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ltslox"></tt><label id="ltslox"></label><b id="ltslox"></b>
                          1. <address id="5w9cjp"><table id="5w9cjp"></table><kbd id="5w9cjp"></kbd><small id="5w9cjp"></small><abbr id="5w9cjp"></abbr></address><acronym id="5w9cjp"><div id="5w9cjp"></div></acronym><dd id="5w9cjp"><dl id="5w9cjp"></dl><pre id="5w9cjp"></pre><noscript id="5w9cjp"></noscript></dd><small id="5w9cjp"><address id="5w9cjp"></address></small>
                          2. <address id="lbocr5"></address><tbody id="lbocr5"></tbody><tr id="lbocr5"></tr>
                            歡迎書友訪問將軍紅文學網
                            首頁綠岸之門第一章 理論和現實

                            第一章 理論和現實

                            “一般來說,穿越者的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解決定位或定時。~ 新筆下文學~”----安暢發表于某時空的某論壇

                            確定穿越後所處方位或及確定時間,再采取對策,這是安暢作爲一個資深理論穿越者提出來的勸告。

                            所謂的資深理論穿越者,就是說:安暢曾經無數次設想過自己應該如何面對那個穿越後的世界,腦子裏有著各種應對方案來面對不同的情況。

                            更值得一提的是,安暢在某個論壇架空板塊洋洋灑灑寫了十幾篇關于穿越研究的文章,雖然那時候他沒有任何要穿越的迹象,但沒有妨礙安暢成爲穿越知識方面的權威,純理論上的。

                            但是真實的事實卻是,安暢在哆嗦了半天後,才終于想起他在論壇裏教導其他壇友的通過觀察地形,來確認所在的位置了。

                            舉目四望,高大闊葉林,充滿整個視野,只有幾縷細細的陽光穿透照射進來,給人一種充滿光離陸怪的感覺,好像那麽虛幻,那麽的不真實。地面上厚厚的一層落葉等形成的的腐蝕質,軟軟的一腳踩上去會陷到腳踝的位置,如過用手觸上去滑滑膩膩的感覺,有些惡心。

                            這片森林樹木茂密,高高的樹冠上垂著藤蔓枝條一直到地面,密密麻麻的如同簾子一般,用力撥開這些藤條,身體才能穿過縫隙,地上柔軟而又滑膩,努力的保持平衡,安暢費力的在樹林裏走了一點距離,他感覺在四周沒有發現任何人類行爲留下來的痕迹,“這麽巨大的樹木林?”,安暢想到,“難道是在東北的大興安嶺還是在雲南的熱帶雨林?”

                            不過很快安暢很快否決了這個想法,他雖然沒有去過那兩處地方,但是喜歡看各種科教動物紀錄片的他加上網上有無數圖片還有相關的視頻讓他判斷出這裏跟那些地方不一樣,這裏的數據種類繁多,完全不像他親眼見過的那種排的整整齊齊的人工種植的經濟林,這就是一片原始森林,雖然不能像個博物學家一樣認出每一種植物,但是安暢確認這裏的植被和自己在電視上網上看到的都有所不同。

                            “難道我穿越到原始社會?”安暢又想到,“也許在遠古時期,植被的特征和後世看起來不一樣,不過沒關系,原始社會咱也研究過,隨便找個原始部落,火藥、弓箭、燒制陶器之類的露上幾手,當個大巫師應該沒有問題。未來人類文明的進化,就由我開始吧!”

                            他又走回自己剛出現時的位置,“未確定具體環境前,不要擅自行動。”這也是安暢在論壇上諄諄教導別人的,看到有無數穿越小說裏的主人公隨隨便便就亂跑結果遇到亂兵或者是奇怪的危險,安暢自己也堅信這條可以避免自己冒險。

                            “或者我在國外的什麽森林裏?也許吧,雖然人類遍布整個地球,但是我們的星球還是有很多森林是渺無人煙的,如果有個獵人來問我呢就好了”,安暢在胡思亂想著,他還是期望自己能生活在人類現代文明或者至少是近代文明的時代,那讓讓他感覺更安全些,否則面臨一群遠古的野獸或者人類,他感覺自己被吃掉的危險更大。

