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xp3mj9"></button><small id="xp3mj9"></small><font id="xp3mj9"></font>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美达彩票娱乐登录契約制軍婚《》 第二卷 婚過去以後 290-【完結篇】

      《》 第二卷 婚過去以後 290-【完結篇】

      回到家的時候,安若發現自己的公寓有一些變化,她看著臥室裏憑空出現的一扇門,就覺得說不出的怪異,眼光若有所思的看向身旁的慕晨:

      “你的傑作?”

      他和她的公寓對門,臥室卻只有一牆之隔,此時有了一道門,就仿佛是一個套房,一個家一樣。

      慕晨臉不紅心不跳的點頭:

      “我覺得很有創意。”

      安若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慕晨:

      “是誰說以後再也不擅作主張了?這是什麽?”

      慕晨眨一下眼睛:

      “這件事情我在那麽說之前就想做了,可以忽略不計。”

      就這樣,安若和慕晨幾乎又恢複了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生活,隔著一扇從來不會關上的門,連呼吸都聽得到,失眠的夜晚他會抱著故事書跑過來給她講故事,安若有時也會小小的撒嬌,讓他再唱歌,他卻一直沒有再開嗓,仿佛那夜自己聽到的歌聲,只是幻聽一場……

      再見夫人,是在一個晴朗的午後,昨天的北京終于飄下了小雪,雖然不夠大,卻讓安若興奮了老半天,慕晨陪著她站在落地窗前一直看了一個下午,直到雪停下,又制止了她想要出去的念頭。

      可好像最終還是妥協,答應她明天帶她出去玩,可是今天一走出公寓,安若就怒瞪慕晨,慕晨撇一下嘴,扯了扯安若的圍巾,讓它將安若包圍的更嚴實:

      “我又不知道今天是晴天。”

      “雪都化幹淨了,你讓我出來看什麽?”

      慕晨看著已經入冬了的北京城,沒有一點可以觀賞的,思來想去,終于想到一個好的,于是笑眯眯的說:

      “看我吧。”

      安若翻一個白眼,轉過頭去:

      “得瑟。”

      後來慕晨提議去嬰幼店看看,順便給寶寶買些東西,安若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提議,于是欣然接受,他們買了很多東西,安若這次對于性別問題再也不和慕晨做對,讓慕晨微微的驚訝:

      “你也終于願意相信,我們的baby是公主了。”

      安若但笑不語。

      嬰幼店旁邊是一家咖啡廳,安若和蘇晴以前很喜歡來這裏喝下午茶,可是現在,蘇晴並不方便,安若也失了興趣,這次難得走到這裏,就很想進去看看,再吃一吃店裏的小甜點。

      慕晨沒有意見,將東西放進車的後座,回到她的身邊,小心翼翼的護著她向咖啡廳走去。

      進去的時候,剛好遇到正准備出來的夫人,兩人都是一愣,夫人的目光看到安若身旁的慕晨,還有那一雙挽著安若腰間的手,微微一笑:

      “最近好嗎?”

      安若有些尴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慕晨卻先一步出聲:

      “夫人的氣色看起來越來越好了。”

      夫人依舊挂著淡淡的笑意,沒有什麽別的情緒,眼神從安若的身上轉向慕晨:

      “慕晨,我可以和安若單獨說一些話嗎?”

      兩個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從窗外經過的形形色色的行人,這一直都是安若最鍾意的位置,可是這一次再坐到這裏,無論怎麽自我調節,都有一種放不開的局促感。

      夫人仿佛看到安若的不自在,笑了笑:

      “你在我面前似乎從來不是這個樣子。”

      安若終于擡眼看她:

      “夫人,對不起……”

      “對不起?”夫人有些疑惑:“爲什麽要說對不起呢?感情的事情沒有什麽對錯,更沒有誰對不起誰,你和冬陽走到這一步,也在我的意料之中,雖然我很希望你們之間能夠發展出什麽,但是那畢竟是我的一個夢想,甚至于是奢望。”

      安若沉默,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在這個話題上說下去,她可以說的,似乎只有對不起,她連一句解釋都無法理直氣壯。

      夫人歎息一聲:

      “本以爲你和慕晨的感情藕斷絲連會是你先想要結束這段婚姻,可是我沒想到,竟然是冬陽……安若,你無需對我說對不起,冬陽也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所以,我並不怪你。”

      安若的眼神開始有些許的疑惑,夫人微微一笑,夾雜了一些尴尬:

      “那天冬陽來和我說,想要離婚,我以爲是你和慕晨的原因,結果他從車裏給我帶出一個女人來,說已經愛上了她,想要和她結婚,過一輩子,他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一種小紳士的模樣,那天卻像極了一個唯恐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我看的出來,他是真的對那個女孩動了心。”

      安若靜靜的聽著夫人說話,心中卻是對這些話有了兩個不同的版本,一種是葉冬陽爲了順利的結束這段婚姻而故意編制的謊言,另一種就是他真的愛上了那個前幾天自己見到的女子。

      無論哪一種,安若都無法否認,這確實是結束他們婚姻最簡單且最有力的辦法。

      她想張口說不是那樣,然後話到嘴邊,又覺得不應該辜負葉冬陽的一片苦心,于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帶著一絲說謊的不安:

