起離開這個世界,到那時候,這個世界非但沒有了你,也不會再有我的存在,那麽我們的孩子呢,小丸子他還那麽小,你真的忍心留他一人在這裏嗎?”

    “睿辰,求你不要這樣,這裏不屬于我,或許我遲早都會離開。 ”

    “只要你不選擇現在離開,那個或許就不存在。”夏律錫堅定的看著她:“月下,我知道你留在我的身邊並不快樂,我不會勉強你,只要你是快樂的,即使你留在楚睿辰的身邊,我也沒有任何的意見,我會支持你的所有想法,我會永遠站在你的身邊,你忘了嗎,我是最疼愛你的表哥啊,你真的舍得就這樣離開這裏,回到那個沒有你心愛的男人,也沒有心疼你的表哥的世界嗎?”

    “你們這兩個臭小子全都給我松手,我的孫女,我今天必須帶走。”爺爺見光線開始有些晦暗,不禁心中有些著急。

    “爺爺,既然你是瑾兒的親生爺爺,那你就更應該希望她幸福才對,她留在我身邊,我會盡我一切的努力讓她幸福的,我不會再犯以前的錯誤,我會傾盡我的一切來愛她的,求你了,放過她吧。”

    “你愛她?哼,你愛的到底是蘇瑾還是我的孫女你自己心裏清楚,我不會讓我的寶貝孫女成爲別的女人的替代品,她就是她,無可取代。”

    “我愛的是我眼前的這個女人,不管她是蘇瑾還是蘇月下,我愛的只是她,她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她只是我的妻子。

    爺爺,我此生從未求過任何人,如今我求你,留下瑾兒,留下我心愛的女人。”

    蘇瑾的眼淚從臉上滑落,正滴到楚睿辰的臉頰邊,“睿辰。”

    “瑾兒你忘了嗎,你說過你愛我的,如今你愛的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怎麽忍心就這樣放棄我,難道你對我的愛都是謊言,都是欺騙嗎?你留下,不管你未來是不是會因爲天意離開這個世界,可眼下你若離開,那我便只能恨你,帶著恨意與你一起去死。”

    蘇瑾擡起滿臉的淚痕看向爺爺:“爺爺,我要留下,我知道我不孝,可是,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他這樣痛著卻獨自一人離開,現在即使我跟你回到我們的世界,可沒有了楚睿辰和孩子,我也不會快樂的。爺爺,我不想回去做一個行屍走肉,我想快樂,我想每天都笑口常開,這不是爺爺你最希望的嗎?”

    “月下…”爺爺滿臉的不置信,他的孫女居然要在最緊急的關頭放棄他,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爺爺,我愛你跟奶奶,可我也愛楚睿辰。你說帶我回去,讓我就當做是做了一場夢,可是爺爺,這是真實存在過的,它不是夢,即使我自欺欺人,可我終究不會快樂,我們的世界裏不會有一模一樣的楚睿辰存在,我知道錯過了他,這個世界便不會再有男人能夠讓我心動了,我想留下,留在這裏。”

    夏律錫見爺爺的眼底閃著動搖,便補充道:“爺爺,我也愛月下,愛了二十多年,可她終究是沒有愛上我,我自認我不比楚睿辰差,可在月下的眼中,這個世界上的男人,就只楚睿辰一個,她看不到旁人,即使你帶她回去了,她也只會惦記著楚睿辰,與其到時候後悔當初不該帶她回去,還不如現在放手,還給她自由,我會監督楚睿辰,若是她不能讓月下幸福,我一定會第一時間來帶走她,絕對不讓你擔心的事情發生。”

    “爺爺,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讓瑾兒快樂一輩子的。”楚睿辰的眼神中除了真誠再無其他。

    爺爺看向蘇瑾:“月下,你真的決定了,不會後悔?”

    “我不會。”蘇瑾淚流滿面,也是那一瞬爺爺無奈的搖了搖頭,松開了緊緊握著她胳膊的手,她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重心一樣跌落向地面,被楚睿辰牢牢的接下,緊緊的摟在懷中。

    蘇瑾擡眼再看去時,刺眼的白光消失,爺爺的身體也從墓頂墜落,夏律錫眼明手快的將爺爺接下,再睜開眼時,爺爺已經又變回了那副癡癡傻傻的樣子,不認得身邊的這三個人。

    楚睿辰緊緊的摟抱著蘇瑾,不敢置信的問道:“這是怎麽回事兒?爺爺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蘇瑾趴在楚睿辰的肩頭,看著墓頂,滿眼的愧疚:“真正的爺爺已經離開了,現在留在這裏的,不過是原本就屬于這個世界的爺爺。”