                            胡思亂想了一陣後,安暢開始思考自己的現狀來,早在安暢早清醒過來不久,就檢查過自己的身上,無非是手機紙幣銀行卡鑰匙手表之類的物品,在這裏這些東西都沒有任何實際的用途,求生所需的食物和水他都沒有,甚至連小刀和火機都沒有帶,不過這也是正常的,安暢朦朦胧胧的感覺自己上一刻還在電腦在論壇看貼呢。

                            手機沒有任何信號,他已經用各種姿勢高舉手機試過很多次了,另外除非安暢能爬到樹上,否則他很難用他那塊表通過太陽定出東南西北,這也是他曾經教導別人如何定位的方法之一,當然如果他能爬到樹上,那麽不用手表,只要看到太陽,也能判斷出方向。

                            安暢接著就判斷出來,自己穿越了,雖然他並沒有點擊什麽確定按鈕,也沒有被車撞被雷劈,但是憑借著自己多年的純理論經驗,安暢知道自己一定是穿越了,“終于也輪到我了嗎?”然後無數念頭一下子從頭腦裏湧了出來。

                            踩到一根枯枝上斷裂的聲音提醒了安暢,“奇怪,這麽大的林子怎麽沒有什麽聲音?”他停下身子豎起耳朵仔細聽了下周圍的動靜,只有風吹過樹葉發出的沙沙嘩嘩的聲音,除此之外沒有水聲、鳥叫、也沒有野獸的聲音,他更用心的聽了一會,確認沒有其他聲音,他不僅疑惑起來,“完全自然的一片森林,沒有任何動物嗎?”,眺目四望,周圍都是參天大樹還有無數垂下來的枝條藤蔓,地面看起來像是一層厚厚的腐蝕質,用一根樹枝撥開地面枯葉,黑色的地表土也沒有什麽異常,“奇怪,怎麽連昆蟲都沒有?”,安暢更加疑惑了,不過這樣的話看來這裏應該沒什麽危險,雖然沒有動物顯得很奇怪,但是安暢也沒有太在意,“老天,怎麽走出去呢?”,安暢更多的是思考這個問題。

                            “這附近應該沒有水,我必須要找到水,否則……”“一個人,沒有任何工具,只有網上看來的幾篇戶外生存的文章,估計沒有什麽希望能在一個原始森林種活過5天的”“作爲一個標准宅男,現在以我的體力及求生意志,估計生存期更短,絕對不會超過這個時間,那麽,現在起12天內,我的體力還是能保證活動起來的”“3天後,我會嚴重脫水,精疲力竭,依靠在某棵樹上苟延殘喘,再往後,即便一只老鼠在咬我的腳趾頭,我也沒有力氣去趕走它,如果這裏有老鼠的話”“然後我最多再堅持1到2天後,意志開始模糊、發燒,幾個小時、也許十幾個小時後,我會失去意識”

                            安暢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這樣的後果就是把自己變得更加緊張兮兮的。

                            開始感覺到口渴了,找水的壓倒了一切,安暢決定去尋找水源。

                            費力的走了不知道多久,安暢就感覺自己已經疲憊不堪了,他的四肢向大腦發出警告信號,他太累了,在叢林裏每走一步都要比平時消耗幾倍的能量,肌肉裏的乳酸堆積讓他感覺渾身酸痛,于是他決定靠著一棵樹休息一會。

                            擡手看了看表,顯示是在3點鍾的位置,“才一個小時不到”,安暢沮喪的發現自己以爲走了半天實際上才連一小時都不到。

                            才走了一會兒,他就感覺自己的體力不支了,安暢依靠著一顆大樹慢慢的坐下來想好好休息一會再行動,他有些擔心如果天黑後,恐怕這裏的氣溫將會迅速下降,身上的衣服絕對不夠應對,要及早尋找個過夜的地方,還要好好想想怎麽搭出一個過夜的棚子,如何取水等等……

                            就在安暢考慮這些問題時,卻感覺自己眼皮越來越沉,身體的疲乏讓他睡著了。

                            安暢感覺自己正在家中的電腦前不停的在一個論壇上發帖,帖子的內容大多都是關于“穿越”“重生”“古代”“臨高縣”“雙向蟲洞”什麽的,然後忽然眼前景色一變,他不知道怎麽就來到了一片非洲草原上,一頭獅子正在追逐著他,他拼命的跑呀跑呀,但是感覺自己的手腳如同被什麽東西綁起來一樣,伸展不開,隨著身上感覺被越幫越緊,已經到了邁不動步的時候,那頭獅子猛的撲了上來,安暢聞到了它嘴巴裏的腥味,看到尖利牙齒間還有著帶血碎肉向自己脖子處咬來,猛地一驚,醒了過來。