      “如果是我一開始就對冬陽動了心,也許我們就走不到這一步。”

      夫人釋然的一笑:

      “總算你也做過我的兒媳婦,我知足了。”

      夫人還有事情,先走了,安若起身送了送,然後再次坐下,將視線放置窗外,毫無焦距,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些什麽。

      忽然被陰影籠罩,安若回過頭,看到慕晨站在自己的身旁,微微一笑:

      “我欠了他很多……”

      慕晨的手撫摸上她紅潤的臉頰,輕輕開口:

      “安若,我們去挪威吧。”

      再來挪威,安若有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覺,心莫名的平靜了,她在這裏經曆了很多,失去過一個孩子,對慕晨求過婚,從這裏飛往另一個國度,然後讓自己成爲了他的女人,每一次,每一件都很有代表性,每次來都有淡淡的憂傷和感觸,只有這一次,她真的當成了一次度假。

      安若在酒店裏倒了一天的時差,醒來時,慕晨並不在房間內,從洗手間裏洗漱完出來之後,慕晨依然沒有回來,她在想著要不要給他打一個電話的時候,房門被推開,慕晨出現在了安若的視線之內。

      安若放下手機:

      “我以爲你去會見美女了。”

      慕晨笑:

      “我不認爲誰的美麗能夠勝的過你。”

      安若撇嘴,最近他的甜言蜜語就好像呼吸一樣的頻繁,時不時的就攻陷她已經淪陷的心,她覺得自己會免疫的,可是卻不想每次聽到都好像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一樣,開心的不能自已。

      慕晨走過去衣櫃前,取出大衣走向她:

      “睡了這麽長時間了,出去走走吧。”

      安若突然覺得自己不知不覺進了一個陰謀裏,于是警惕的看著慕晨:

      “去哪裏?”

      “你認爲我會把你賣掉?”

      “不排除這種可能。”

      慕晨失笑:

      “放心,你在別人的眼中並沒有值很多錢的樣子。”

      安若惱怒,扯過大衣就要往地上扔,被慕晨快速接住,對她最近越來越暴躁的脾氣無奈搖頭,卻用心安撫:

      “我是說,在別人的眼中,你或許沒有什麽價值,但是對于我來說,卻是獨一無二的珍貴。”

      車子平穩的行駛在路上,安若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突然意識到他要帶自己去哪裏,臉色變了變,然後說服自己平靜下來:

      “你怎麽知道?”

      慕晨專心的看著前方:

      “那畢竟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嗎?”

      安若來之前是有想過,再來挪威,還是要去看一看之前的那個孩子,可是她並沒有要讓慕晨知道的意思,本不是什麽開心的事情,無需多一個人承受那其中的傷悲,竟不想他已經做好了准備。

      墓地冷冷清清的,距離上次來這裏,已經有半年的時間,安若都有些不確定具體的位置,慕晨卻拉著她的手輕車熟路的向上走去,安若跟在他的身側,疑惑的問道:

      “你似乎瞞著我坐了很多的事情。”

      慕晨淡笑不語。

      來到那座墓碑前,安若驚訝于墓碑上已經有了名字——慕晚。下面也有了慕晨和安若的名字。

      安若的眼眶微微的濕潤,心中柔軟的不可思議,慕晚,慕晚……她甚至可以猜到慕晨取這個名字的含義,她情不自禁的回身去擁抱他,慕晨因爲她突如其來的主動而微微的錯愕,隨即微笑,伸手拍了拍她因爲哭泣而起伏的肩膀:

      “親愛的,別哭……”

      她也知道不應該哭,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並且醫生囑咐過自己,她的身體不宜有太多的情緒起伏,慕晨輕聲安慰著,安若漸漸的在他的懷抱裏安靜下來,哽咽著問:

      “你什麽時候做的這些?我都不知道……”

      慕晨笑,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痕:

      “在你倒時差的時候。”

      安若面露不好意思:“我會不會太懶了?”

      “我不介意你的懶,事實上我希望把你變的更懶一些,那樣你就懶得從我身邊離開,尋找其他的男人了。”

      安若微微的尴尬:

      “懶是每個人的天性,更何況我現在在特殊時期,而且除了這個,我還是有很多優點的。”

      “比如呢?”

      “個性隨和,成熟性感,美麗可愛,溫柔大方,人見人愛……”

      慕晨微笑打斷她的話:

      “我怎麽不知道你還有臉皮這麽厚的一面?”

      “我說的都是事實啊,而且我的優點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什麽?”