    楚睿辰松開抱著她的手:“真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留下了,你真的已經完完全全屬于我了。”

    “是,我真的已經完全留下了。”蘇瑾轉頭看向表哥,滿臉的愧疚:“表哥,對不起,我…”

    “月下,你什麽都不用說,我知道你的全部心意,我不怪你,愛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強求不得的。我要的愛很簡單,只要你能幸福就好了,很慶幸,我知道現在的你很幸福。”

    蘇瑾用力的點點頭,嗚嗚的哭出了聲音,表哥拍了拍她的肩膀,轉身帶著爺爺離開墓室。

    “你皇兄夏律津已經下了讓你和親楚鳳,嫁給我的旨意,而母後也已經爲她的行爲表示了忏悔,瑾兒,從此以後,我們之間再無阻力,剩下的只有無盡的快樂和幸福在等著我們。”

    楚睿辰看著蘇瑾,蘇瑾也定定的看著他,兩人相擁,相吻,一切盡在不言中…

    兩年後

    辰王府的東廂閣中,已經有了七個月身孕的某女嬌滴滴的側躺在軟榻中,看著正坐在不遠處看畫的老公柔媚一笑:“老公,我要吃橘子。”

    楚睿辰停下動作,轉身,屁顛顛道:“好,爺去給你拿。”他從桌上將盛著橘子的果盤遞到躺在軟榻上的蘇瑾的懷中:“少吃些,一會兒還要吃別的呢。”

    小丸子本來正蹲在地上跟著父王一起看律錫舅舅從西夏運送來的母妃往年的畫像,見一向嚴厲的父王在母妃面前總這麽柔順,不禁喊道:“父王,我也要吃橘子。”

    楚睿辰將他親手剝掉皮的橘子遞到蘇瑾的手中,轉頭瞪了小丸子一眼:“不管。”

    小丸子擰眉,撅撅嘴,站起身剛想去拿,隨後想到什麽,邪惡一笑,眼珠子一轉,隨即嬌滴滴喊道:“老公,我也要吃橘子。”

    蘇瑾剛塞到口中的橘瓣被小丸子一喊,直接吞進肚中,惹得她不停的咳嗽,楚睿辰趕忙爲她拍撫著後背,待蘇瑾順完氣,才擡眼看向楚睿辰,兩人無語,幾乎暈倒。

    小丸子見父王不理自己,只能主動蹦跳著臥到蘇瑾的身邊,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邊吃還邊不忘啰嗦的問道:“母妃,這些畫都是律錫舅舅畫的嗎,他畫的可真好。”

    蘇瑾挑眉一笑,掐了掐小丸子的小臉:“你律錫舅舅本來就很厲害啊,將來長大了,你得多向你舅舅學習才行呢。”

    提到夏律錫,楚睿辰有些不滿,他從來都知道夏律錫愛蘇瑾,可沒想到竟然到了這種地步。蘇瑾消失的那三年,他一直在好奇她到底都做過些什麽,有過什麽樣的快樂和哀愁,可如今從這些畫中,他似乎就能看到那三年蘇瑾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想到這些,再看到蘇瑾臉上的崇拜表情,楚睿辰有些酸酸的道:“這有什麽,小丸子以後你想學就來找父王,父王一樣可以教你。”

    蘇瑾抿唇忍笑,心中想著表哥已經再三對楚睿辰表示過只要他對自己好,那他就絕對不會動任何搶走她的念頭,可如今看來,楚睿辰還是相當的沒有安全感,極度的在意他的存在。

    “你說夏律錫這是什麽意思,他把這麽多給你畫的畫像都運來送給我,不就是想提醒我他的愛比我的更多嗎?這個卑鄙的家夥,即使他再炫耀,你也是我的。”楚睿辰說著小孩子氣的就想轉身去摟抱她,可小丸子卻從中間竄了出來:“父王,母妃是我的。以前我都說過了,長大要娶母妃的。”

    “你這家夥給我過來。”有一個夏律錫時時來搗亂也就算了,這個小家夥還要來添亂,每晚只要他想跟他心愛的瑾兒親熱一下,他就會裝病來騙蘇瑾的同情,真不知道這個孩子到底是隨了誰,這麽邪惡。他揪著小丸子的胳膊走到一邊,在他耳邊輕語幾句。