                            “怎麽回事?”,身體的束縛感他大驚叫道,無論任何人在惡夢醒來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什麽東西捆綁住,都會這麽大驚失色,他眼睛一掃,自己下半身被藤蔓已經捆綁起來,帶著兩片綠葉的藤條前端已經爬到了他的腰上,幾乎快到胸前的位置了,幸好手臂還沒有別困住還能活動。

                            他如同見了毒蛇一般驚慌著將身上的藤條扯開,連滾帶爬的將下身藤條也弄開才勉強站了起來,那些藤條在地上一動不動,褐色如同手指粗細的東西在他看來不亞于毒蛇的危險。

                            兩腿哆嗦的幾乎邁不開步,不過他忍住巨大的恐懼感,慢慢的挪動腿腳離開了那幾根藤蔓,雖然那東西不再有任何動作,不過他還是害怕的不行,遠離一點會讓他覺得稍微安全些。

                            之後安暢變得異常敏感,任何東西碰到他身上後都會引起他歇斯底裏般反映,隨著天色開始變暗,他的精神愈加脆弱,最後他清理出來一塊地方,四周不靠任何東西,這樣他才感覺好些,天黑後他也不敢睡覺,害怕自己一旦睡著就再也醒不過來,但是他又矛盾的希望自己能睡著,睡醒後發現自己躺在那張柔軟舒適的床上。

                            夜裏的溫度沒有想象中的冷,他隔一會就用手機屏幕照亮一下周圍看看有沒有危險,每次都是隨著手機屏幕光亮消失後,周圍就是一片寂靜和無盡的黑暗似乎吞噬了一切,整個世界就剩下他一個人在瑟瑟發抖。

                            好不容易熬到天剛剛亮,頭蒙蒙的似乎大了一圈,從大腦裏到頭皮都讓人感覺又疼又暈,身上也特別難受,地面的潮氣讓他特別的不舒服,他擡手看了下手表,時針指向3點多的方向,“該死!”,他抱怨了一句,質量極差的睡眠加上第一天沒有任何進食,安暢已經感覺到腹內饑餓難耐,好在森林內空氣不幹燥,陽光又無法直射,體內損失並不是特別嚴重,只是一天沒有喝水,感覺非常口渴,而體力也出現透支的後遺症,渾身酸痛,沒有力氣。

                            隨著時間的變化樹林中開始悶熱起來,安暢感覺很不舒服,很熱,但是汗很難出來,沒有空氣流動,也就沒有風,這讓安暢害怕自己如果堅持走路,會出現中暑的情況,他找到自己依靠的大樹,坐在下面。

                            “如果有個獵人就好了,我就可以告訴他,我是大漢海外遺民,告訴他一些海外的風土人情,他會相信我的,然後請我去他的小屋,吃點東西,再然後,我賣掉我的機械表,錢包,一切能賣的東西,開造紙廠、玻璃廠,尋找孤兒培養成嫡系部隊打天下。”

                            可是這種看不到任何人煙的地方,而且也沒有任何動物的地方,怎麽看也不像是有獵人會來的,安暢自己也知道,但是心裏依然抱著萬分之一的可能。

                            獵人樵夫及其他的人一直沒有出現,安暢的許諾的獎賞也越來越高,他最後甚至到了如果能有人能帶他出去,將來打下世界後他就封個一字並肩王給人的地步。

                            現實是殘酷的,安暢僅存的希望看起來已沒有實現的可能,安暢感覺自己肚子餓的不行了,到現在爲止已經一天多沒有吃飯了,再加上昨天的經曆,讓他求生的越來越小。

                            他開始自憐自哀起來,人一旦失去了信心,“還不如在這裏等死吧”這種情緒很快就彌漫到他全身,他蜷縮起來,抱著膝蓋,腦子裏不停的祈禱著。

                            “神哪,我不想呆在這裏了,我想回家,我不要什麽穿越了,也不羨慕那些穿越的小白了,求求你,讓我回去吧”“我以前不信你,現在你讓我回去吧,我再也不敢懷疑全能的神了,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要回去,我再也不想什麽穿越了,求求你。”“只要讓我回去,讓我做什麽都行,萬能的神哪,求求我吧。”