      “說話算話。”

      慕晨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在安若還沒看清楚他的意圖之前,就被擁入了一個溫熱的懷抱之中,他的雙手輕輕的放在安若腹部的位置,看著眼前的墓碑,神情專注:

      “慕晚,爸爸和媽媽來看你了,很抱歉,我到現在才來,希望你不會怪爸爸,另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有了一個妹妹,等到她出生,長大了,我們再帶她來看你……”

      慕晨帶安若離開了墓地,開車回去的路上,慕晨提議去挪威海看一看,安若睡了很長的時間,此時此刻一點累的迹象都沒有,點頭同意。

      海邊有不少的遊人,兩人沿著海邊漫步走著,雖然已經冬天,但是由于北大西洋暖流經過的原因,挪威海冬天並不結冰,只是人走在海邊,還是會覺得冷,慕晨想要脫下自己的大衣爲她穿上,被安若笑著拒絕:

      “好好照顧你自己,你總不會希望我一個孕婦來照顧你吧?”

      慕晨微微一笑,沒有繼續,卻伸手將她大衣最上面的一顆扣子系上,拉起她的雙手,緊緊的握著。

      安若突然有一種感覺,好像有什麽不受控制的事情正在發生,可是自己卻拒絕不了。

      “安若……”慕晨微笑開口:“再過幾個月孩子就要出生了,我之前的提議,你考慮的怎麽樣?”

      安若裝傻:

      “什麽提議?”

      “重新嫁給我的提議。”

      安若轉身看向平靜的海平面:“這裏的景色很美。”

      對于她的裝傻充愣,慕晨並不在乎,笑看著她的反應,轉過身陪她一起看海,平靜的仿佛剛才的對話根本不存在,就在安若以爲兩個人會一直這麽沉默下去的時候,慕晨向前邁出了腳步,轉過身擋住了安若的視線,她看著他,微笑提醒:

      “慕先生,你擋住我看海的視線了。”

      “大海什麽時候看都可以,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看一輩子,可有些人錯過了,或許就是一輩子的遺憾了,我不想委屈自己,遺憾終生。”

      他沐浴在陽光下,微風吹著他的頭發和大衣的衣角,安若看到他的唇角漾起一個奇異的微笑:“你剛才是不是說過你最大的優點就是說話算話?那麽是不是代表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認真履行?”

      安若怔住,腦海中拼命的搜集著自己曾經是不是有說過什麽信口開河的話,可沒有等她回想到什麽,就聽到海邊的遊客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驚呼聲,安若也看到了那些人驚呼的原因,兩架直升飛機並排向這裏飛來,正向空中撒落數以萬計的玫瑰花瓣,在安若視線觸及到的範圍之內,紅色的花瓣紛紛揚揚,如一場瑰麗的紅雨……

      “蘇晴曾代替你答應過,你也認同了她的說法,說等到天下下起紅雨的時候,你就任我怎樣,而現在我做到了,我不會要求你怎麽樣,只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愛你。”

      慕晨說著,便從口袋裏透出一個絲絨的紅色盒子,單膝跪地,將那個打開了的盒子遞到她的面前,在陽光的照耀下,鑽石的光芒閃耀著安若的眼。

      不等安若回答,海邊的遊客都已經代替自己異口同聲的喊出:“嫁給他,嫁給他。”

      安若受驚過度,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麽,卻發現找不回自己的聲音和呼吸。

      慕晨取出那枚戒指,拉過她的手,想要爲她戴上,套牢一輩子,可是在戒指剛剛碰觸到她無名指的時候,安若像觸電一眼能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慕晨擡頭看她略帶驚慌的臉。

      “安若,你不希望我們的孩子出生在一個單親家庭之中吧?”

      安若終于從巨大的驚喜裏找回自己,看著眼前面露不甘的慕晨,忍住心中的竊喜,認真的說:

      “我還沒有和葉冬陽離婚,我不能答應你……”

      慕晨聽到這句話,竟莫名的松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從西服裏掏出一張紙,打開,遞到安若的面前:

      “這是我們動身來挪威之前,葉冬陽給我的東西,麻煩你在上面簽字。”

      安若錯愕的看著眼前的離婚協議書,顯然沒想到慕晨還留了一手,等著自己往裏跳,剛剛恢複了的聲音再度失控,慕晨卻微微一笑,伸手攔住她的腰,將她往自己的懷抱裏帶,額頭抵住她的:

      “你已經是個離過兩次婚的女人,大概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敢娶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和我湊合過一輩子?”

      漫天的花瓣,還在紛紛飄落,如同安若此時的眼淚,不過,這是幸福的~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肛塞狂魔史姗姗圖片freevideoscribe少兒衛珊兒爹爹的妻瑤池我和媽媽 做 愛 亂 倫 淫 蕩學生豔情短篇合集娲皇女癡風晴雪篇全1汙汙的動態圖片男女小軍在廚房強了媽媽男人不低頭小說全集愛欲親娘偷新娘


      熱門榜單: sobt種子搜索腹黑王俊凱橙光遊戲動漫頭像女生冷酷長發微信網名2016最新版女老婆和閨蜜陪我玩雙飛兒子喝媽媽在野外做愛福利蜜桃123歐美美味女孩高曉雯全篇坐火車的心情說說範冰冰梁家輝床震視頻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