    蘇瑾見小丸子緊皺眉頭,隨後難爲的點點頭跑了回來,在楚睿辰還沒有來的及阻止的時候,開口道:“世子母妃,我決定不娶你了。”

    蘇瑾見他嚴肅的表情有些想笑,溫柔的問道:“是嗎?爲什麽呀。”

    “剛才父王可憐兮兮的說了,我若娶你,他就只能打光棍了,所以我決定忍痛割愛,把你讓給那個老家夥。所以,你也就大發慈悲,收了他吧。”

    身後還在站在牆邊的某王爺倒,兒子,不帶這麽幫倒忙出賣老子的吧。

    楚睿辰快速跑過來將小丸子給拉出房間:“你這個臭小子,我好不容易有時間單獨跟你母妃呆一會兒,你就天天跑來攪局搗亂,你再這樣,我就讓你去你六叔家住,不准你回來了。”

    “父王不是說誰犯了錯誤誰就去跟六叔住嗎?我又沒犯錯誤,今晚我要跟母妃睡。”

    “你母妃今晚要陪我睡。”

    “父王你不害臊,都這麽大的人了還要讓母妃陪著睡,羞羞羞。”

    “你小子找打。”

    父子倆在門外的嬉鬧聲傳來,蘇瑾開心的摸著肚子:“我的寶貝,你看看外面那一大一小的不正經,你長大了可千萬別學他們啊。”

    轉頭看到那滿地關于她的畫像,蘇瑾揚唇輕笑,怪不得屬于表哥的畫像會出現在楚睿辰的墓葬裏,原來如此…

    楚睿辰將小丸子送出去後回到房間裏,蘇瑾正對著畫像發呆,他上前坐到她身邊,攬著她的肩膀:“在想什麽?”

    “我在想,將來我們百年之後這些畫像要怎麽處理?”

    “當然是帶進陵墓裏去,你的美,我可不想讓世人傳來看去的,我要獨自欣賞。”

    蘇瑾點頭笑了笑,可轉念想到當初她發現那個陵墓的時候棺材是空的,隨即問道:“將來我們真的會葬在那個陵墓裏嗎?”

    “當然。”楚睿辰揚唇笑。

    蘇瑾皺眉:“可當初我去挖掘你陵墓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你我的屍身啊。”

    “能被你挖到才怪呢,其實啊那個陵墓的墓寢是雙層的,爲了防止將來我的古墓會遇到你這樣的高手來挖,所以我便命人在墓寢的地下設計了一層與上面一模一樣的墓寢,我才不要在死後,身體還要被人挪來挪去的與你分開,我要跟你安心的躺在那裏,千年,萬年,這樣我們就可以生生世世都在一起了。”

    蘇瑾噗嗤一笑搖搖頭,怪不得啊怪不得,原來那裏不是沒有棺屍,而是他們研究的太少,沒有發現。也難爲了楚睿辰竟有此等心思了,不過如他所說,這樣,他們確實就可以千年萬年了,沒人打攪的永遠在一起了。

    尾聲:

    330年年末,楚睿辰與蘇瑾的第二個孩子楚天賜踩著一場瑞雪來到這個世界,兩人一直期盼能夠再得一女,可天從不從人願,竟又是個小丸子的翻版。

    楚睿辰抱了一會兒兒子後將兒子遞給乳母,隨後走過去在蘇瑾的額上親了一口:“老婆,爲了能夠得到個夢寐以求的女兒,看來你出了月子後,我們要再接再勵,夜夜勤奮耕耘了。”

    蘇瑾翻翻白眼,佯裝不理他,心中卻甜蜜的化成了圈兒。

    幸福很難,卻又很簡單,只要兩個人用心呵護,那幸福便總不會棄有心人而去,有楚睿辰在,蘇瑾是最幸福的,像是擁有了全世界,她知道,從今以後,她會一直這麽幸福下去,直到天荒,直到地老。

    ——正文完——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中學女廁所偷拍百度雲東北大炕操翻天繁星之下txt島頴百度雲盜版神話綠帽改編版交給媽媽來解決彩漫啊恩爺不要了太漲了鬥羅大陸七怪美女孕記折磨死美女視頻大全sophie moon小學生.阿賓钰慧篇七十三


    熱門榜單: caoprom超碰頻戒色吧勵志圖片男女上在床做種事圖片動態圖hentalgif動態圖片家庭幻想艾克78人體藝術高考網網吧裏插女網管滛妻交換在線電影老子影視網午夜片63同居牢友張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