                            也不知他在原時空發表的唯物觀點太多,不爲神所喜,還是因爲他的祈禱不虔誠,或者萬能的神太忙,沒空處理他這種小小的要求,亦是甚至他想都不敢想的,他唯一的寄托,萬能的神並不存在。

                            總之,安暢的哀求與祈禱並未有任何作用,並沒有一個神因爲他的祈禱現身在他的面前,把他送回原來的世界。

                            安暢越發自憐自哀,開始小聲的抽泣起來,開始小小的聲音,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過了一會,愈發不可收拾,他嚎啕大哭起來,哭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安暢在哭泣中感覺整個世界塌了,沒有人關心他,沒有人會幫助他,他將在孤獨無助中悲慘的死去。

                            恐怖的環境、沒有任何食物,飲用水還勉強可以獲取,但是量也不夠,身體開始虛弱,精神也快堅持不住了,如果不能解決這些問題,那麽,他面臨的就是緩慢的痛苦死亡過程。

                            “反正要死這裏了,無所謂了,就這樣吧,爸媽,兒子不孝,亂看閑書,現在不知道被傳送到什麽地方,要先走一步了,你們千萬要保重好身體”。

                            他掏出身上的所有物品,挨個檢查了遍,一一放好,閉上眼睛停了好大一會,睜開眼睛,拿出一截昨天就已經准備好的樹枝,樹枝的一頭被磨的尖銳,原本來打算作爲武器用的,但是現在安暢決定要用來解決自己了,他害怕自己被那些樹藤困住送往什麽恐怖的地方,他更怕自己還沒有死就遭受各種痛苦,所以他決定要用這個樹枝刺進自己的手腕,這樣也許更痛快一些。

                            “很簡單,只要忍住痛,插進去,用力一劃,剩下的就好辦了”,他知道,手腕處的血管會把血液噴出,只要不凝固,用不了多久,他就會離開這個世界,他還有個希望,也許,這樣一來就能像來到這裏一樣回到父母身邊。安暢拿著樹枝前端,在手腕處比劃了半天,下了不低于十次的決心,然後又都放棄了。

                            他感覺太委屈了,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爲什麽老天跟他作對,讓他懦弱的連自殺的勇氣都沒有。

                            安暢無奈的把樹枝扔在一邊,看著自己的一雙手已經黑了,上面還有幾個口子,都是在尋路過程中劃破的,血早已經止住了,但是傷口還沒有愈合;手腕處被尖銳的樹枝滑過痕迹還在,但是沒有任何出血的迹象,白印子好像在嘲笑他的懦弱。

                            安暢想了一下,然後摸出手機看看,電池狀態已經變成紅色提示著已經快沒電了,信號狀態依然是搜索中,已經徹底的放棄了任何希望。

                            找出手機裏自己最喜歡的音樂,把外放調大聲,然後按了下播放鍵。

                            他感覺自己很虛弱,想睡覺,他閉上眼睛,想著,如果能這樣在音樂中死去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安暢突然感覺到自己面前好像出現什麽東西,經過進化的人體自然防禦機制卻告訴他可能會有危險,他猛地睜開眼,雙手支住地面努力站起來並跳開,但是虛弱的身體沒有能實現這個動作。但他看到面前的一切時,定住身體不動了。

                            在他面前出現一個奇怪的景象,有一小片區域就像是一片波紋狀的空氣擾動,又似乎是做工很差不平整的鏡面,上面有不斷閃著字符如同雨水流過滿是霧氣的玻璃一般,這讓他想起另一部電影《黑客帝國》的片頭來。

                            他興奮起來,伸出手,想用手指觸摸下畫面,看看能不能通過這個把自己傳送回原來的世界。

                            當手指初到那片透明之處的一霎,如水波蕩漾一般,這是什麽呀……

                            熱門小說


                            同類推薦: 家的淪陷王小雨大牛妻子慕容雪全文手機看2016基地你懂得mobilejapanese中國學生龍年快樂 365 自拍一區老張頭和藍詩曼後轉慕柔雪續寫重口版1599久久視頻久一久熱oldgyanny老雞視頻吃女王黃金 圖片欣賞


                            熱門榜單: 步兵女神男人幫女人自衛慰視頻傳教士視頻stop影音先鋒中文字幕鬥羅大陸千仞雪之辱極品絲襪小說全集txt情侶萌娃頭像兩張一對老頭老太公園偷星圖異常に低ぃ世界番號羅體美女圖片整體視頻